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06、欧尼酱,过来我们这里吧
    继续聊了几句,对我创业感兴趣的美树表示她会绝对服从我。

    得到这样的回答,我心里面可以说是十分的高兴。

    而在房间外等待的观月唯已经是十分的不耐烦,我和美树说话的声音不大,那家伙应该什么都没有听见,她按捺不住正急促的把房间门敲响。

    “喂,你们两个究竟是在聊什么啊,你们该不会是背着我在偷情吧。你们两个混蛋,再不开门我就恨死你们了!”

    听见观月唯焦急的嚷嚷声,美树起身走去打开房间门。

    房间门打开,观月唯快步进入房间里面,焦急的她伸手掀开美树的衣领往里面看,想要检查一下美树挺翘的胸前有没有被我留下奇怪的痕迹。

    对于观月唯这样的举动,不管是美树还是我都极为的无语。

    “别做出这样奇怪的举动啊!”美树忍无可忍,给了观月唯脑袋上一记手刀。

    “嘿嘿。我就看看而已。”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观月唯挠着脑袋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美树姐和观月姐你们两个人聊,我先去洗澡了。”把观月姐丢给美树,我从衣柜里面拿出衣服离开房间进入浴室。

    进入浴室浸泡在浴缸之中,我浑身上下的疲惫被温热的洗澡水带走。

    宛若是被一个温软的怀抱拥抱着,我舒服得快要睡过去。

    我在浴缸里面浸泡了好一阵,观月唯那家伙竟然门也不敲的破门而入。

    我被她吓了跳,赶紧把毛巾拉扯过来在腰间围住,见到我慌张的模样,这个没心没肺的大姐姐咯咯笑得很是开心,她成功报复了我。

    “进来你就进来,麻烦观月姐你把浴室门关上好不好,我可没有打开门洗澡的习惯。”我忍不住怨念了句。

    “没关系,美树上楼去了,而房子里面没有其他人了,佑诚君别担心。”观月唯不顾浴缸边缘湿漉漉,她在一旁坐下,伸手轻抚了下我的脑袋,“雪奈的离开让佑诚君很伤心吧,佑诚君和美树一起创业究竟是为了什么,钱吗?”

    “嗯。”我点点头,给出模糊的回答。

    “你们这样能够赚多少钱啊?”观月唯有些担心我走错路了,“佑诚君真想挣钱的话,应该走其他的道路,比如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去开发软件什么的也不错嘛。”

    我仰起头朝她笑了笑,没有解释我那样创业的原因。

    “你肯定是有着其他的目的,对不对?”

    “嗯。”我依然是以敷衍的答案应付观月唯。

    她被我这样的态度气得有些咬牙切齿,但她轻轻叹了口气没有朝我发怒,“你这小子啊,真是不知道让我说什么,你都已经说出来了。你创业与理事长有关,目的肯定是为了帮助理事长了。”

    “穗见高中的事情就麻烦观月姐了。”我朝她微笑。

    “哼,轮不到你来拜托我。”观月唯白我一眼觉得好奇,“话说。佑诚君和雪奈之间会怎样呢?”

    “什么怎样,我听不懂观月姐说的话。”

    “别装作听不懂,雪奈明天就要离开了,佑诚君真的有挽留她吗?”

    “她只是陪姐姐回老家治病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小琪才没有病,她只是性别错误了!”

    “……话说,她喜欢的人是你,这样一件事,观月姐打算怎么办呢?”

