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81、我能够使用下卫生间吗
    她的反应这样羞涩,看来我猜中了。

    我内心凌乱的看着她,她说出的事情有些颠覆我的世界观。

    不过,这样的事情还真是符合她的性格!

    苏雨妍说了那么多,她主要是想要告诉我她不知道怎么和千岛心悦相处而已。

    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还是说出之前的那句话,“与心悦像是姐妹那样相处不是很好吗,你和我相处在一起哪里有什么困难障碍啊。和心悦相处也是一样。”

    “我和你之间不同啊,你小时候的时候我就经常疼爱你,但我对心悦有些冷落,她心里面会有些怨恨我吧。”

    “疼爱?”我完全不认同这家伙的话语,不过,小时候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我告诉了你吧,心悦得知你离婚的事情时她可是极为伤心的哭起来。她揪着我的衣服让我把你带回去呢。”

    “好吧……”苏雨妍叹了口气似乎是妥协了,“假如我回去之后,不能够说是在家里住两天便离开,以后都必须与心悦住在一起,那我该做什么呢,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可不是我性格能够做到的事情。”

    “还有,我回家去住了之后,与心悦同居的雪奈怎么办,她一定会很尴尬要搬走吧,发生这样的事情,心悦心里面会更加的抵触我。”

    苏雨妍分析着各种情况,她就是不想回去而已。

    我对她很无语,“既然不想回去的话,之前你何必在电话里夸下海口说我来接你,你就一定回去!”

    “我,我只是想要调戏你,没想到你真的过来了。”苏雨妍幽怨看着我。

    “……”我真是服这个家伙了,“那以后你有没有想过该怎么办,真的是孤独终老啊?”

    “才不是那样。”苏雨妍拉了拉身上有些下滑的浴巾,她嘟囔着解释,“其实我也很想有个家,毕竟过去的十几年我都是满世界跑我也累了,如果佑诚也能够和我们一起生活,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家伙又是想要把我拉上。

    “我说啊,你的事情还是告诉外婆她们吧,这样的话……”

    “告诉她们我绝对会被唠叨死,我是把你看作是最好的朋友才告诉你,如果你背叛我的话,我就死在你面前!”

    苏雨妍粗暴的举起手拍打了下我的脑袋。

    我抓住她的手十分心酸的看着她,“你在外面打拼了十几年,竟然把我看作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是该说荣幸还是不幸啊!”

    被我这样吐槽。苏雨妍用另外一只手敲打我的脑袋。

    她这样剧烈运动导致胸口围住的浴巾直线下滑,她慌忙伸手把浴巾摁住,什么都没有让我看见。

    “总之,这就是我的情况。你敢泄漏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帮我想个办法看看怎么办吧。”苏雨妍气呼呼的说道。

    “我都被你坑过好几回了,我哪里有你那么聪明,这样的事情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才不想帮你这个幕后大boss一样的人。

    “我的办法就是让你和心悦在一起,你是我最熟悉的人,有你在我能够正常的面对心悦啊!”

    “……请问你不正常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苏雨妍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撇开脑袋把浴缸里的按摩功能打开。

    一连串的起泡从浴缸下面涌上来,毫无预兆,苏雨妍身上的浴巾被滚动的洗澡水冲开了。

    我条件反射的扭开脑袋,而她拉扯浴巾的时候不忘拍我的脑袋一下,竟然幽怨的询问是不是看她一眼我会瞎掉。

    我可不想和这家伙在浴缸里面奇怪的待下去了,“总之。你必须要回家一趟,不然我冒着被你杀的危险,我也要把你结婚离婚的事情告诉外婆她们。”

    苏雨妍幽怨的盯着我说道,“我不会杀你,我会自杀。”

    “好吧,我不会说出去,总之你乖乖回家一趟,去见见那个伤心可怜的家伙。之后你去哪里我都不阻拦你,好吗?”

    “这个嘛,我要好好的想想,一连坐了十几小时的飞机。某人是不是给我按摩放松一下啊?”

    “你别这样威胁我啊,我现在困得不行。”

    “为什么很困,对了,你之前说你遇见了同学的母亲是怎么回事。莫非你们大战了三百回合,哼,年纪轻轻竟然说困,一看就知道没有做什么好事。我像是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可是三天三夜不睡觉都没事!”

    “好端端的你三天三夜不睡觉想做什么,成仙啊?”

    吐槽了她一句,我推开她站起身,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走出浴缸。

    见到我狼狈的模样,苏雨妍没心没肺在咯咯笑。

    我郁闷的瞪她一眼,“如果心悦从小有人照顾的话,她的性格也会像是你这样活泼开朗吧。”

    被我这样埋怨,苏雨妍不服输的反击我,“当年心悦可是哭着等待某人挽留,可惜某个小鬼一点勇气都没有。”

    我黑着脸朝她咆哮,“你还知道她想要被我挽留啊。她那时候为什么希望留下来呢,因为你们不在她身边所以她无比的寂寞啊,那时候的事情我至今后悔万分,而我现在已经努力在弥补了。”

    “我是她的哥哥。为了她我愿意做一切的事情,而你这个当母亲的想要怎样,女儿突然长那么大你不适应这就是你逃避的借口吗?”

    被我凶了,苏雨妍郁闷黯然的撇开脑袋。像是赌气的小孩。

    论商业头脑,这家伙或许是个天才级别的存在,但是感情方面,她不过是个不成熟的少女而已。

    我放弃与她争论。走出浴室我在酒店房间里的衣柜中找到一套浴袍,穿上浴袍吹干头发我重新在床上躺下。

    没多久,洗完澡的苏雨妍也钻了进入被窝里面,她觉得我生气了,竟然用小时候逗弄我的办法,伸手挠我的胳肢窝。

    我推开她的手不理会她,故意装作生气的模样,“睡吧。明天我们回东京去。”

    被我冷漠对待了,关了灯,躺在一旁的她竟然嘤嘤哭泣起来。

    知道她是在装哭所以我没有理会,即便她越哭越大声我也没有在意。

    见到我这么铁石心肠,这个不安份的家伙竟然打开电视找到恐怖片来看。

    日本的恐怖片可是世界闻名,三更半夜看恐怖片绝对是吓死人的节奏。

    翻身起来我抢过遥控器把电视关了,那家伙见到我终于有了反应,她在一旁得意的咯咯笑。

    她还真是个小孩,而且是令人生厌的破小孩!

    她磨蹭到我耳边说一些道歉的话语,郁闷的我抬起手猛揍了她好几下。

    与她打闹了好一阵,我困得不行,用被子捂住脑袋呼呼大睡起来。

    醒来之后的第二天。我被森下丽香打来的电话吵醒,那家伙说她就在门外,询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餐去。

    瞄了眼躺在一旁的熟睡的苏雨妍,我自然是拒绝了森下丽香。

    但森下丽香十分的关心我,“吃完早餐我和小平野就回去了,佑诚君需要钱购买机票吧,你将门打开我把钱给你。”

    “呃……”我瞄了眼苏雨妍,我很想找个借口拒绝森下丽香,但我觉得还是接受她的好意比较好。

    犹豫了下,我表示我立刻起床。

    挂了电话我一把将苏雨妍抱去了浴缸里面让她躺着,然后把她的衣服清理了下,这才打开房间门。

    戴着墨镜的森下丽香和处于伪装模式的平野同学站在门外。

    森下丽香微笑询问我昨晚睡得怎样,她掏出钱夹打算把钱给我。

    而平野同学的表情有些纠结,她怯生生的开口询问,“佑,佑诚君,我能够使用下卫生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