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09、你赢了我会答应你任何要求
    没多久,前方街角出现一辆豪车。

    我认得出那是森下丽香的车子,我快步走过去好让她看见我。

    森下丽香很快便看到了我,她停下车从车窗里伸出手示意我上车去。

    打开车门我在副驾驶位置上坐下,没等我把安全带系好,一如既往戴着墨镜的森下丽香朝我询问,“佑诚君能够陪我去个地方吗?”

    即便她戴着墨镜,但我还是能够看出她的神情有些焦急。她看起来并非是想要与我聊天,而是急着要前往某个地方。

    见到我疑惑的眼神,森下丽香快速解释了下目前的情况,“我本来打算是过来与佑诚君好好聊一聊,但刚才接到个电话,我必须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我一起去的话没有关系吗?”我好奇这个问题。

    “应该说,佑诚君一起去的话才没有关系。”

    森下丽香这样说让我更加的好奇了,“森下小姐究竟要去处理什么事情。莫非是有危险,所以才想要把我带上?”

    “或许会有危险……”森下丽香略显尴尬了点点头,她不忘叮嘱我一句,说是这件事千万别告诉凉宫熏。

    既然她有危险,我自然是不能够坐视不理。

    把安全带系好,我打算与她一同前往。

    有我在一旁森下丽香安心了几分,她开车往前走去,开口告诉我她要去处理什么事情。

    因为凉宫熏没有灵感打造自己的新专辑,她也听从了我的建议体验普通人的生活,森下丽香因此拒绝了很多商演的合约。

    虽然大多数合约只是口头协议,即便违反了也不用赔违约金,只是这样出尔反尔的举动让某些人很是愤怒。

    森下丽香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上门道歉。

    而她之所以害怕的理由,原因是日本的很多企业都是由某些社团所控制,很多的社团都是带着一些黑帮色彩。

    法律承认那些社团的身份,而且他们有着自己的规矩不会乱来,但是让他们生气了的话,他们不乱来才奇怪,毕竟他们可是黑帮啊!

    凉宫熏本来有着好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以前森下丽香用那些保镖考验过我。

    但现在凉宫熏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森下丽香把那几个保镖辞退了,如今遇到这样说事情,恰好她又来找我,森下丽香理所当然的把我带上一起,希望我能够保护她的安全。

    车子往前开,很快便停靠在一处奢华的酒店门口。

    森下丽香领着我往酒店里面走去的时候,她叮嘱我待会跟在她旁边不要说话。

    我点头表示明白,即便森下丽香不叮嘱我,我也不打算说什么,毕竟在这样的事情我开口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只需要当好我保镖的角色就行。

    进入一个装潢很是古典的和室里面,对方还没有过来,森下丽香领着我在榻榻米上坐下。

    她摘下墨镜神情有些紧张。虽然现在是平野同学假扮凉宫熏在对外发布一些消息,但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我问过森下丽香。

    平野同学长得与凉宫熏很是相像,平野同学代替凉宫熏演戏没有问题,但是唱歌演出的话。平野同学可没有一副天才嗓子,她一开口便会穿帮。

    惴惴不安的等待了好一阵,和室的门被拉开有人走进来,森下丽香赶紧起身迎接对方。

    有好几个拎着公文包的男子走进来,让我没想到的是,为首的男子竟然是我认识的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观月唯的父亲!

    我很久之前便知道,观月父亲是某个黑色社团的干部,准确来说他们一家都是为某个带有黑色色彩的社团工作。

    观月唯之所以没有听从他们的工作安排,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不想进入社团里面工作。

    想不到我和观月父亲会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见到他我有些尴尬,而观月父亲也发现了我。他愣了下,搞不懂我怎么在这个地方。

    他很快便回过神来,一如既往的板着脸在榻榻米上坐下。

    森下丽香发现了观月父亲发愣的一瞬间,她有些惊讶的回头朝我看了看,知道我和观月父亲存在一些关系。

    现在可不是解释的时候,森下丽香按捺住心里面的好奇,她跪坐在榻榻米上弯腰朝观月父亲道歉,“观月先生真是抱歉。熏的身体不适不能够如约参与演出,真是万分抱歉。”

    虽然观月父亲满脸凶恶,但他没有怎么为难森下丽香,“身体不适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能够理解,但是约定了的事情毕竟是约定,熏的身体这个月不适,等下个月她好起来的时候再履行约定。如何?”

    弯着腰的森下丽香不着痕迹的朝我看了看,似乎是想要我帮忙做决定。

    凉宫熏现在的状态呢,她像是当腻了大明星,正享受普通人的生活。让她再去参加一些商业演出的话,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不过,下个月就是暑假了,那家伙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做吧,唱歌是她的本职,去唱唱歌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快速朝森下丽香眨眨眼睛,表示那家伙不会有问题。

    有了我的提示,森下丽香很是干脆的答应了下个月的演出计划。

    这时候,服务员将酒水食物之类的东西端上来,违反了约定的森下丽香拿起白瓷酒杯自罚了三杯。

    她这样痛快的举动让观月父亲很是满意,当然,观月父亲一直都是紧绷着脸。看起来随时会发怒暴走打人。

    他们两人相向而坐边吃边聊,森下丽香分明是喝不了酒,但她一连喝了好几杯,这样子的她看起来还真是辛苦。

    酒过三巡。他们聊得差不多了,观月父亲把眼神投向我这边,“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森下小姐怎么把他带在身边?”

    “这位是我的临时保镖。”喝了酒的森下丽香脸颊上满是红霞。她有些醉,实话实说的告诉了观月父亲我的身份。

    “临时保镖?”观月父亲颇为玩味的看着我,“怎么看他都是个高中生吧?”

    “没错,他是个高中生。但他也是来自中国的武术高手。”

    “中国的武术高手,有意思。”观月父亲露出个阴险的微笑,“森下小姐,让你的临时保镖展示一下中国功夫,给我们两人助助兴,怎样?”

    森下丽香朝我投来询问的眼神,我知道她没有拒绝的权力,实际上观月父亲之所以提这样的要求。根本就是冲着我来。

    我点头站起身,观月父亲朝他身旁的一个健壮男子挥了挥手,“我这边有位学习空手道的同事,你们代表各自的国家切磋一番,这样才有看头。”

    森下丽香紧张了,“观月先生,佑诚君只是一个少年人,他还是个孩子……”

    观月父亲浑然不在意,“既然森下小姐把他带过来当保镖,那他就要有保镖的觉悟,你过来之前猜到我会原谅你吗,而不是会拿枪对着你吗?”

    这个板着脸面容不善的男人从腰间掏出一把黑色的枪放在桌子上。

    见到枪。森下丽香被酒精熏红的脸颊瞬间变得煞白,整个人陷入不知所措之中。

    而我皱起眉头,我低估了观月父亲的危险程度,虽然他们的社团被日本的法律承认,但是他们做出的很多事情其实已经超越了法律的界限。

    而凉宫熏竟然被这样的社团邀请去演出,我心里面瞬间燃起怒火,“切磋一事我可以答应,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观月父亲猜到我会提要求,他很是霸气的说道,“你赢了我会答应你任何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