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75、麻烦佑诚君把她赶跑
    拍打着我,千岛心悦无声的哭了好一阵。

    最终,她揪着我衣服声音哽咽的说道,“你去把她找回来!”

    “心悦哭着给她打个电话,她一定会回来。”我这样说,但得不到千岛心悦的认同。

    “你去找她回来,不把她带回来我不会原谅你!”千岛心悦紧抓着我的衣服很是倔强的说道。

    “好吧,我去把她带回来。别哭了。”我伸手帮千岛心悦擦拭脸颊上的泪水,这次她没有拒绝我,她发出嘤嘤叫的声音心里面十分的伤心。

    “你快点去,现在就去!”千岛心悦推我离开,让我现在就去将她母亲找回来。

    可我现在上哪里找苏雨妍去啊,不过,千岛心悦应该是不想看到我,想要赶我离开而已。

    “好。我现在就去,你别想太多好好休息吧。”让千岛心悦在床上躺下,我帮她牵好被子然后往房间外走去。

    我离开房间的时候,见到那家伙在被子里面蜷缩成为一团,看起来很是可怜。

    发生这样的事情,最好还是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吧。

    把房间门拉上,我蹑手蹑脚下楼去。

    返回观月唯她们居住的房子时,我掏出手机拨通了苏雨妍的电话,那家伙很是干净利落的接通电话,她现在是在国外,这个时间国外是阳光灿烂的白天呢。

    “心悦哭着让我把你带回去。”我开门见山的说道,“那家伙哭得无比伤心,所以你赶紧回来吧。”

    “唔,既然这是心悦的命令,佑诚过来把我带回去吧。”

    “你别那么任性了好不好?”我有些生气。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心悦啦。”

    “那你回来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去见她,怎样?”

    “唔,不要,我就是要佑诚你来接我回去!”

    “……我去接你的话,你会回来吗?”

    “当然了,谁的面子我都可以不给,但佑诚的面子我一定会给!”

    这样的话语让我心里面有些无力,“好吧,你现在是在哪里?”

    苏雨妍颇为得意的表示,“我现在是在欧洲的一个小国家,佑诚有欧洲的签证就能够过来。”

    “我没有欧洲的签证。”

    “那我去一个你有签证的地方吧。”

    “……”我都快被那家伙给气死了,“我只有日本的签证。”

    “哦,那我回到日本的时候去冲绳那边等你吧。”

    我郁闷得有些不行,“我说苏雨妍,你究竟是想要怎样啊?”

    “不想怎样。”苏雨妍的语气有些委屈,她轻声嘟囔了句,“我被抛弃了嘛。想要被人在意一下而已,如果佑诚觉得为难的话,那就……”

    这家伙的声音充满了可怜兮兮的感觉。

    明知道她是在刺激我,但我还是自动进入她的陷阱里面。

    “好吧。就这样说定了,明两天是休假日,我会找个机会前往冲绳,你赶紧给我回来吧!”

    “嗯嗯,约定好了哦!”这家伙不再可怜兮兮而是活泼得像是个少女。

    约定好这件事,我与她结束通话。

    抵达观月唯她们居住的地方,那三个家伙已经消停下来了。

    楼上已经关灯,我打开门走了进去,结果看到美树没开灯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

    见到我回来,她扭头过来看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美树姐还没有睡啊。”我微笑与她打招呼,然后往房间走去。

    “我有事要和你商量。”美树关闭电视起身跟着我往房间里面走去。

    把房间里的灯光打开,美树有些来势汹汹的出现在我眼前。我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美树姐是为了观月……”

    没等我把话说完,美树摇头否定,“有句话我想要告诉你,那就是我很乐意担当你的助手。”

    “诶?”我惊讶了,搞不懂美树为什么会对于担当我助手的事情这样在意。

    “其实对于穗见高中的各种情况我十分看不下去,我已经草拟了一份对学校的改革方案,你可以看一看。”美树伸手往我房间的书桌上指了指。

    我疑惑的走过去。见到我桌子上放着一沓纸张,上面全都是手写字体,写满了各种对学校的改革办法。

    美树以前是校外的补习老师,她对学校什么的估计是充满了怨念吧。

    “我也是负责给学校出主意而已。并非由我负责管理穗见高中。”我朝美树解释了句。

    “嗯,佑诚君和理事长的关系很好,麻烦佑诚君把这份方案转交给理事长过目,让理事长进行裁决吧。”美树的态度很是诚恳。

    这样认真做事的美树还真是把我吓了跳。这个平时间的她真的是判若两人啊!

    “好,我会拿给理事长看。”我点头答应这件事。

    “那就拜托佑诚君了。”美树弯腰感谢我一番,她没有把话说完,“我觉得我一个人担当佑诚君的助理就够了。”

    这家伙不希望观月唯和我接触在一起吗。我疑惑看向美树,“话说美树姐究竟是什么意思,以前你可是打算成全我和观月姐,现在看到我和观月姐走得那么近,美树姐没有反对的理由,应该支持我们才对吧?”

    美树认真看着我询问,“如果我支持你们俩,甚至是努力的撮合你们俩,佑诚君会高兴吗?”

    我顿时无言以对,其实我希望美树别在意我和观月唯,那样的情况最好,不管是她想要拆散我们还是撮合我们。都是让我极为头痛的事情。

    “所以呢,问题不在我身上,而是在佑诚君身上,如果佑诚君没有其他的女朋友。我不会在意你们在一起。”

    美树这样说着她朝我挥挥手,“佑诚君要过来喝一杯,好好的聊聊吗?”

    虽然我想不出与美树有什么好聊,但我还是点头与她走到厨房餐厅里面。

    从冰箱里面拿出两罐啤酒。美树打开之后递给了我一罐,她率先开口说话,“我和小唯的关系佑诚君应该很清楚了吧,小唯不仅仅是我的朋友。更加是我的姐妹,所以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她与你这样的有妇之夫走到一起。”

    竟然被吐槽为有妇之夫了,我郁闷的喝了口啤酒,“美树姐,我和观月姐的事情,就不能够让我们自己两个人解决吗,你搀和进来可是让我们很头痛。”

    美树黑着脸看向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们让我头痛了!”

    之前美树被观月唯阴了一把,我们之间差点发生关系呢,我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大口喝啤酒。

    我把话题转移开来,与美树聊了聊学校的事情。

    孰料,美树竟然对学校改革什么的没有了兴趣,刚才她可是写了一沓改革方案呢。

    就在我觉得美树不对劲的时候,我意外的头晕起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看了看手里面的啤酒,我忽然意识到,改革方案什么的只是借口,我又被美树阴了!

    见到我整个人不对劲。美树露出奸计得逞的微笑,她把手里的啤酒泼了一些在我身上,让我浑身充满酒味。

    “美树姐这是什么意思?”我努力的让自己精神起来。

    “神田琪比佑诚君还讨厌,我不想她疯疯癫癫的纠缠着小唯,所以呢,麻烦佑诚君把她赶跑!”

    这家伙竟然是想要借刀杀人啊!

    我想要反抗,但我已经是浑身无力,眼皮也越来愈重,困意如同潮水般袭来,可我的内心还无比的清醒,我想要大喊,但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

    美树起身一把将我抱起,然后抱着我快步往楼上走。

    推开神田琪的房间门,她打开灯,神田琪那家伙睡得像是死猪一样。

    美树把神田琪怀中的抱抱熊拿开,然后把我塞到了神田琪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