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55、其实我只是胡说八道而已
    理事长说出要考验我的话,我没有觉得惊讶。

    我希望能够帮到她的忙,但如果我不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那么我根本无法回应她的期待。

    “请理事长解释一下考验的规则吧。”我的态度很诚恳。

    “嗯。”见到我的态度如此诚恳,理事长禁不住微微笑了笑,她低头思考了下,临时想出个办法,“如果宋佑诚同学能够在一星期赚一千万日元。那就通过了我的考验。”

    听到这样的考验规则我瞬间傻眼了。

    依照现今的汇率换算,一千万日元能够兑换五十七万人民币!

    五十多万人民币,几乎是中国普通人家十年的收入,而理事长竟然让我在一星期之内赚那么多钱!

    如果我有那样的能力我还上学做什么,我早就成为富翁享受生活去了!

    我黑着脸看向正微笑的理事长,觉得她是在故意捉弄我,“理事长,我是认真在恳求你。所以……”

    “宋佑诚似乎误会了什么,我也是很认真在说考验规则!”理事长板着脸的看向我,“或许宋佑诚同学觉得一千万日元有些多,但你进入绫小路集团的话,你会发现一千万日元是多么小的一笔钱,我们集团每个季度营业额可是以兆为单位。”

    “那是整个公司的努力,而个人的话……”

    “就算是平均到公司里面的每一个人,大家为公司取得的收入都比一千万日元要高!”

    理事长挑衅的朝我看过来,“佑诚君觉得自己不行吗,我觉得佑诚君用一星期赚取一千万日元绰绰有余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一千万日元差不多是日本白领两年的年收入,理事长还真是看得起我,对我的期待可真是大。

    “或许我是在为难佑诚君吧,毕竟要成为我绫小路家的女婿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愉快的朝理事长看去,“理事长应该很清楚,其实我并非是为了成为绫小路家的女婿才过来这里。”

    “那么,我把咲咲嫁给别人的话,佑诚君不反对吧?”

    “……”我无力反驳,理事长不但把我的致命弱点抓住了,而且也把绫小路的弱点抓住了。

    而绫小路的弱点还是我告诉她的。

    绫小路害怕失去自己的母亲,所以,如果理事长装病的话,估计绫小路甘愿为她做一切事情吧,即便是嫁给不喜欢的人也愿意。

    而我的弱点呢,我是不希望见到那样一幕的发生。

    我并非是喜欢绫小路,如同之前说的,我就是那样一个人!

    “理事长你赢了,一星期赚一千万日元的考验我接下了!”我黑着脸朝理事长看去。

    “我就知道佑诚君会同意这样的考验,我十分期待佑诚君通过考验的那一刻!”

    理事长露出个甜美的微笑,作为一个成熟萝莉,她的微笑美得让我有些不敢直视。

    我在心里面叹了口气,这家伙漂亮是漂亮。但心机很重啊!

    “佑诚君是在心里面骂我吗?”理事长笑过之后,她轻声询问了句。

    “没有,我……”我赶紧否认。

    “其实每一天,我都面对比这样考验更加艰难的事情。有数不清的人在等着我看笑话呢,我这次装病也看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还好医院里面的医生是我朋友,我去了趟医院之后,有不少人找到她询问,那个女人患了什么病,一定是癌症吧,一定没几天好活了吧?”

    我惊讶看着理事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理事长露出个惨兮兮的微笑,“佑诚君在这样的时候能够过来我真的很高兴,如果真的有那样的可能,我希望佑诚君能够成为我的女婿。然后让我依靠一下。”

    说出这样的话语理事长有些脸红,她起身往房间方向走去,“咲咲马上回来了,佑诚君现在别和她见面吧,昨晚咲咲在我怀中哭了一晚上,她喜欢佑诚君,但佑诚君伤了她的心。”

    “不过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会帮佑诚君说好话。过几天她会没事,只不过,如果佑诚君无法通过考验的话,佑诚君就没有成为绫小路家女婿的机会。而我会把咲咲……”

    “我一定会通过考验!”不等理事长说完,我斩钉截铁自信的说道。

    即便知道她是故意在刺激我,但我不得不被她刺激到,毕竟。这就是我的弱点。

    理事长嘴角弯弯的微笑着回房间去了,我也离开宫殿般的房子。

    骑车走出一段路,我停下车在路口阴凉处的地方思考赚钱的事情。

    之前我尝试过料理中国菜赚钱,结果效果还不错。如果我一星期不上课,天天在上杉家餐厅料理中国菜的话,说不定能够赚到一千万日元。

    但是,一道菜定价是一千日元的话,我一共要料理一万道菜,平均一天要料理将近一千五百道菜!

    这简直不是人能够做到的事情,而且这件事还必须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保证有足够多的客人才行!

    看来料理中国菜赚钱这条路走不通,一星期赚一千万日元的事情,貌似只能够去炒股才行,但是,炒股需要一定的本金才可以。

    可惜的是。我不但没钱,也不懂得炒股。

    遭遇这样的事情,我很想咨询一下上衫优奈,毕竟那家伙是餐厅的店长。作为生意人她知道怎么赚快钱。

    但是,如果她知道了我为什么要赚那么多钱,她绝对会让我赚不到那么多钱,然后导致我无法通过考验吧。

    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让我一头莫展。

    一星期赚一千万肯定有人能够办到,但那些必须是专业人员才可以。

    而我不是什么专业人员,我不过是个未成年的高中生而已。

    就在我纠结万分的时候,七濑真希那个眼镜妹又出现了。这条路是通往绫小路家的路,那家伙似乎是打算前往绫小路家,然后看看我在做什么。

    见到停车坐在阴凉的路口旁边,那家伙转身想要逃走。

    我一拧油门,瞬间把那家伙追上,“班长又是来找我的把,莫非班长是想要对我表白?”

    “变态一个!”七濑真希脸颊涨红的瞪我一眼,“我要做什么你这个混蛋管得着吗。我有我的自由,日本可是一个自由的国家!”

    我似乎是听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她像是在说,我喜欢你,但与你无关,那是我的自由。

    “班长想明白与我怎么相处了吗?”我笑着继续询问。

    “与你这个混蛋相处需要思考吗,你不过是我好奇的对象,我把你了解一番的话,自然会离你而去,到时候你可别哭着挽留我!”

    七濑真希气哼哼很是傲娇,或许她也察觉了对我的感情,但因为她对我实在是太好奇了。所以忍不住靠近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决定不在意与七濑真希乱七八糟的关系,这家伙算得上是个见多识广的记者,我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建议。

    “我可以问班长一个问题吗?”

    “别问奇怪的问题就可以!”

    七濑真希撇开泛红的脸颊,担心我询问一些奇怪的事情。

    我笑了笑,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班长知道怎样赚钱比较容易吗?”

    “嗯?”七濑真希疑惑看向我,似乎是好奇我为什么问出这个问题。

    “班长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

    “这个问题很简单啊,佑诚君知道怎样把一颗石头用天价卖出去吗?”

    “哦,班长说的是一个小男孩抱着石头去市场的故事吗?”

    “不对!”七濑真希摇摇头,“金刚钻其实就是一块石头而已,但因为被赋予了一定的寓意,所以变得身价不菲,导致现在每个人结婚都必须购买!”

    “赋予寓意?”听到这样四个字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刚才我一直从普通人的角度思考赚取一千万的事情,而七濑真希算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句话便点通了我。

    “金刚钻虽然是石头,但不是那么容易开采,不过,像是纪念品之类的东西也是一个意思……”

    “班长,我已经懂了!”

    “不会吧,其实我只是胡说八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