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91、但那里没有我的朋友
    这个时间应该上课了,也不知道是谁过来了。

    疑惑的我走去把门打开,结果看到了神情冰冷且柔和的天海冰音。

    “学姐过来了啊。”我禁不住笑出来,她过来得刚刚好呢,“既然学姐过来了,那我离开吧。”

    “学弟可以留下来。”我想要走,但天海冰音伸手揪住我的手臂。

    我朝她的脸上看去,我看得出。现在的她需要勇气。

    人在生气的时候只要有愤怒就够了,但安安静静坐下来谈话的话,需要的是支撑整幅身心的勇气。

    既然如此,我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微笑朝天海冰音看去,“刚才的谈话,学姐都听见了吗?”

    “听见了。”天海冰音点点头,“真的很谢谢学弟。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是我自作主张了,有些话应该由学姐来说比较适合。”

    “不,学弟来说更加适合。”

    简单聊了几句,我们俩一起走进办公室里面,我们刚才的对话天海圭久已经听见。

    如今见到我们俩,天海圭久有些尴尬,他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理由了。

    “那天,我真的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所以耽误去医院了,可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家过上好生活。”天海圭久率先开口,他说出的应该是没有见到奶奶最后一面那天的事情。

    “爸爸为家里做出的努力与辛苦我都知道,只是,如同学弟刚才说的,爸爸欠奶奶一个道歉,我从未埋怨过爸爸,只是爸爸一直以为我是在埋怨你,爸爸的脾气过于火爆,我一直未能与你好好交流。”

    天海冰音没有选择坐下,她站在沙发旁边,弯腰朝天海圭久深深鞠了个躬,感谢父亲这么多年以来的辛苦和努力。

    “我……”冰冷的女儿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脾气火爆的天海圭久有些手足无措,“我,我也是很自责和后悔,我不止一次在奶奶的墓碑面前痛哭流涕,所以……”

    说着,天海圭久擦了擦鼻子,声音变得哽咽,显然是心里面泛起了后悔的苦楚。

    听到这样的话语,天海冰音极为难得的微笑点头。

    见到自己女儿竟然朝自己微笑了,天海圭久有些兴奋,“关于搬去北海道的这件事,我的确是武断了一些。没有征求你的意见真是抱歉。”

    天海冰音微笑摇头,两人就这样聊了下去。

    见到他们聊得很是愉快,我觉得自己有些多余,禁不住想要偷偷离开。

    然而。我刚走到门口便被天海圭久发现了,他冲着我微笑,“关于刚才的事情,我还没有向宋佑诚同学道谢呢。”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打算朝我鞠躬,而我极为不喜欢鞠躬这样的行礼方式。

    我赶紧摆摆手示意她别鞠躬,“天海先生不必这样,刚才我无礼的说了很多话语,我还希望得到你的原谅呢。”

    天海圭久微笑看着我,对于这样的我,他显然是高看了几分,不像是以往那样不屑了。

    天海冰音没有在意我,这家伙毫无预兆的开口说道。“我想搬去与优奈姐住一起,希望爸爸能够答应。”

    虽然天海冰音说出希望爸爸答应这样的话语,但是,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自己的女儿似乎还没有变,依然如同往常那样的倔强,天海圭久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想要发怒,见到他这个模样我的头皮有些发麻。

    如果他开口咆哮的话,那我刚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啊!

    纠结了下。天海圭久有些无奈的点头答应了这件事,但他有些不死心的说道,“其实北海道那边的环境很好,不管是居住的房子还是学校……”

    天海冰音有些冷漠的开口打断。“这世界上有很多很好的地方,但那里没有我的朋友。”

    这样一句话没有让天海圭久惊讶,倒是让我惊讶得把嘴张大了,这样一句话。简直不像是天海冰音说出的啊,这家伙哪有什么朋友啊?

    当然,不管是我还是上衫优奈都是她的朋友,就连千岛心悦也渐渐与她变得熟络。不再是一见面就吵架了。

    天海圭久朝我看过来,他显然是觉得天海冰音留下来是为了我。

    因为刚才的事情,他对我的看法改变了一些,但我有些受不了他的眼神,他似乎是想要把我看透,担心我会伤害到他的女儿那样。

    “我觉得我还是离开比较好,你们继续聊聊吧。”不顾天海冰音的挽留,我转身便走。

    “那小子有些靠不住的感觉。”我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听见天海圭久这样评价了我一句。

    这样的话语遭到了天海冰音的反驳,“爸爸可不可以别在学弟背后说这样的话语,何况,你没有资格评论他。”

    女儿的胳膊竟然往外拐。天海圭久忍不住低吼了句。

    天海圭久的脾气很是火爆,而作为他女儿的天海冰音,她的脾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似乎吵起来了,我头痛万分。不想去当救火员了。

    离开办公室,我没有走多远便遇到了美树,她似乎专程在等待事情的结果。

    见到我,她朝我投来询问的眼神。“怎样了?”

    “坦白了,对我的误会也解除了,他们父女俩应该也改变了一些。”我这样回答。

    “那就好。”美树点头转身离开,她似乎是松了口气。

    我微笑没有说话。加快脚步与她并肩行走。

    美树可不想与我走在一起,她快走几步把我甩在了身后。

    已经是上课时间,美树进入了教师办公室,而我没有返回教室上课,而是往小白部活动室走去。

    活动室里面没有人,只有小白狗孤零零在玩着一个球。

    见到我过来,它丢下球一溜烟跑到我脚边磨蹭。

    这家伙过来东京好一阵了,它长大了一些。不像是之前那样小小萌萌的模样了。

    “话说小千啊,等你长大一些,心悦酱的背包装不下你了,那时候你该怎么混入学校呢?”我问出这个问题,小白狗疑惑看着我,它可听不懂我说出的话。

    “到时候再说吧,对吧。”摸了摸它的脑袋,我陪着这小家伙玩了一阵。

    应该是与父亲结束对话了,所以天海冰音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告诉她我在小白部活动室里面,她表示自己马上便过来。

    一会,活动室的门被敲响,天海冰音轻轻拉开门。见到活动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她竟然微微有些脸红。

    “学姐是特意过来感谢我的吗?”我微笑询问她。

    “我是来警告你,以后别自作主张做这样的事情了。”天海冰音关上门,故意板着脸这样说。

    我微笑点头,“就算我还想要做这样的事情,估计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或许吧。”天海冰音轻声感叹,她松了口气,“学弟的所作所为,真的让我非常感谢。”

    “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关键在于你们父女之间的感情,其实你们的内心是想要友好相处,如果不是这样,即便我把嘴说烂都没用。”

    天海冰音没有在意我的自谦,她在我身旁坐下,伸手摸了摸被我抱在怀中的小白狗。

    她像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以后的话,虽然与学弟并非是未婚夫妻关系了,但是,学弟的午餐便当还是由我来负责,好吗?”

    说这句话的天海冰音,没有让我觉得暧昧,我没有认为她是喜欢上我所以才会这样决定。

    如同她刚才在理事长办公室说的,她是把我看作是朋友,所以才会这样这样决定吧。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好奇询问了句,“现在的学姐高兴吗,快乐吗,幸福吗?”

    这样的问题让天海冰音微微愣了下,她扭头朝我看过来,微微点点头。

    轮到我松口气了,“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