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49、你这个死变态怎么这样啊
    离开宫殿一样的绫小路家,我有些自责,也有些心疼。

    每个人都有着一条底线,即便绫小路平时间与我的关系很是要好,但不代表她不会生气。

    她看得起我想要与我结婚,让我帮助理事长管理那么大的产业,而我却丝毫没有顾及她的心情,说出了让她们舍弃这一切的话语。

    我后悔了。但已经晚了,绫小路已经生气了。

    也不知道明天去到学校,那个伪萝莉会不会消气。

    如今的情况这样子,我只能够等待明天再与她说话了。

    重新骑上小绵羊摩托车,我没有返回观月唯她们居住的地方,而是往小姨家走去。

    我想要和千岛心悦聊聊,千岛心悦作为绫小路最好的朋友,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应该有着一些办法可以应付。

    绫小路展现这样一幕。真的是让我有些始料未及啊!

    虽然有小姨家的钥匙,但我不想惊动神田雪奈,我选择从阳台上攀爬上楼,撬开落地窗的锁之后,我顺利进入千岛心悦的房间里面。

    幽暗的房间里面,千岛心悦听见了动静,她翻身起来打开灯。

    身着白色睡衣的她披散着如瀑长发,她怀中抱着个灰色的抱抱熊正惊恐朝落地窗看过来。

    见到又是我这个变态这样无礼的出现,她气得想要杀人。

    “抱歉抱歉,我是有急事找你,所以才这样子跑过来。”我尴尬的举起手道歉,试图让千岛心悦愤怒的情绪缓和下来。

    “什么急事?”千岛心悦板着脸懒得骂我,好奇我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过来。

    “关于绫小路的急事。”我这样说了句,千岛心悦有些惊讶的朝我看过来,她显然是知道什么,但又不确定。

    我在千岛心悦酥软的床上坐下,她没有制止我,抱着怀中的抱抱熊期待我说些什么话语出来。

    “理事长生病的事情,心悦酱知道多少?”我问出这个问题,千岛心悦是理事长的眼线,我不知道理事长有没有向她坦白。

    “我问过理事长,她说情况不严重只是有些虚弱而已。”千岛心悦说出这样话语的时候,她的表情变得有些惊恐,“理事长该不会是患了重病吧?”

    我黑着脸挥了挥手,“别胡思乱想,理事长仅仅是有些虚弱而已。”

    千岛心悦感觉被耍了,她气恼的举起手里的抱抱熊在我身上砸了下,“既然理事长没事,你的表情这么严肃做什么,真是差点把我吓死!”

    这胡思乱想的家伙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赶紧解释,“理事长是没有问题。但我刚才说了啊,我是来和你商量绫小路的事情。”

    “咲咲怎么啦?”千岛心悦漂亮的脸颊上写满了担忧。

    “她很担心理事长,准确来说,她非常关心理事长。担心理事长也像是她父亲和妹妹那样离开。”

    “嗯?”千岛心悦有些无语的瞪着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母亲病了谁会不着急啊?”

    我点点头,继续询问千岛心悦,“关于绫小路家族的事情,心悦酱知道吗?”

    “知道一些。”千岛心悦疑惑看着我,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五天没见,绫小路发生了一些改变,她变成了一个从大局思考问题的大小姐,而并非是个没心没肺的柔弱少女了。

    听到我的描述,千岛心悦皱起柳叶眉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心悦酱,换做是你的话你会怎样做。是把下半辈子的时间花在和母亲幸福生活上面,还是赌上性命与数量众多的敌人战斗?”

    我怀疑绫小路父亲和妹妹的死与绫小路家族的人有关。

    依照绫小路描述的情况,即便理事长现在是在装病,但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她迟早都会真正的病倒在办公室里面。

    逝去之人所留下的东西要守护,这点我深信不疑。

    但人要懂得守护,也要明白放手。

    一直抱着过去不松手的话,迎接自己的只会是一个沉重的未来。

    面对我的询问。千岛心悦没有回答,她有些不愉快的瞪着我,“死变态,你知道咲咲有多么在意她父亲。你怎么能够说出那样的话语?”

    “你不过是个旁观者,不管说出什么话语你只是动动嘴皮而已,你压根没有体会到咲咲所承受的压力和痛苦,在这样的时候她希望得到你的支持。没想到你竟然说出那样的话,你还真是个人渣!”

    被骂了,我心里面没有不舒服,相反有种畅快的感觉。

    对于绫小路和理事长来说。我是个局外人,有些事情我看得很清楚。

    但对于我和绫小路来说,千岛心悦是局外人,她一眼便看清楚了这件事。

    没错,绫小路希望得到我的支持,而我竟然劝她放弃,我的确是一个伤人心的人渣。

    “这件事……”

    “这件事我不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我刚想说些话语,没想到千岛心悦打断我的话,她埋头钻进去被子里面。

    见到千岛心悦这样的举动,我禁不住微笑起来明白是怎么回事,从感情这方面来说。千岛心悦是支持绫小路,但从理性这方面,其实她是同意我的观点。

    她不想支持绫小路也不想反对,准确来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选择当鸵鸟钻进去被子里面。

    “不管怎样的事情都需要个结果。”我这样嘀咕了句。

    “那你选择了怎样的结果?”千岛心悦躲在被子里面,声音模糊不清的询问我,“不管咲咲做出怎样的选择都和你没关系吧,你这样在意她莫非想要与她结婚?”

    “我很在意那家伙吗?”我反问了句。“我对你们都是这样的在意啊,毕竟我们是朋友嘛。”

    千岛心悦不满意我的回答,但她没有继续询问这样的事情,她给我指了一条路。“这样的事情你不要找我商量,应该找理事长商量才对。”

    “心悦酱是这样认为吗?”我觉得好笑,“理事长巴不得绫小路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吧,在意家里面事情的绫小路,总比找寻灵魂的绫小路要好吧?”

    千岛心悦无语,显然知道了理事长那条路走不通。

    在这样一个瞬间,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懒懒的往后倒去。躺在了千岛心悦的床上,隔着被子枕在了她的身上。

    对于我这样的举动千岛心悦很生气,她从被子里伸出手一把抓住我脑袋上的头发,想要将我推开。

    我一把抓住千岛心悦的手,将乱糟糟的脑袋清空,“算了,这样的事情不关我的事情,绫小路的年龄比我还大呢,用不着我去在意她,她爱怎样就怎样吧。”

    见到我竟然不想理会绫小路的事情,千岛心悦有些着急,“你这个死变态怎么这样啊?”

    “我怎么啦?”

    “咲咲可是把你看作是她的依靠。现在理事长病了,她陷入万分无助的地步,而你竟然想要离她而去,你真的是个人渣啊!”

    “我是想要帮助她,但她生气了,现在的她对我可是无比的怨恨吧。”

    “什么啊,说得我好像原谅了你一样,我也是一直在生你的气,而你这个变态现在是在做什么呢,赶紧给我滚开去找咲咲吧!”

    “心悦酱你是我妹,我们之间不同啦!”

    “没错,我是你妹妹,而咲咲是我的小姐姐,她也算是你妹妹,妹妹遇到那样的事情你怎么能够坐视不理?”

    我扭头过去,见到千岛心悦从被子里面伸出个气恼的脸颊朝我大骂。

    “心悦酱希望我帮助绫小路吗?”

    “没错,变态你去帮咲咲的话,我可以给你个kiss!”

    “真的吗,嘴对嘴的那种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