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43、谁在担心你这个死变态啊
    我妈知道这家伙对待我很亲昵吗?

    知道了的话,为什么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还这么放心让我过来东京?

    见到我满脸惊恐的在猜测,枕着我手臂的苏雨妍咧嘴露出个灿烂微笑,很显然,她刚才欺骗了我,我妈可不知道我们之间很亲昵。

    如果我老妈见到这家伙仅是穿着胖次和衬衣与我躺在一起,她不仅会把我的腿打断。还会与这个狐狸精一样的家伙断绝关系吧。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别这样啊!”我想要把我的手从她脑袋下抽出来。

    “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个小屁孩!”苏雨妍翻了个身,趴在我胸膛上不让我偷跑。

    “你是在承认自己是个老女人吗?”我笑着吐槽她一句。

    “……”苏雨妍郁闷的掐了掐我的脸颊,她有些气恼的嘟囔,“臭小子别惹我生气,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帮我按摩。第二是我帮你按摩。”

    “嗯?”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竟然主动提议帮我按摩,我有些惊讶,惊讶不影响我的选择,“那苏雨妍你帮我按摩吧。”

    “没问题,把衣服脱了吧。”

    “呃……”我觉得有些不妙,“脱上衣就可以吧?”

    “上面下面都要脱了,不然怎么按啊!”

    她狡黠的看着我,答应了帮我按摩,但她却提出这样的要求捉弄了。

    “隔着衣服也可以按啊,我不需要涂抹按摩油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让我不舒服。”

    “隔着衣服我按不了,你以前帮我按的时候,我哪次有穿衣服?”

    没羞没臊的苏雨妍微笑说出这样的话语,我伸手捂住额头有些发晕,小时候的事情可真是不堪回首啊,我都不知道被这家伙调戏多少次了。

    “按摩什么的还是找专业人士吧,你不是说累吗,睡觉就是最好的放松方式。”

    “好吧。”苏雨妍不满意的撇了撇嘴,“我想要洗个澡再睡,佑诚要一起吗?”

    “你说的哦,那就一起吧。”我咧嘴笑起来。

    没想到我答应了,苏雨妍的表情愣了下,她说一起洗澡自然是故意调戏我,我可不想一直被动被她捉弄,我也胆大起来。

    这家伙没有长辈的形象,我何必尊敬她呢。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洗,不然十个月以后,心悦会多出个弟弟或是妹妹。”这家伙翻身离开我胸膛,竟然这样说了句。

    她的胆大把我吓得不轻,见到我脸颊上的惊讶,她露出得意的笑,像是打了胜仗扳回一城。

    “分明是你邀请我的。”我郁闷的嘟囔了句。

    “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你小子的思想这么龌龊!”

    “谁龌龊了啊,我现在还不知道,一起洗澡与十个月之后多个弟弟妹妹是怎么回事?”

    “你就装吧!”苏雨妍红着脸掐了我的脸颊一把,她把身上的白衬衣也脱下。身上只剩一套白色内衣快步往浴室走去。

    郁闷了下,我帮她把衬衣和银色的职业装捡起放在衣帽架上。

    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坐下,俯瞰着熙熙攘攘的东京城,听着浴室方向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我掏出手机给千岛心悦发了条信息。

    没想到那家伙极为迅速打来电话,“变态!”

    她的声音有些焦急,有惊喜也有惊讶。

    “心悦酱没有在上课吗?”我笑着问了句。

    “我把体育课逃掉了。”这样解释一句,千岛心悦的声音变得气呼呼,“死变态你突然消失是怎么回事,你绝对没有回国,对吧?”

    “心悦酱是在担心我吗?”

    “谁在担心你这个死变态啊,只是雪奈这几天一直茶饭不思都瘦了好几斤了。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跑哪里去了?”

