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76、你就是这样报复别人的吗
    睡得像是猪一样的神田琪,她压根就没有感觉到不对劲。

    她把我当作是她的抱抱熊,竟然伸手将我抱紧,把我抱进去了她酥软的怀中。

    这样一刻我一点都不享受,浑身无力的我快要被神田琪给闷死了。

    而美树见到这样一幕,她颇为高兴的微笑转身离开,她关了灯房间里面陷入一片黑暗幽静。

    与神田琪紧挨着的我,能够听见她的心跳声。能够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更加能够嗅到她身上暧昧的香味。

    美树那家伙实在是太腹黑了,如果神田琪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和我睡了一晚上,她绝对会抓狂陷入暴走!

    而她父母是警察,她绝对会报警,这下子我可不是什么嫌疑人了,而是完完全全的罪犯!

    美树肯定会把我喝过的啤酒处理掉,不让警察找到证据。即便我说是那家伙对我下药了也没有用!

    即便脑袋昏昏沉沉,但我的内心还是极为的清醒。

    或许是没有喝太多啤酒的关系,我没有陷入睡眠之中。

    我努力的用牙齿咬着自己的舌头,利用痛疼刺激自己保持清醒。

    只要撑过药力作用之后,我就能够恢复正常,然后离开神田琪的房间。

    而要命的是,神田琪也不知道怎么竟然做梦了,貌似她是做了王子和公主之类的美梦,她嘴里轻声说着梦话,嘟囔出王子之类的词语。

    估计是梦见与王子拥抱在了,一起,所以这个傻姑娘将我抱得更加紧,并且在幽暗中嘟着嘴没头没脸的亲吻着我的脑袋和脸颊。

    之前新闻上可是报道,说是一个人梦见自己在吃猪蹄,结果把自己手上的皮肉给吃了下肚。

    还好她不是个吃货,没有梦见吃东西什么的,不然我绝对会被她生吞活剥了。

    神田琪像是小狗那样舔着我的脸颊,而我郁闷了一阵,忽然想起一些事情,她竟然会做王子和公主的梦,这是不是说明这个家伙不是个蕾丝边。

    又或者是说,她男女通吃?

    这个事情神田琪不坦白谁都不知道。

    我很想扭头过去与这家伙吻一起,但浑身无力的我做不到那样的事情,只能够错过这样的好事了。

    神田琪的童话梦没有持续多久,她竟然梦见观月唯了。

    她嘟囔着唯姐真好什么的,小狗一样用脑袋与我的脑袋磨蹭在一起,这家伙睡着之后竟然还这样活泼,我还真是佩服她。

    好一阵过去,神田琪安份下来,而我也渐渐变得清醒,浑身上下宛若大地回春一样恢复活力。

    我努力的挣扎,试图从神田琪的怀抱中离开。我真的是快被她闷死过去了。

    推开她的手臂我深呼吸一口气,翻身起来我打算离开,没想到手脚还有些发软,我直接摔在了神田琪的身上。把她压在了下面。

    我心里面被吓得不轻,担心这家伙醒过来发现我。

    但没想到,她真的是睡得像是死猪一般,幽暗中,她发出不舒服的声音,并且伸手推了推我,并没有从睡梦中醒来。

    或许,美树也给她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在心里面吐槽了下美树,神田琪不会醒来最好了。

    再度深呼吸一口气,我没有在神田琪温柔的身上停留留恋,我一鼓作气的翻身下了床。

    之后,我轻轻打开门一点一点往楼下走。进入浴室里面洗了个冷水澡,我这才清醒且恢复过来。

    擦干身体上的水,穿上睡衣我没有返回房间而是往楼上走去,美树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可没有打算原谅她。

    那身材高挑的家伙把房间门反锁了,但这可难不倒我,我可是有着开锁技能的人。

    以前说过,我小时候经常被我爸妈关小黑屋里面。开锁的技术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琢磨出来的。

    找到称手的工具,我三下五除二便打开了美树房间门上的锁。

    时间已经是下半夜,美树也已经睡了过去,我推开房间门之后。听见了她发出的均匀呼吸声。

    她压根就没有想到我会杀过来,竟然睡得这么舒坦,我气不打一处来翻身上了她的床,泥鳅一样钻进她的被窝里面。

    房间里没有开灯。在被窝里面我更加是什么都看不清。

    看不清不要紧,我毫不客气的向这家伙伸出了邪恶的手。

    美树可不像是神田琪那样睡得那么死,她很快便醒过来发出一声惊呼。

    我伸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她选择挣扎反抗。而我一把将床头灯打开与她对峙。

    见到我,美树的表情很尴尬,很心虚,没想到我竟然溜过来她房间里面。

    “今晚我要睡你这里,麻烦美树姐当我一晚上老婆吧!”我毫不客气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换个条件。”美树十分尴尬郁闷的嘟囔了句。

    “美树姐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若是我的身体素质很差刚才被你放倒了,估计我会进入监狱吃好几年牢饭吧,美树姐你是想要毁了我,不仅是毁了我,而且还毁了神田姐,你未免她残忍邪恶了吧!”

    美树尴尬的撇开脑袋,“我觉得你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能够解决和神田琪之间的事情。”

    我黑着脸看着这家伙,“也就是说,美树认为我能够脱困,猜到我会溜到你房间吗?”

    美树的表情很郁闷。她没有猜到我会过来她房间,如果猜到了的话,她怎么可能会安心睡觉等着我袭击呢。

    “不管怎样,今晚上我睡定了这里。或许以后我也会对美树姐玩夜袭。”我松开美树,很是无赖的躺在床上。

    扭头看了看我,美树没有选择离开,她快速把被我解开的睡衣扣好。伸手关掉床头灯之后,她竟然选择躺在了我身旁。

    这家伙是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承认错误吗?

    在这样一个瞬间我看不到美树,我故意朝她靠近几分,美树没有推开,而是用手挡在我们之间。

    她突然这样子,让我有种愤怒气恼不起来的感觉。

    “美树姐能够聊聊自己吗?”幽暗中,我好奇问了句。

    “你想知道什么,我不会把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告诉你。”美树略有些冷漠的哼了声。

    这家伙还真是让我无语。“既然这样的话,美树姐告诉一些我不想知道的事情吧,比如美树姐恋爱过吗,在哪里出生,去过什么地方旅游……”

    美树保持沉默,对于我的询问一概不回答。

    这家伙还真是让我没辙,那我决定当一个坏人了,“话说,美树姐没有父母吧,美树姐的父母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离开这个世界呢,因为地震,还是海啸。或是车祸,还是被人杀害?”

    我说出这样无礼的话语,仍旧是没有让美树开口说话。

    既然说坏话她没有反应,那我只好做坏事了,我伸手摁在她温软的胸口上。

    美树没有阻止我,但她忍不住开口说话,声音依然有些冷冰冰,“佑诚君究竟是在做什么?”

    “我当然是在非礼美树姐,是在报复你啊!”

    “你啊……”美树忽然在幽暗中叹了口气,“你就是这样报复别人的吗,你的方式还真温柔。”

    呃,我瞬间听不懂美树说出的话语,这家伙分明被我非礼了,竟然还说我温柔。

    不过,虽然我是在非礼美树,但我的确不像是个坏人,较比真正的坏人我还真是有几分温柔。

    被她说是温柔,既然如此我变得强势,我一把扑在了她身上,美树没有反抗让我有些惊讶,我忽然想起那晚上,她的玩具上被观月唯涂抹了奇怪的东西,她没有选择去医院,而是跑去了找我。

    这家伙对我,该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