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299、这样会把雪奈害了你知不知道
    从兜里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来电。

    看了看眼前气呼呼的凉宫熏,我疑惑的接通陌生来电。

    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且气恼的声音,“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这样变态……”

    我下意识走到门外扭头往隔壁房子看去,我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严实,我能够看到我房间里面站着一个人。

    给我打来电话的人是神田琪,估计她也是听说了什么事情。然后一大早的进入我房间找寻证据吧。

    我还真是低估了观月唯和美树的乱来举动,也低估了女生看穿谣言的能力。

    不过,神田琪已经在我房间找到了观月唯她们故意陷害我的证据,现在不管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吧。

    但我还是尝试着解释,“神田姐,其实……”

    听到我的声音,听筒里传来哼的一声,然后电话便挂了。

    那两个死家伙竟然用这样的办法拖我下水。我就是不趟这趟浑水!

    我直接找到神田英子的电话号码,然后编辑短信发送过去,我要让神田琪麻烦缠身顾不得找我的麻烦!

    快速发完信息我回到屋子里,凉宫熏那大明星依然气呼呼。

    “聪明的你这么容易便被欺骗了吗?”我好笑的询问她。

    “你个笨蛋笨死了,你以为我是为了那种无聊的事情生气吗,我是在为发生这样的事情而生气,你这坏蛋怎么老是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原来凉宫熏是站在我这边,她是因为观月唯说我怎样怎样所以才会生气。

    我忍不住高兴的捏了捏她鼓起的腮帮,“别想那么多,不靠谱的观月老师想要坑我,但我不会轻易的狗带,放心吧。”

    “哼!”凉宫熏依然不高兴。

    “走吧,今天我不想料理早餐,我们出去吃吧。”

    “你请客!”

    “当然。”

    与凉宫熏往学校走去,途中我请她吃了顿早餐,这家伙真把自己当我妹妹一点都不客气,可惜她没有喊我为欧尼酱,让我很无语。

    抵达学校,七濑真希那个眼镜妹开着小绵羊摩托车从身后出现,见到我和凉宫熏,她停下车把车交给了我,她很是没心没肺的撇下我,与凉宫熏一起上楼去了。

    我哭笑不得的推着车走去停车的地方停放。

    刚把车放好,我兜里的手机又振动起来,掏出一看是观月唯打来的电话。

    知道她为什么给我打电话,我心情很是不错的把电话接通。

    观月唯咆哮的声音从听筒里面喷涌而出,“小子你想过后果吗,你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干净利落的回答,“但这就是观月姐你逼迫我的后果!”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样不通情达理啊,你不喜欢小琪没关系,你这样会把雪奈害了你知不知道?”

    “这件事和雪奈有什么关系?”我有些搞不懂情况。

    “小琪是雪奈的姐姐啊,她们是一家人。姐姐发生那样的事情,你觉得雪奈不会受到影响吗?”

    “应该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吧……”我开始有种心虚的感觉。

    “哼,你自己看看会怎样,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气恼的观月唯挂了电话。对于这样一件事她可谓是十分的生气,而我接到这样一个电话,心里面变得有些莫名的不安。

    往教学楼走去的时候,我遇到了千岛心悦。

    千岛心悦和神田雪奈可是住在一起,平时都是两个人一起上学,但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走在路上。

    神田雪奈哪去了,我疑惑的朝千岛心悦走去。

    见到我过来,千岛心悦担心被别人看到我们走在一起,她不着痕迹的白我一眼,然后加快脚步上楼去。

    既然如此,我只好掏出手机给她发信息询问。

    千岛心悦回复的内容很简单,神田雪奈回家去了。

    见到这样的回复我心里面一跳。赶紧拨打那萌萌家伙的手机,也不知道那家伙是在做什么,她没有接听电话。

    事情演变到这样一幕,我心里面更加的不安了。

    即便我再怎么不安,我也不能够跑神田雪奈家里面去,现在我能够等那家伙的消息了。

    上楼进入班里面,看着前面空荡荡的座位我心里面更加的不舒服。

    煎熬一般的度过了两节课,观月唯出现在了教室门口。她朝我看了眼然后径直越过教室门走开,我赶紧起身往外面走去。

    观月唯进入了理事长办公室里面,自从理事长让我们给学校出谋划策之后,她几乎都不来学校了。所以理事长的办公室我们可以自由出入。

    我跟随进入办公室里面,观月唯的脸色铁青她没有说话,而是打开手机给我听一段录音。

    录音是观月唯与神田琪通话的时候录下的,两人正在电话里面说话。而神田琪家里面那边突然爆发剧烈的争吵。

    神田英子与丈夫的意思是把神田琪送回老家那边让她好好‘休养’一番,这样的事情神田琪自然不会同意,争吵之中,似乎还夹杂着雪奈的哭泣声。

    录音没有持续多久便戛然而止。也不知道争吵的结果变成了怎样。

    我朝观月唯投去询问的眼神,而这个身着职业装的家伙露出严肃的神情对着我,“现在的话,佑诚君知道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了吗?”

    虽然我心里面很是担忧,但我没有觉得我自己做错了,“昨晚我提醒过观月姐和美树姐,是你们逼我做出这样的举动,事情变成这样可怨不得我。”

    “那你什么意思,怨我咯?”观月唯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好吧。”我朝她摆了摆手,“现在不是纠结谁对谁错的时候,现在应该是怎么让雪奈不受到这起事件的影响才对。”

    观月唯更加气恼的瞪着我,“你只想着你的雪奈。小琪怎么办啊?”

    “这样的事情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她自己的错啊,她把错误改正之后就没事了!”

    “她一出生就是过错误,她的性别错了,这该怎么改正?”

    观月唯与我针锋相对。我见鬼了那样看着她,“观月姐是笨蛋吗,在这个时候你竟然支持神田姐?”

    “我就支持小琪,不行吗?”观月唯的眼神充满了挑衅。

    “没有人说不行。既然你支持她,那你应该回应她的喜欢,在这样的时候与她私奔才对,而不是冲着我发怒!”

    “别把事情说得那么轻巧。佑诚君知道伏尔泰说过的一句话吗,我坚决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这就是我对待小琪的态度,每个人都是自由的,懂吗?”

    这样的事情我们以前争辩过,如今我朝她摆摆手不与她争吵,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

    “事情已经决定了。”观月唯气愤且懊恼的说道。“她们老家那边有个有名的医生,小琪必须回去老家接受治疗,担心小琪半路上逃跑,雪奈被父母安排一同返回老家,现在你这个混蛋满意了吧?”

    观月唯狠狠刮了我一眼,现在的她十分不爽。

    “然后呢,观月姐做了什么,在等待奇迹发生吗?”我好奇询问。

    “我能够做什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神田英子是多么的讨厌我,这就是我找你把事情告诉你的理由,虽然很不爽,但小琪被送去治疗或许是件好事。可惜雪奈成为了牺牲品……”

    这家伙知道我很在乎雪奈,所以故意把这样的事情告诉我,为的是刺激我。

    “让雪奈陪神田姐回老家,神田英子就不担心耽误她的学习吗?”我忍不住嘟囔了句,遭遇这样的事情,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马上就是暑假了,有什么大不了,更何况老家那边也有很不错的学校,如果小琪一时半会治疗不好的话,说不定雪奈会转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