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47、我带变态学弟来看你了
    起身走去把门打开,我见到了愤怒得如同将要火山喷发的神田姐。

    我皱起眉头搞不懂她这样愤怒气恼的原因,她是因为中午的事情而生气,还是因为她发现了我刚才和观月唯kiss所以愤怒。

    “你什么意思?”脸色难看的神田姐率先开口,问出一个我不懂的问题。

    “嗯?”我疑惑看着她,搞不懂她是在问什么。

    “中午的事情我没有和你计较,即便被你看到了我也没有打算报复你!”说起中午的事情,神田姐气恼的脸颊泛起红晕。“中午的事情根本就是个意外,你为什么把那件事告诉唯姐!”

    听到神田姐的解释我瞬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观月唯可是嚷嚷着要给我和神田姐创造独处的机会。

    看来她把之前的事情说出来,故意刺激神田姐,她知道神田姐肯定会怒气冲冲的走来找我。

    这就是她给我们创造的相处机会吗,观月唯真的不是在破坏我的形象吗?

    我有种被观月唯出卖了的感觉,我好心告诉她一些事情,希望她可以遏制一下疯狂的神田姐,没想到她把事情说出来。让我现在这样被动。

    如今,我看着愤怒的神田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与她交流。

    “没错,我把中午的事情告诉了观月姐。”我点头承认这件事,“我是担心你找观月姐说我非礼你,所以我有必要提醒一下观月姐,毕竟我看到了你的身体。”

    “你,你还敢说!”神田姐被我说出的话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的她双拳紧握似乎想要把我暴打一顿,但她什么都没有做,而是恶狠狠威胁我,“如果你再敢对唯姐说一些奇怪的话语,我绝对不会饶恕你!”

    我微笑看着她,没有被她威胁到,“神田姐没和我发生奇怪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对观月姐说奇怪的话,所以请神田姐以后与我保持距离,以免我又看到你了。”

    “你个混蛋!”神田姐显然是想起了中午那样难堪的一幕,气急败坏的她再也忍不住,她抬起脚朝我踢过来,但被我轻而易举的躲开。

    “神田姐是专门过来警告我的吧,你的警告我知道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睡觉了,拜拜,不送。”我不想和她聊下去,打算把房间门关上。

    “等下!”神田姐黑着脸伸手过来一把摁住我的房间门,她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询问,“雪奈似乎对你有好感,你没对她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我微笑看着她,“即便我对雪奈做过奇怪的事情又怎样呢,雪奈是神田姐的妹妹,但并非是神田姐的女儿。所以不管怎样神田姐都管不着。”

    我这样桀骜不驯的态度让神田姐极为的不愉快。

    “如果雪奈被欺负了,受到伤害了,我绝对会和你拼命!”

    “知道了,我一定不会欺负雪奈。不会让她受伤害,我会好好疼爱她。”

    “你……”神田姐被我气得快要吐血了。

    她刚想说什么,观月唯从楼上溜下来了,见到神田姐站在我房间门口,她装作惊讶的模样,“小琪是在和佑诚君说什么悄悄话呢,你们这么亲密,看得我都吃醋了呢。”

    被误会了,神田姐顿时紧张起来,她瞪我一眼,慌忙转身过去朝观月唯解释。

    观月唯嘻嘻笑着摆着手,“小琪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其实小琪对佑诚君一定很好奇吧,中午发生那样的事情,佑诚君差点玷污了小琪,小琪肯定是觉得嫁不出去了,想要以身相许嫁给佑诚君吧?”

    观月唯强行拉扯我和神田姐的关系,她说出的话把神田姐急得团团转。

    无视那个不靠谱的家伙,我关上房间门不听她唠叨。

    等外面的声音消停下来之后。我离开房间走去洗了个澡,回来之后,我坐在书桌前拿着笔,思考着该写些什么东西。

    我的目的是为了敷衍凉宫熏。所以我懒得上午查询该怎么写歌词,直接凭借自己的感觉,像是写现代诗一样,洋洋洒洒写了十几行文字。

    没等我把歌词写完。绫小路那个伪萝莉给我打来电话。

    估计那家伙对我一下子消失了五天很是怨念,我接通电话刚想道个歉,没想到听筒里传来她呜呜的哭泣声,“变态学弟回来了怎么不找我啊?”

    “嗯?”听到她哭泣的声音我被吓得不轻。“小学姐怎么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人欺负我,呜呜,变态学弟,我要你过来我身边,你怎么一下子消失了那么久,你再不出现的话我就要死了,呜呜……”

    绫小路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演戏,她是真的在哭泣。

    安慰她一句,我挂了电话赶紧上楼找美树索要小摩托的钥匙。

    对于突然来敲门的我,美树的神情很不高兴,我似乎是打扰她玩成人玩具了。见到我十分焦急她没有说什么,干净利落把小摩托的钥匙给了我。

    白色的小绵羊摩托车停靠在门外,我迅速离开骑着摩托车前往绫小路宫殿一般的家。

    路上,我思考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千岛心悦和神田雪奈,还有观月唯什么都没有对我说,绫小路很显然是隐瞒住她们了。

    仔细思考一番,我觉得绫小路之所以哭泣是和理事长有关。

    当我抵达绫小路家门口的时候。那扎着双马尾的伪萝莉整个人瘦了一圈,她见到我,大大的眼眸里面涌出眼泪,呜呜哭着扑进我怀中。

    “你这个坏蛋怎么才过来。这五天你怎么丢下我走开了,你分明和我订婚了啊……”绫小路呜呜哭着挥舞着拳头捶打在我身上。

    “抱歉,都是我的错……”我轻抚着绫小路的脑袋,见到这家伙这样伤心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

    “呜呜,快点进来……”绫小路泪流满面的拉着我往屋里面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哽咽的说道,“爸爸已经不在了,如果妈妈也不在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啊?”

    我心里面咯噔了下,这件事果然是和理事长有关。

    五天前,我让理事长假装生病转移绫小路的注意力。

    如今五天之后,以绫小路如今的情况来看,理事长演戏似乎演得有些过火。

    “理事长病了吗?”我轻声问了句。

    “嗯,妈妈病了,即便去医院也检查不出原因,她现在很虚弱……”

    说起理事长的病情,绫小路的声音变得更加哽咽,又是禁不住呜呜哭起来。

    一会,她领着我进入了理事长的房间里面,脸色有些泛白的理事长倚靠在公主床的床头。她利用笔记本在处理一些事务,她不时抬起手捂着嘴咳嗽一下,旁边床头柜上放着一些药丸和水杯。

    如果我之前没有给理事长发信息,现在见到这样的理事长,我绝对也会认为她病了。

    “妈妈,我带变态学弟来看你了……”

    “……”听到声音,理事长下意识抬起头,见到我她的眼神闪烁了下竟然脸红起来,“佑诚君过来了啊,这么晚还要你过来探望我,真是抱歉。”

    理事长虽然是在道歉,但她显然是在抱怨我这么晚还跑过来探望她。

    “我刚从中国回来,听到理事长的事情然后便赶紧过来了。”我看着理事长似笑非笑的解释了句。

    “咲咲,我不是让你别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吗?”理事长有些气恼的看向绫小路。

    “但变态学弟不是其他人啊,他是我未婚夫呢,有他在的话可以帮我分担一些事情,妈妈突然病倒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绫小路这样解释让理事长有些无奈,“佑诚君过来了,咲咲不能够太失礼了,赶紧倒杯茶吧。”

    理事长显然是故意支开绫小路,目送绫小路离开房间,她脸颊泛红朝我投来警告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