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73、只有佑诚君才能够帮我这个忙
    “别说一些吓人的话啊!”我忍不住咆哮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我就是要说,反正我已经被抛弃了,家庭什么的女儿什么的我也不想要了,佑诚也不理会心悦的话,大家一起自生自灭,一起完蛋吧!”

    自暴自弃的苏雨妍不是一般的乱来!

    “好啦好啦,别说奇怪的话了,离婚了也好。我从很久就看那个姨夫不顺眼。”

    “嘻嘻,佑诚其实是吃醋了,对不对?”

    “嗯,我吃醋了,我这样说你高兴吗?”

    “有点高兴,嘻嘻……”

    “你赶紧回来吧,不然我把你们离婚的事情告诉心悦。”

    “嗯,佑诚告诉心悦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她开口呢。”

    “……你能正常一些,严肃一些对待这件事吗?”

    “其实……”苏雨妍的语气变得正常起来,“心悦应该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她的爷爷奶奶已经很久没有过来找她了,那男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了,而且是双胞胎,所以……”

    苏雨妍的语气有些低落,似乎是变得黯然了。

    我刚想安慰她,没想到她声音怨念的说是,如果我也抛弃她们孤儿寡母的话,那她绝对会让我后悔,无比后悔的后悔!

    挂了电话,我有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感觉。

    离婚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千岛心悦突然没有了爸爸,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吧。

    即便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也忍不住胡思乱想一番,何况是千岛心悦呢。

    好一阵,绫小路从午睡中醒过来,那家伙没有在意在她房间的我,她快步小跑的往理事长房间走去,担心理事长会不会病情加重。

    然而,她推开理事长的房间门之后,并没有发现理事长的身影。

    询问周围的黑衣女保镖才知道,理事长已经前往集团里面工作了。

    绫小路放心不下,立刻搭乘专车跟随而去。

    我没有在意这件事,骑着小绵羊摩托车心不在焉的行走在街道上。

    时间已经是中午,我在路边的拉面馆吃了一碗拉面,往上杉家餐厅走去的时候,还在远处我便看到了餐厅里面依然火爆的场景。

    如同理事长说的,依照这样的情况,我在一星期之内赚取一千万日元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我没有进入上杉家餐厅,而是在远处安静看着生意红火的一幕。

    我忍不住给凉宫熏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样一件事,那个吃货大明星询问我小熏套餐是不是我料理出来的套餐。

    得到否定答案,她顿时对所谓的小熏套餐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对了,佑诚君有没有把我要的歌词写好?”

    “呃……”我后悔给那大明星打电话了。

    “唔。真是的,一定是还没有写出来!”凉宫熏的声音有些生气。

    “我这几天很忙,所以……”

    “知道啦,大忙人!”

    “抱歉。”

    “佑诚君为什么道歉,佑诚君不必向我道歉,看到佑诚君这样忙碌我就放心了。”听筒里传来凉宫熏的嘻嘻笑声,“佑诚君不用写歌词也无所谓,但是呢,我要吃你料理的饭菜!”

    “这不是什么让我为难的要求,凉宫同学想吃多少我就料理多少。”那家伙不让我写歌词了,我长长的松了口气。

    “嘻嘻,佑诚君说的哦。我今晚上就回去!”

    “呃……”时间撞车了,我打算今晚找千岛心悦去呢。

    “佑诚君有什么问题,今晚有别的约会吗?”

    “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凉宫同学突然跑回来很奇怪,新专辑已经录制好了吗?”

    “新专辑嘛,回去之后再告诉你吧!”

    凉宫熏的语气很正常,但我觉得她是假装正常,那家伙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吧。

    挂了电话之后。我深呼吸一口气进入餐厅里面帮忙。

    正在忙碌的千岛心悦看起来很正常,没有丝毫的生气和愤怒。

    不过我看得出,这家伙越是正常则越是不对劲。

    忙碌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晚上八点。打工结束,千岛心悦她们尽皆累趴在了桌子上,餐厅里的营业额在今天绝对是创造了历史新高,毕竟那些粉丝份疯狂得不像样。

    见到大家这么累。作为一个奸商的上衫优奈没有吝啬,她提高了大家的工资,每个人都有份,一直在楼上画画的艾丽子也领了份工资。

    换下工作服回去的时候。眼镜妹七濑真希笑嘻嘻的询问上衫优奈,说自己可不可以留下来过夜,那家伙想要与小天后偶遇呢。

    上衫优奈点头答应,但必须与她父母通电话。

    七濑真希巴不得上衫优奈帮忙打电话呢,她可是极为担心父母以为她是和我在一起。

    没理会那个痴女般的家伙,我挥手与艾丽子告别,然后一如既往的护送千岛心悦和神田雪奈往家里面走去。

    路上,千岛心悦和神田雪奈手拉手说着话,自始自终都没有搭理我。

    我也没有上前与她们说话,顺利把她们护送回家之后,我在路上买了些吃的东西,然后往凉宫熏居住的房子走去。

    还在远处我便看到她的房子亮着灯。那家伙回来了。

    我心里面有种莫名的兴奋,觉得凉宫熏房子里面的灯光专门为我而亮起般。

    用钥匙打开门,站在玄关前面换鞋的时候,我嗅到空气里面有着酒味。

    那家伙又喝酒了吗。我微微皱起眉头往屋子里面走去,结果看到凉宫熏穿着一套比卡丘连体卡通服装,她怀中抱着一瓶红酒,喝得漂亮脸颊一片红彤彤。

    红酒喝不醉人。凉宫熏还有着清醒的意识,见到我过来她朝我微笑挥手。

    “怎么又喝酒了?”我把手里面的东西放下,抢走了她怀中的红酒瓶。

    “嘻嘻,佑诚君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东西了。”凉宫熏没在意红酒被我拿走。她动手找寻东西吃。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之前说专辑怎么啦?”

    “没什么,专辑要搁置一段时间再制作,我写了好几首歌,但只有一首比较出彩,其他的歌曲如果录制发表了的话,我就悲剧了。”

    搁置了,问题还是在于凉宫熏遇到瓶颈的问题吧。

    “别想太多了。我给你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明天你想吃什么现在告诉我,然后我明天给你准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所以我只好用食物吸引这个吃货。

    “佑诚君给我准备大餐就可以了,我说出来的话就没有惊喜。”

    我点头在沙发上坐下,手里拿着东西吃的凉宫熏歪着脑袋枕在我肩膀上。

    “很难受吗?”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有些女生选择吃东西来宣泄压力,凉宫熏看起来是这样一种人。

    “有点难受,有些郁闷,心里面很不爽,不过,佑诚君能够陪着我真的是太好了。”凉宫熏边吃东西边嘻嘻笑。“除了森下小姐之外,就只有佑诚君不把当作是明星,这样的感觉真好。”

    “其他人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在她们身旁的感觉不好吗?”

    “因为害怕她们发现,所以我总是提心吊胆放松不下来,现在放松下来真是愉快!”

    放松下来的凉宫熏哪里有大明星的模样啊,压根就是个懒散的吃货少女。

    见到她没有形象的模样我没有太在意,起身给她倒了杯茶回来,我听见她这样说,“佑诚君,其实这次制作新专辑我遭受了很多打击,我想了想,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我能帮上忙吗?”

    “能,这世界上只有佑诚君才能够帮我这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