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74、我是她发泄不愉快的对象
    凉宫熏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够帮她的忙。

    这样一句话让我心里面极为的不妙,这家伙估计是想要说恋爱的事情吧。

    果然她这样说道,“我想要进行一场真正的恋爱,佑诚君是这个世界上最合适的人选,因为我喜欢你,嘻嘻!”

    “真正的恋爱是怎样的恋爱?”我嘴角抽搐的询问。

    “以前我们算是假装在恋爱啊,真正的恋爱自然是成为真正的情侣,我会和佑诚君kiss。一起洗澡睡觉,一起……”

    脸颊红彤彤的凉宫熏有些羞答答看着我,把我曾经说过的话说给我听。

    “呃……”我觉得有些头痛,“凉宫同学,假如我告诉你,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还会这样说吗?”

    “有女朋友并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我都知道佑诚君有未婚妻呢。我应该不会与佑诚君结婚吧,所以女朋友什么的多一个也无所谓,我只要和佑诚君恋爱就可以!”

    “……”

    我满头暴汗,凉宫熏是打算把恋爱当作是工作那样完成。

    我赶紧朝她摆摆手,“凉宫同学,我发现你的问题所在了。”

    “嗯嗯,请佑诚君告诉我!”凉宫熏嘴里塞着蛋糕急切的看向我。

    “如同你知道的恋爱那样,恋爱会吃醋,会有着强烈的占有欲,而你说出多一个女朋友也没关系的话语,根本就是看不起恋爱那种事情,并非是kiss一下,睡一觉就是恋爱了,你只是想要把恋爱当作是工作一样完成,这样可不行。”

    凉宫熏惊喜的点头,“我也觉得自己这样不行,既然佑诚君看到了我的问题所在,那就帮帮我吧!”

    “这个嘛……”我托着下巴思考了一番,禁不住往凉宫熏楼上的房间走去,如同平时间的那样,凉宫熏的房间桌子上满是各种绘画着五线谱的纸张。

    我走下楼,凉宫熏依然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思考了下,我这样说道,“凉宫同学,我觉得你有些急躁,心里面有些浮躁,像是你之前遇到瓶颈想要逃避,结果弄出拍电影的事情来,你现在嚷嚷着与我恋爱,无非又是在逃避而已。”

    凉宫熏的表情变得有些窘迫,显然是被我说中了。

    “佑诚君,那我该怎么办呢?”她漂亮的脸颊上充满了委屈。

    “先别写歌了。放松一下,全力以赴的享受一个普通女孩的时光,怎样?”

    “可是不写歌的话,我担心以后什么都写不出来。”

    “那你现在写就能够写出来吗。写不出来心里面着急,越是着急就越想写,越是想写就越写不出来,你现在已经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写歌依靠的是灵感与感悟,你整天趴在桌子上写歌怎么可能有什么感悟呢?”

    “说得也是……”凉宫熏纠结的嘟囔,她不想放弃每天写歌的习惯。

    “总之,你现在需要的是放松,别整天想着怎样写歌,好吗?”

    “这个没问题,但是恋爱的话……”

    “恋爱那种事情自然而然会发生,而不是自己刻意去制造。我们现在也可以kiss,但是现在kiss的感觉,绝对没有水到渠成的kiss那么有感觉。”

    “水到渠成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某个时刻自然而然会发生的事情。”

    “唔,不懂。”

    “所以要放松,然后体验。”

    好说歹说了一番,凉宫熏总算是点头,放弃了要和我恋爱的事情。

    不过,她提出个要求。“不写歌我不知道做什么,以后的话,我会成为佑诚君的小跟班,你走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刚想反对。但见到她坚决委屈且无助的表情,我点头答应了这件事。

    “搁置专辑录制的事情,森下小姐有说什么吗?”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我好奇问了句。

    “嗯。她说让我找佑诚君。”凉宫熏说出句让我吐血的话。

    森下丽香这个母亲是有多么的不靠谱啊,她是有多么的信任我啊,我哪点让她这样信任了?

    见到我纠结的表情,凉宫熏小虎牙亮闪闪的笑起来。嚷嚷着森下小姐让她来找我是极为正确的选择。

    无力吐槽那家伙,我郁闷的拿起凉宫熏喝过的红酒喝起来。

    也不知道凉宫熏过来这里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是她真的是全副身心放松了下来,吃着东西的她,竟然一点一点往我身上依偎过来,她睡了过去。

    我一把将她抱起往楼上走,这家伙迷糊的揉着眼睛,把嘴里面的东西咽下去。

    将她放在床上牵被子的时候,她嘟囔着让我别忘记给她准备早餐。

    我没有急着离开,等这个吃货熟睡过去之后,我才下楼去。

    隔壁房子里面传来观月唯她们打闹的声音,没有记错的话。明天应该是星期六,因为不用上课的关系,那三个家伙玩得很疯。

    没去打扰她们,我快步走去找寻千岛心悦。

    让我没想到的是。千岛心悦已经把家里二楼的阳台和窗户全部安装上了防盗网。

    不能够爬墙进入二楼,我只好利用钥匙开门,之前神田雪奈把钥匙给了我,她没有要回去。

    轻轻打开门。小白狗嗅到我的气味一溜小跑的跑到我脚边磨蹭嘤嘤叫,我花了好一阵时间,才让这个黏人的小东西安份的躺在它的小窝里面。

    蹑手蹑脚往楼上走,时间虽然还不晚。或许是这两天打工太累的关系,不管是千岛心悦的房间,还是神田雪奈的房间都已经把灯关掉了。

    走到千岛心悦房间门口,我伸手轻轻拉了拉门,门被我拉动竟然没有锁。

    轻轻拉开门,我极为惊喜的走进黑漆漆的房间里面,千岛心悦没有睡着,她听见了房间门被拉开的轻微声音。伸手把床头灯打开。

    见到是我这个变态过来了,她没有被吓一跳,而是极为恼恨的看着我。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我举起手做出投降的模样,率先把话语权掌握。

    “说。”千岛心悦言简意赅的吐出一个字。

    把房间门拉上,我走到床边坐下,千岛心悦应该是嗅到我身上的酒味了,她伸手捂住鼻子往床铺角落缩了缩。

    关于苏雨妍离婚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千岛心悦。

    这件事一直瞒着千岛心悦,我担心她以后会怨恨苏雨妍。

    “心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这样说了句。

    “……”千岛心悦白了我一眼,觉得我有些神秘兮兮过头。

    “苏雨妍让我转告你一件事。”我轻声开口,担心刺激到千岛心悦。

    “怎么啦?”听到事情与自己的母亲有关,千岛心悦的神情变得有些焦急。

    “她离婚了。”我认真看着千岛心悦把事情说出来。“这件事并非是她的错,那个男人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而且是双胞胎,所以……”

    “哦……”千岛心悦的反应并不激烈,她应了声然后低下头,有晶莹的眼泪从她眼眸里面跌落。

    她对自己的父母很了解,这样的事情对于她来说,算得上是意料之中吧。

    “她之所以不回家因为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因为她心里面也很受伤,所以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当事人是她,她比你更难受。”

    千岛心悦安静的点头,但她眼睛里面的眼泪宛若是断线珠子般跌落。

    我伸手想要帮她擦拭,但她挥舞着拳头恶狠狠的朝我打过来,我没有还手,她像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她伸手揪住我的衣服,用拳头打我,用牙齿咬我,将心里面的一切不愉快统统发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