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90、约你谈话的理由
    没花多久,美树从神田英子那里得到好一些资料。

    她们两人之间很是熟悉,或许是因为之前为了把我从拘留室里面解救出来,美树和神田英子频繁接触所以才会熟悉起来吧。

    这件事与美树也有一些关系,天海父亲认为我和女老师发生了关系,而我那晚上,我就是在美树的房间里面所以才会被误会。

    利用理事长办公室里面的打印机,美树把能够证明我清白的资料打印出来。

    把打印好的一沓资料交到我手里面。美树把电脑收进手提包,她打算离开了。

    “美树姐不留下来吗?”我好奇问了句。

    “留下来等着被误会吗?”美树姐白我一眼。

    天海父亲就是认为我和美树有一腿,如果她留下来担当我的助手,估计天海父亲看到了证明我清白的证据,他也不会相信我吧。

    美树拎着手提包离开了,一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不用说。绝对是名为天海圭久的天海父亲过来了,我赶紧走去把门打开。

    门外,身着一袭名贵西服的天海圭久很是谦卑的站在门口。

    他脸上露出有些谄媚般的微笑,显然,对于绫小路集团的集团董事长他很是尊敬。

    当他看到开门的人是我,他脸上的微笑定格住了。

    惊讶了下,他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不会因为见到我傻愣很久。

    他以为我只是个开门的人而已,当他进入理事长办公室之后,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他的表情有些不淡定了,“绫小路理事长呢?”

    “天海先生请坐。”我把办公室门关上伸手示意他坐下并没有急着解释,以免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点点头坐在会客沙发上,以为理事长有事耽搁了会待会过来。

    关上门之后,我走去给他接了一杯茶水回来,天海圭久对于我这样的举动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开口道谢。

    他端起茶水云淡风轻的喝了口,选择性的无视我。

    当我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的时候,他再次不淡定,脸上的表情变得疑惑。

    这时候我才坦白,“天海先生,其实是我想要和你聊一聊,而理事长帮我把你约过来这里而已。”

    “你……”天海圭久十分惊讶,似乎是想要问我何德何能能够让理事长约我。

    “目前我是在绫小路集团工作,在这所穗见高中里面,我可以算是理事长的代理人。”

    天海圭久微微张开嘴,没想到我的身份竟然是这样,也没有想到理事长竟然会让一个高中生成为自己的代理人。

    我把我的身份说得有些夸张,自然是为了抬高自己,让自己在同一个高度与天海圭久谈话,以免他以高高在上的态度轻视我。

    天海圭久花了一些时间才接受我的身份,他深呼吸一口气微微点头。“那好,你想和我谈什么?”

    “昨晚的事情。”我没有遮掩,开门见山的说道。

    “……”天海圭久脸上露出猜到了的表情,他起身打算离开。昨晚的事情他可不想和我谈,他已经在压抑自己的怒火,只是不想在理事长的办公室里面吵架而已。

    “天海先生别急着离开……”我开口挽留他。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天海圭久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怒火,“你背叛了我的女儿,我别以为你有绫小路理事长帮你撑腰我就会原谅你!”

    “我没有奢求得到天海先生的原谅,我只是想要与你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事实是什么我早已经清楚,拜托你别浪费我的时间,我可没有你那么悠闲!”

    我禁不住笑起来,“天海先生似乎是忽略了一件事,不管你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对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不奢求得到你的原谅。你难道不想知道,即便是这样我还要约你谈话的理由吗?”

    天海圭久愣了下,他没有迈动脚步朝门口走去,而是扭头皱眉疑惑看着我,如果我不说出让他信服的理由,估计他会掐断我的脖子吧。

    “之所以约天海先生过来,我是为了修复天海先生和天海学姐之间的关系。”我把我的目的说出。

    “哼,这样的事情与你无关吧!”天海圭久很是不屑。

    “没错。这件事的确是与我无关,但我和天海学姐是朋友,以前的每一天都是她给我准备午餐便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昨晚见到天海学姐做出个错误的决定,所以我认为自己有必要帮她做点事情。”

    这样的话语让天海圭久忍不住暴怒起来,他很是没有形象的伸手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就是这样报答冰音的吗。分明是与她订婚了,但你竟然背叛了她,这样一件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原谅你!”

    我把美树打印出来的资料拿起递给天海圭久。“这是从警方那里得到的资料,我相信这份资料可以证明我的清白,那晚上我只是没地方住而已,而女老师好心收留我,她则前往了朋友家留宿,并没有留下来和我在一起。”

    疑惑看了我一眼,天海圭久接过资料认真的查看。

    他认认真真把资料看了好几遍,然后抬起头再次朝我看过来,很显然,他相信了这份资料。

    但是,他还有着疑问,“我记得我给了你家里面的钥匙吧。既然你没有地方住,为什么没有去找冰音?”

    我点点头,我等着他询问这个问题呢,“天海先生。这就是我要给你说的第二个事情,其实我和天海学姐并非是恋人,我们是假情侣。”

    听到这样一件事,天海圭久瞳孔紧缩。显然是被这样的事情吓得不轻。

    “你,你们……”他从傻愣中回过神来,感觉自己被耍了那样,他整个人陷入暴怒之中。“你们两个混账实在是太离谱了!”

    他又是要走,似乎是打算找天海冰音愤怒的咆哮一番。

    面对愤怒的他我很是平静询问,“事情已经发生了,天海先生愤怒也没有用,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天海圭久再次愣了下,他恶狠狠朝我看过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冰音是接受你的怂恿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即便是乱来也要有个限度,你们,你们实在是……”

    他又是想要大骂,而我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实在是愤怒不起来,而是觉得好笑,“作为父亲的天海先生,难道不能够找找自己身上的原因吗?”

    “怎么,你也认为我有错吗?”天海圭久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我,“你还是个男孩,还不懂得作为男人的辛苦,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家受了多少苦和累吗,你知道我为了让家里人过上好生活。我……”

    “抱歉。”我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你受了多少苦和累,我只知道这是你作为父亲与家长的责任,天海学姐的性格虽然有些冷,但是她的料理手艺十分的好,家里面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她是个很自立的女儿,应该没有给天海先生添过什么麻烦吧。”

    “学姐想要的是什么呢,或许是一个道歉吧,或许是一个脾气好一点的父亲吧,或许是在搬家的时候征求一下她意见的态度吧……”

    我说出这样的话,让天海圭久有暴怒的冲动,作为一个外人的我,竟然这样议论他家里面的事情,这让他很是不爽。

    可是,他的问题被我说中了,神情紧绷的他最终泄气了,十分无奈且颓败的重新坐回沙发上,“然后呢,你把我约过来这里说上一通,究竟是想要怎样?”

    他终于妥协了,我心里面长长松了口气,“我的目的是什么刚才我已经说了,虽然有些失礼,但我要做的是让天海先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天海先生明白自己的错误了,自然也就知道该怎样了。”

    没等天海圭久说些什么,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