    观月唯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其实对于神田琪的事情,她肯定也是极为的无奈。

    她不说话了。我也没有说什么,雪奈只是暂时离开而已,又不是真的与我分开了,这样的事情不值得烦恼。

    观月唯呆呆坐在浴缸边缘,或许是因为我刚才的询问让她有些失神。

    我禁不住伸手拍了拍她,想要提醒她别做在浴缸边上思考问题。

    然而,这个正在思考问题的家伙被我吓了跳,她浑身一颤从思考之中退出了。本来浴缸边缘很窄,她颤抖的时候失去平衡,竟然整个人跌落进入浴缸之中。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正在浴缸里面泡澡的我弄得满头都是水花。

    这还不是让我郁闷的事情。让我郁闷的是观月唯整个人坐在我身上。

    这家伙浑身上下瞬间湿透,她气恼的朝我挥舞拳头认为是我把她拉下水,“真是的,想要我和你一起洗澡就说嘛。这样的事情我又不是不会答应。”

    “谁要和你一起洗澡啊,你赶紧给我出去,不然美树姐看到误会可就大了!”我黑着脸一把将她推出浴缸。

    “哼,小屁孩一个害羞什么啊?”观月唯不想走。她对我很是不屑,当然,虽然是不屑,但浑身上下湿漉漉站在浴缸旁边的她,用很怪异的眼神在看我,像是看猎物一样。

    我刚想骂她一句,没想到美树出现在浴室门口,她黑着脸朝我们看过来,“我说,你们两个是在做什么,洗澡吗,把我也算上吧。”

    听到这样的话语。观月唯没心没肺的咯咯笑个不停,我被美树这种电灯泡的介入充满了无语。

    如果我和观月唯真的要一起洗澡,也不知道美树会不会真的要加入。

    不过,我和美树的关系也是极为的亲密。之前的我们俩可是差点发生关系呢。

    美树进入浴室瞄了眼躺在浴缸里面的我,我整个人凌乱不堪的紧捂着腰间的毛巾朝她们挥手,真是的,这里可是浴室。正在洗澡的我可不是观赏物啊!

    好在美树没有观月唯那样乱来,理智的她把笑弯腰的观月唯拉走了,并且把浴室门给我带上了,我还真是对那家伙感激不尽。

    两人离开之后。我迅速从浴缸里面爬起来,担心观月唯再次闯进来,匆匆忙忙的擦洗了下我快速把衣服穿好。

    回到房间,之前吃了一份杯面的我有些饿,再次泡上一份杯面,我打开电脑打算计划一些事情。

    期间我收到神田雪奈发来的短信,她说音乐盒她很喜欢,并且还发来一个亲亲的表情。那个萌萌的家伙真的是越来越胆大。

    我拿起手机与她发了一会信息,她和姐姐明天一大早便出发,老家那边有着一个阿姨,她示意我别担心。

    即便我担心也不能够对她怎样,我只好祝福神田琪那家伙能够赶紧好起来。

    只是,那样一种情况真的能够治好吗,应该说,那样一种情况真的是病吗?

    我禁不住想起了那晚上神田琪说的梦话,她分明是梦见了王子什么,那家伙或许不是个蕾丝边吧,或许她只是对观月唯的感情比较特殊也说不定。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测。神田琪不说,谁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样。

    明天一大早要出发,神田雪奈必须比平时间更加早休息,所以我们俩没有聊太久。

    放下手机之后,我继续忙碌了一番,观月唯和美树没有来夜袭我,而住在隔壁的凉宫熏又是用毛绒玩偶击打我的窗户。

    我把窗户推开,楼上窗户上探出两个笑嘻嘻的脑袋来。

    “佑诚君怎么没有过来小熏这里,佑诚君该不会是在为了神田同学的离开而哭泣吧?”七濑真希那个眼镜妹这样说道。

    我对那家伙很是不爽,“我说眼镜妹,你怎么老是不回家去啊,你这样赖在别人家里多么的失礼你知不知道?”

    被我称呼为眼镜妹,七濑真希很是不愉快,“佑诚君才失礼呢,我是得到小熏的同意才住下的,难道我要征求你的同意吗,哼!”

    凉宫熏没有在意争吵的我们,她朝我挥了挥手,“欧尼酱,过来我们这里吧。”

    那家伙让我过去她们那里做什么,她们笑得很甜,像是有阴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