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45、我现在有了一个小烦恼
    天海父亲得知了我被警察拘留的事情,我有些惊讶的看向天海冰音,想要知道她父亲现在是什么态度。

    天海冰音明白了我的眼神,她朝厨房后门看了眼,示意去那里说话。

    一起走出厨房后门,站在餐厅后面的街道上,天海冰音的神情有几分尴尬,从她的神情我看得出。这件事有些不容乐观。

    天海冰音没有急着告诉我关于她父亲的态度,而是问出刚才的问题,“没事了,对吧?”

    我点点头表示没事了,“我只是嫌犯,并非是犯人。”

    “嗯。”天海冰音点点头,却没有松口气,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关于学弟和秋叶老师的事情其实我不在意,但我父亲他……”

    天海冰音没把话说下去,而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也就是说,天海父亲在意的是我和美树的事情。

    我三更半夜出现在美树的房间里面,然后意外成为凶杀案的嫌疑人,不管谁得知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会极为在意我和美树的关系吧。

    曾经我可是被天海父亲威胁过,如果我敢辜负天海冰音的话他绝对不会饶恕我。

    现在的话,估计天海父亲对我极为的愤怒吧。

    我朝天海冰音看去,希望她透露一些情况让我知道,而天海冰音仍旧是满脸纠结。

    她这样说了句,“还好我父亲是在北海道,而且这段时间会很忙,所以学弟别担心。”

    “那以后该怎么办呢?”我觉得有些头痛,“伯父应该不会原谅我吧?”

    “这个……”天海冰音纠结的朝我看过来,“我相信学弟和秋叶老师没什么,但学弟是和秋叶老师住在一起吧?”

    “……”我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来天海父亲想不误会我都难了。

    “这件事以后再商量吧,学弟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这样说了句,天海冰音打算返回厨房。

    我赶紧把她喊住,“学姐,优奈姐知道这件事吗?”

    天海冰音摇摇头,“优奈姐不知道你消失的事情,也不知道我父亲生气了的事情。”

    我点头松了口气,这样的事情最好别让那家伙知道,不然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返回厨房里面,我打算护送千岛心悦回家,所以也留下来打工。

    时间过得很快,晚上八点打工结束,我拎着礼物与千岛心悦走在一起。

    足足五天没见,我发现自己对这个傲娇的家伙有些想念。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禁不住一把将她的小手抓住,趁她挣扎反抗之前,我率先开口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这几天我一直被关在禁闭室里面。特别想念心悦酱。”

    “谁要你想念,你想念与我有什么关系?”千岛心悦气恼的挣扎了下,但无法挣脱我的魔爪。

    “抱歉,这几天没有与你一起回家,你肯定很害怕吧?”

    “哼,你以为你是谁,你不送我就没有人送我了吗?”

    “咦?”我很是好奇,“这几天都是谁送你回家,该不会是某个男生吧?”

    “是又怎样,和你没有关系吧?”

    “怎么会没有关系,就算你不是我未婚妻,但也是我妹妹。哪个男生想要追求你的话,必须先过我这一关才可以!”

    “哼!”千岛心悦不满的哼了声,她傲娇的甩了甩马尾辫撇开脑袋。

    应该不是某个男生送她回家,而是天海冰音送她,当然,这肯定是上衫优奈的安排。

    走了一段路,千岛心悦已经没有挣扎,默认被我抓着小手。但她极为的不配合,一直是撇开着脑袋不看我。

    我停下脚步,从手里面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灰色的抱抱熊,“送给其他人的礼物都是吃的东西。而我给你准备了这个礼物。”

    “什么嘛,丑死了。”千岛心悦嘴里嫌弃着,但伸手过来把抱抱熊接过去,她揪着抱抱熊的耳朵往前走。显然是接受了我的礼物,她好奇询问我和苏雨妍见面的事情,“你们俩有没有聊什么?”

    “心悦酱以为我们会聊什么,结婚的事情吗?”千岛心悦白我一眼。显然是被我猜中了。

    “她没有催我我们结婚,但她希望我以后能够留在东京,我猜得到,她之所以想把我留在东京是希望我能够陪着心悦酱。”

    那家伙牺牲色相一般的与我睡在一起,她的目的很简单,希望我能够留下来东京吧。

    男人都有一些龌蹉的心理,她是故意满足我龌龊的心理,从而让我能够留下来。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很想骂苏雨妍一顿。

    听到我的话语,千岛心悦把抱抱熊抱在怀中,她低头往前走,显然是想到甩手掌柜一样的父母。她心里面有种受伤的感觉。

    我与她并肩行走继续往下说,“那家伙想要让我移民过来日本,移民什么的我没有想过,毕竟考虑那样的事情还为时尚早。”

    千岛心悦的情绪有些低落。她依然低着头,没有对我说的事情发表看法。

    见到她失落的模样我有些心疼,我忍不住安慰她,“小时候你希望我能够挽留你。但我没有那样做,现在我出现在了你身边,你别赶我走,好吗?”

    千岛心悦没有回答我。她依然低头往前走。

    或许她抱着抱抱熊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我禁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总之,即便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也没有关系,我这个哥哥会好好疼爱你,所以别伤心了。”

    千岛心悦不喜欢被我摸脑袋,她气急败坏的抬起头,挥舞怀中抱着的抱抱熊朝我打过来。她如同平时间那样发出大吼声,“你这个死变态别给我得寸进尺!”

    大骂我一句,她气呼呼的快步往前走。

    憋得寸进尺的意思是,她已经做出了让步吧。

    我心情很不错,赶紧追上她。

    没几步便回到了家,神田雪奈领着小白狗站在门口迎接我。

    小白狗见到我直接窜进来我怀中,萌萌的神田雪奈应该和小白狗一样的心情,但她没有小白狗的胆子那么大。

    千岛心悦进入家里直接往楼上走,神田雪奈给我拿来拖鞋,小生气的给了我一拳,轻声埋怨我不应该突然消失,而且消失了那么久连个电话都没有。

    之前千岛心悦说神田雪奈瘦了好几斤。如今我见到的神田雪奈没有首多少,只是神情有些憔悴。

    “雪奈该不会一直在担心我吧?”我微笑询问了句,没等她回答,我赶紧把手里面的糕点给她送上赔罪。

    神田雪奈领着我进入客厅倒了杯茶,将糕点拆开吃起来,她小脸红扑扑,黑白分明的眼眸一直没有离开我。

    “别这样看我,不然我会以为你爱上了我。”我笑着调侃了她一句。

    “坏蛋一个!”轻声骂了我一句,神田雪奈好奇问了句,“我姐姐也搬过去和观月老师一起住了,而佑诚君恰好是在那天消失……”

    神田雪奈水灵灵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想要知道这两件事是否存在关联。

    我做出吃惊的模样,装作不知道神田姐已经和观月唯住在一起的事情。

    神田雪奈萌萌的微笑着,笑得十分甜美,“嘻嘻,既然姐姐和佑诚君住在一起,那以后的事情好办了,即便我不拜托佑诚君对姐姐做一些事情,佑诚君平时间的所作所为肯定会让姐姐变得振作起来。”

    神田雪奈认为神田姐与东京大学失之交臂变得十分失落。

    估计神田姐以前是很失落,但现在她和观月唯住在一起,每天开心得像是在过情人节吧。

    没等我开口说些什么,神田雪奈继续说道,“佑诚君,我现在有了一个小烦恼。”

    “什么烦恼?”

    “我有些担心姐姐会喜欢上佑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