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52、别搀和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又羞又气的七濑真希离开了天台,我没心情吐槽那个眼镜妹,也懒得离开这个阴凉的地方,绫小路的事情让我很是烦恼。

    我不仅仅是在烦恼绫小路变成那样,更加是在烦恼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

    假如我告诉那个伪萝莉,其实理事长是在装病的话,估计她们母子俩的关系会变得更加恶劣吧。

    我想要向别人请教一下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我第一个想到的是人是观月唯。但那家伙十分不靠谱,估计帮不上忙。

    没办法,我拨通了苏雨妍的电话,她现在应该是在夏威夷,东京现在是下午一点多,夏威夷那边应该是晚上。

    估计她还没有睡觉,当然,即便她睡了我也会把她吵醒。

    苏雨妍很快便接通电话。她慵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佑诚想我了,对吧?”

    “……嗯,没错,想你了。”我满头黑线的敷衍了她一句。

    “我也想你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抽时间回去看你,然后又一起睡觉,和佑诚睡一起最舒服了,当然,佑诚最好改掉乱摸的坏习惯,别以为我睡着了就不知道你摸我什么地方了。”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了下,“别胡说八道,我现在是有事情要问你。”

    “嗯,你说。”那家伙慵懒的语气变得严肃,知道我是有事要找她。

    “关于穗见高中理事长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问出这个问题,没想到苏雨妍咯咯笑起来,“佑诚为什么突然打听理事长的事情,你该不会是对咲咲有意思吧,即便你们两人都对彼此有意思,但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们俩门不当户不对,你们是不可能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和心悦结婚吧。”

    苏雨妍说出这样一番话,让我觉得有些疑惑。

    不过,我没有把我自己的疑惑说出来,“这年代,即便是门不当户不对也没有关系,只要两个人喜欢就行吧。”

    苏雨妍又是笑起来,“佑诚别太天真了,理事长的老公虽然不在了。但她可是个女强人,虽然她有时候有些单纯,但她是个果断决绝的人,即便你和咲咲相互喜欢着。但你休想成为她的女婿。”

    “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你只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虽然在我眼中佑诚是个很优秀的人,但是你的竞争对手都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人家从小就接受贵族教育,不管是举手投足之间的素养,还是经济文化头脑你都比不上人家,所以佑诚还是放弃吧。”

    怎么连竞争对手都出来了,我皱起眉头觉得不对劲。

    “佑诚别在我这里打听理事长是怎样的人,她可不像是我这样好对付哦。”

    我没有说话,思考苏雨妍说出这些话语是什么意思。

    良久,苏雨妍似乎明白了一些情况,她尴尬询问了句。“佑诚还不知道,其实理事长打算给咲咲订婚,对吧?”

    听到这样一句话,我脑海中浮现出理事长那个成熟萝莉的模样,那家伙怎么又是头脑发热,打算把绫小路嫁出去啊!

    “其实前几天我回去东京的时候,我和理事长通过电话,她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好。她希望培养出一个接班人出来,咲咲显然不适合当集团的接班人,那只能够从她的女婿下手。”

    “她当然知道咲咲喜欢佑诚,不过我很明确的告诉她。佑诚是我的人,我不允许她碰你,然后她询问了下有没有其他的门当户对的男生。”

    苏雨妍说出的话语把我震惊到了,理事长真的是打算假戏真做。绫小路现在极为关心在意她,为了自己的母亲,说不定绫小路真的会接受与某个男生订婚的事情。

    以后的话,绫小路将会和自己的未婚夫一起为集团而努力。那时候的绫小路,怎么可能还会有时间思考找寻灵魂的事情。

    而为了改变绫小路,说不定理事长愿意装一辈子的病!

    估计绫小路就是知道这样一件事,所以昨晚上她才会忽然对我表白吧。

    这样的事情真的把我气得不轻,理事长真的是疯了啊,竟然想要牺牲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去守护一些逝去之人所遗留下来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昨天你怎么不告诉我?”我气恼的冲着手机吼了一句。

    “即便佑诚知道了,那又怎样呢?”苏雨妍好笑的问了句。

    “知道了的话,我能做我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样吼了句,我一把挂了电话,绫小路不是我的什么人,但我们是货真价实的朋友。我可不能够眼睁睁看着她往火坑里面跳!

    绫小路对这个世界还存在很大的迷惘,而理事长装病,硬生生利用亲情把她绑架了。

    即便作为朋友,这样的事情我管不着。但却是我让理事长装病,然后事情发展成为这样!

    还好美树努力奔走收集证据让警察把我释放出来,不然我一直被关押在禁闭室的话,说不定过段时间等我出来之后。绫小路都已经被某个富家子弟订婚了!

    气急败坏的我直接拨通理事长的号码。

    好一阵子,理事长才接通电话朝我问好。

    “理事长现在方便说话吗?”我这样问了句。

    “方便,咲咲刚离开家去医院了。”理事长略有些尴尬的回答。

    “很好!”我黑着脸深呼吸一口气,“理事长想要让小学姐和某个富家子弟订婚吗?”

    听筒里面没有声音传来。理事长没回答我的问题。

    气恼的我等不及她的回答,我愤怒的朝她说道,“理事长开办了一所学校,算是个教育下一代的工作者,教育者给下一代灌输的思想,不都是让下一代胆大的思考与自由的飞翔吗,而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却是把小学姐关进笼子里面,让她失去幸福与自由。这样真的好吗?”

    “我知道我说这样的话很失礼,但理事长的丈夫已经不在了,即便你们居住的房子,你们创造的集团有很大的意义,如果你为了守护这一切而生活得不幸福,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丈夫知道了,恐怕他也会不开心吧?”

    我还想往下说,但理事长已经把我打断,“宋佑诚同学是否还存在理智,你说出这样的话语不仅仅是失礼那么简单!”

    理事长的声音十分严肃,充满了怒气。

    任何一个未亡人都不希望被这样说吧。

    “理事长,我知道自己很失礼。但我之所以说出这样失礼的话语,我是为了小学姐能够幸福,不管是小学姐还是理事长都已经够不幸了,请理事长不要……”

    没等我说完,理事长再次把我的话打断,“宋佑诚同学,道理谁都懂,但我和咲咲生活得不像是你这么轻松,你以为你用一张嘴说说话就能够让咲咲幸福吗,如果你真的希望咲咲能够幸福,为什么拒绝了她?”

    “你分明是伤害了她,如今却理直气壮的说是为了她的幸福而指责我,以前我觉得宋佑诚同学蛮不错,但现在我失望了,宋佑诚同学根本就是个无能力者,根本就是个空想主义者!”

    “你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你以为我就不想让咲咲幸福吗,你以为退一步便海阔天空吗,你以为放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我已经觉得全世界都在与我为敌了,而宋佑诚同学竟然无端端来指责我,这件事根本与你无关,请宋佑诚同学好好学习,别搀和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理事长一口气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挂电话的时候,我明显是听见她忍不住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