    犹豫了下,我可不想欺骗那家伙,“我把事情告诉你,但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得到千岛心悦的答应后,我简单解释了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听筒里传来一片沉默,估计千岛心悦被吓到了。好一会她这样嘀咕了句,“哼,我猜到你被警察抓走了,不过我以为你是在电车上非礼别人所以才会被警察抓。”

    我哭笑不得。懒得与她计较这样的事情,“我已经自由了,现在和苏雨妍在千代田区。”

    “苏雨妍是谁?”千岛心悦竟然问出这样一个傻乎乎的问题。

    “……好吧,她的日本名字是千岛雨妍。现在知道她是谁了吧?”

    苏雨妍嫁给日本人之后,自然是依据日本的习俗跟随丈夫姓,苏雨妍这个名字在日本估计没有怎么出现过,所以千岛心悦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明白苏雨妍是谁之后。千岛心悦第一时间生气了,“死变态不许欺负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我怎么可能欺负她,都是她欺负我啊!”抱怨了句,我把话题转移开来,“既然你逃课了,那你过来吗?”

    “不必了,上次见面她告诉过我这几天的行程,她马上就要搭乘飞机前往夏威夷了吧。”

    千岛心悦说出这样的话语,在我听来有几分失落的感觉,即便从小到大她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但她依然没有习惯。

    我心里面一动。禁不住这样说了句,“我很快就会回去,到时候我会给你带礼物。”

    这样的话语让千岛心悦很高兴,她嘿嘿笑起来。“这可是你这个变态说的哦,我这就告诉雪奈她们,你多准备几份礼物吧!”

    “喂……”我赶紧大喊制止她,给她送礼物我只是想要安慰她而已。给其他人派送礼物算什么啊,我又不是圣诞老人,我是刚刚从警视厅里面的禁闭室走出来啊!

    “你当然要给大家派礼物,因为观月姐告诉大家你回国去了!”

    “呃……”意识到这样一件事我满头黑线。

    看来神田父亲给我的赔偿金。全部要拿出来给那些家伙买礼物!

    继续聊了几句,没等我和千岛心悦结束通话,身后传来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我刚想告诉千岛心悦那家伙过来了,问问她们要不要聊几句,结果一道清晰的香味朝我吹过来,苏雨妍弯腰抱住我的脖子,整个人趴在我后背上。

    后背上有惊人的柔软触感传来,我在心里面推断了下。猜测到苏雨妍身上应该没有围浴巾。

    这家伙究竟是想怎样啊,我禁不住脸红起来不敢回头往后看,也不敢告诉千岛心悦。

    苏雨妍抱紧我的脖子,滚烫的脸颊与我的脸紧挨在一起,倾听着我和千岛心悦的通话。

    “喂,突然要买那么多份礼物,变态你有钱吗?”听筒里传来千岛心悦的询问,“如果没钱的话我可以借一些给你,我是看在你以前给了我一万日元的份上所以才愿意借给你,但以后你要加倍还我!”

    “你这是趁火打劫放高利贷啊!”我忍不住吐槽了句,苏雨妍滚烫的脸颊紧挨着我,我扭头过去想要把她推开。

    然而。这家伙竟然在我脸颊上亲了下,亲一下她觉得不过瘾,她又是在我嘴角上亲了下。

    我吓得赶紧撇开脑袋,手里面的手机都快拿不住了。

    见到我慌乱的模样,苏雨妍把我的脖子抱得更加紧,在我耳边轻声偷笑。

    千岛心悦嚷嚷着借钱收利息什么的天经地义,而我已经心乱如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傲娇的家伙或许是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她好奇问了句,“喂,死变态,你和苏雨妍是在哪里?”

    我脑子转得飞快,迅速想出个谎言,“我和她在咖啡厅呢,她……啊!”

    正当我说话的时候,苏雨妍像是吸血鬼那样,在我敏感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我忍不住发出尖叫。

    “死变态你鬼叫什么啊?”

    “和你聊了那么久,我说得口干舌燥本想喝口水,结果被咖啡烫到了。”我急中生智的说道。

    “笨蛋一个,怎么没有把你这个变态烫死,好了,不和你聊了!”

    千岛心悦干净利落一把挂了电话,气急败坏的我丢开手机转身过去,打算狠狠报复那乱来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