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13、美树姐希望我小心一点吗
    美树并非是因为贴心所以才送我去吃饭,其实是因为她晚餐没有吃饱而已。

    我们在一处餐厅里吃着东西的时候,她接到观月唯打来的电话。

    即便美树已经留下了便签,但观月唯还是询问美树跑什么地方去了,美树自然是没有告诉观月唯她和我在一起,她说是朋友找她。

    观月唯没有在意。聊了几句之后她挂了电话,然后给我打来。

    我拿起手机无语的朝美树摇晃了下,美树白我一眼,她没有在意,低头吃她的食物。

    接通观月唯打来的电话,她颇为得意的嚷嚷。“臭小子你死哪去了,一天都没有见到你的人影,美树今晚或许不回来,你赶紧回来吧,我给你暖床先。”

    坐在我身旁的美树,她自然是听见了观月唯说出的话语,她有些恼怒,伸手在我腰间掐了一把。

    “观月姐别开玩笑了,你也很累赶紧休息去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不回来你去哪里?”观月唯幽怨万分,“你该不会是找你妹妹去吧,好吧,不管你了,不过你解释一下今天为什么会遇见我父亲的事情,他突然对你很有好感,你这样让我很尴尬啊!”

    “这不是观月姐希望看到的吗?”我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我只是和你玩玩而已,而我父亲估计是想要我们结婚啊!”观月姐焦急的嚷嚷起来。

    “你急什么,你的千岛学姐不是说要帮你搞定这件事吗?”

    “那家伙不靠谱,或许她只是说说而已。”

    “你也知道她不靠谱啊!”

    我大笑起来,惹得观月唯更加是怨念,我没有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观月唯气得半死,她大骂了我好一阵才挂了电话。

    吃饱肚子离开餐厅的时候,美树没有选择开车了。

    我开着载着她。在她的指引下往绫小路家族旗下的公司走去。

    当我们抵达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楼下面,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美树找了个监控探头监视不到的地方与我一起躲起来,然后拿出一个望远镜看向那座大楼。这家伙看起来很有犯罪经验啊!

    大楼下面没有多少个保安在巡逻,看起来安保工作并不严密。

    但进出大楼的人需要刷卡,所以没有卡绝对是没办法上楼。

    “看来这个任务有些难啊。”我觉得有些头痛,“我们直接把大楼的电源切断,然后摸黑上楼……”

    “没有电源怎么植入数据?”美树扭头过来白我一眼,她比我懂电脑上的事情。

    “咳咳……”我有些尴尬,“我们摸黑上楼直接把电脑砸了,或是把硬盘取下来吧。”

    美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理事长之所以把这件事交给我们。因为她信任我们,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然她会很麻烦。”

    “U盘里面的东西,只是用于扰乱那个公司数据库的东西,那公司的数据库崩溃之后,看起来会像是一场意外。而不是某人有意制造的事故,而你的做法根本就是给理事长惹祸上身,就算他们不知道是谁做出这样的事情。但他们绝对把怒火朝理事长发泄!”

    听到这样的话语我愣了下,我还真的不知道理事长的处境是这样的艰难。

    绫小路家族里面的其他人真的是坏透了啊,他们不同情理事长和绫小路咲咲那对孤儿寡母。竟然还不时冲他们发泄怒火!

    我气愤起来,也认真起来对待这件事,仔细的观察那栋大楼。“好像送外卖的人不用刷卡便可以上楼去。”

    “没错。”美树点点头,“要不你假扮成为外卖小哥进入大楼里面吧。”

    “这个可以。”我点点头觉得郁闷,“这么晚还有人点外卖,你们日本人一般要加班到几点啊?”

    “零点下班是经常的事情。”美树这样说了句。

    我打了个寒颤,“这也太离谱了吧,怪不得电车上那么多人睡觉,怪不得日本的自杀率那么高,怪不得压力那么大!”

    美树理所当然的说了句,“毕竟男人是一家之主。需要努力赚钱维系整个家庭的运转才行。”

    日本的女人大多数结了婚便不工作直接成为家庭主妇,如果结了婚还工作的话,别人会说些闲言碎语。说是家里的男人赚不到钱,需要女人帮忙什么的。

    这样的事情我听说过,如今我更加是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男人整天在公司里上班。而女人整天待在家里面,男人下班回来累得不行,哪有力气做其他事情啊。所以家庭主妇们的出轨率很高。

    胡思乱想一番,我和美树开始制定潜入计划。

    潜入大楼里面不是什么难事,问题在于怎么把U盘里面的东西植入公司内部没有联网的电脑数据库里面。

    让我用电脑看小电影我没有问题,但是植入数据我就犯难了。

    我假扮成为外卖小哥不会吸引什么人的注意力,但美树这个漂亮的家伙假扮成为外卖小妹的话,绝对十分的吸引眼球。

    而我们的计划最不能够的就是吸引眼球。

    “等他们都下班了我们再潜入公司里面怎样?”我提出另外一个思路。

    “下班之后安保肯定会升级。到时候怎么潜入?”美树又是白我一眼。

    “唔……”被三番两次的打击,我郁闷得不轻,我仔仔细细的盯着那大楼的门口,见到有不少人进进出出我想到个办法,“我假扮外卖小哥潜入公司里面,然后顺手牵羊偷一张证件出来怎样,美树姐有没有发现,门口的保安对于胸口佩戴卡片的人不但不检查,几乎看都不看。”

    “嗯。”美树点点头。“他们太信任机器了,准确来说应该很久没有发生潜入公司的大事件,所以他们变得松散,这个办法可行。”

    “但是……”我皱起眉头,虽然美树答应了这个办法,但我还是觉得不靠谱,“美树姐知道那公司电脑数据库在什么地方吗,如果不知道需要花时间寻找,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吧。”

    听到我这样说,美树朝我露出个得意的笑,“我曾经在这个家公司里面工作过一段时间。”

    听到这样的话语,我整个人凌乱不堪,美树竟然要坑自己的老东家,这家伙还真不一般的不靠谱。

    也难怪,因为是在这里工作过,所以她才知道理事长经常被为难的事情吧。

    “那我现在立刻去附近找一份外卖的工作。”我起身打算离开。

    “诶……”美树一把将我拉住。

    “美树姐希望我小心一点吗?”我回头朝她微笑。

    她白了我一眼,“我想提醒你,千万别给我偷一张男人的证件出来,记得偷与我脸型差不多的女性证件。”

    原来这家伙是为了叮嘱我这样的事情,我颇为郁闷的表示知道了。

    与她分开之后,我在四周围的街道上转悠起来,找寻需要人送外卖的工作。

    没等我找到工作,美树给我打来电话,她告诉我她看到了一个招聘兼职的地方。

    得到地址之后我忍不住笑起来,以前我和美树那家伙根本就是仇人,没想到现在合作起来那么的默契。

    抵达招聘兼职的餐厅,在日本这个国家里面,高中生做兼职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顺利成为一个标准的外卖小哥,得知我对周围很熟悉,店长不客气的指派我出门送外卖去。

    一连跑了好几趟,我累得气喘吁吁,为了伪装我还真是拼了。

    当见到有那个公司员工下的订单,我毫不犹豫的接到手,然后火速往那公司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