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19、我们的事还是别让其他人插手吧
    凉宫熏想要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继续仰着湿漉漉的脑袋朝身后的我看过来,“佑诚君觉得怎样,会支持我吗?”

    “这个……”我仔细的想了想,“我会支持你,但你必须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可以。”

    “嘻嘻,我就知道佑诚君会这样说。”凉宫熏得意的笑了笑,“其实我无法做出那样的决定。毕竟森下小姐对我有着期望,如果我为了她的开心而放弃的话,那么她是第一个受到伤害的人,那样的话,与我的初衷也就背道而驰了。”

    这家伙还蛮理智的嘛,我松了口气。

    “总之,先不管那么多,如今我听从佑诚君的建议好好玩就是了。嘻嘻。”

    “嗯,该认真的时候不开小差,该玩的时候好好玩,这样再好不过了。”

    “嘻嘻,准确来说,是遇到佑诚君真是太好了!”

    凉宫熏说着话,询问着今天学校里面发生的事情。

    而我回答着她的问题,耐心帮她把头发擦干,我们现在可是兄妹呢。

    这不仅仅是用于针对七濑真希的谎言,我们真的是结拜成为了兄妹。

    “佑诚君今晚留下来好不好?”凉宫熏忽然挽留我。

    “为什么?”我觉得奇怪。

    “因为森下小姐这几天不会离开,如果佑诚君留下来的话,我们家就变成了三口之家,那样的感觉一定很棒!”

    原来这个天真烂漫的家伙想要体验三口之家的感觉。

    我点头答应这件事,“可以,我回去洗完澡再过来吧。”

    “快点哦,欧尼酱,嘻嘻!”

    “嗯。”

    已经把这个大明星的头发擦干,我下楼离开,进入隔壁的房子里面。

    观月唯和美树又是在客厅里看电视,观月唯那家伙很是没有形象,她躺在沙发上枕着美树的大腿,见到我回来她朝我露出诱惑的微笑,似乎是在炫耀。

    朝她们两个打了个招呼,我往房间走去。

    观月唯翻身起来把我喊住,“佑诚君,我父母今天打来了电话。”

    “他们说什么了吗?”我停下脚步朝她看过去。

    “马上就是暑假了嘛,他们希望我们在暑假的时候回家去。”

    “观月姐答应了吗?”我禁不住皱起眉头,我可不想去观月唯家里面做客。

    “当然没有答应,万一回去之后他们给我们举办婚礼怎么办,我才不要嫁给自己的学生!”

    我有些无语,感觉被小看了,“他们同意了吗?”

    “他们怎么可能同意!”观月唯满脸怨念的解释。“我告诉他们,说你在暑假的时候会回中国去。”

    “然后呢,他们没有坚持了吧?”

    “呃……”观月唯的表情变得十分尴尬,“他们对这件事很高兴。说是要和你一起回中国去拜访佑诚君的父母……”

    我郁闷得差点吐口血出来,“观月姐的父母实在是太乱来了啊,我们只是在假装交往,我可没有答应你结婚!”

    “没错啊!”观月唯也忍不住大声说话,“本来我们这样住在一起没有任何的事情,但昨天佑诚君究竟是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父亲会一下子喜欢上你?”

    “……别说那样奇怪的话语,昨天我只是把你父亲的一个手下放倒了而已。”

    “不会吧?”观月唯尖叫了声,连美树也忍不住回头朝我看过来。

    “你们惊讶什么?”我有些奇怪。

    “你真的把我父亲的手下打倒了吗,究竟是怎么回事?”观月唯和美树好奇万分。

    没办法,我只好把昨天的事情解释一下,“昨天我偶然遇见一个熟人。她和观月先生有业务上的来往,于是把我带过去,观月先生得知我学过中国武术,然后提出切磋一事。”

    “然后呢,你把他的手下放倒了吗?”

    “嗯,我只是投机取巧,那个人都没有准备好。”

    “厉害!”观月唯兴奋的惊呼了一声,“佑诚君或许不知道我父亲身边的人都是一些什么人。那些人都是厉害得没有边际啊!”

    我满头黑线,“都说了我是投机取巧啊,他看不起我,被我偷袭了而已。”

    “不管过程怎样。反正结果是佑诚君赢了!”观月唯兴奋得想要哈哈大笑,像是她自己打赢了某人。

    “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美树好奇询问。

    “后来啊,观月先生亲自与我切磋。”

    “喔喔,佑诚君一定是把那个老头子打倒了吧?”观月唯兴奋万分。

    “没有。观月先生很厉害,我不是他的对手。”想起昨天的事情,我颇为郁闷的挠了挠脑袋。

    “就是说,佑诚君被打倒了?”观月唯有些失望。

    我尴尬的摇摇头。“也没有。”

    “平手!”

    “不会吧?”

    观月唯和美树两人面面相觑,眼眸里面充满了惊讶。

    她们对视一眼然后朝我看过来,异口同声的说道,“怪不得佑诚君会被喜欢上。”

    我满头暴汗的看向那两个家伙,“都说了别用那样令人郁闷的词语好不好?”

    “好吧好吧!”观月唯点点头,她用神情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佑诚君,我想要用我母亲的话语评价你。”

    “嗯?”我疑惑看着她,也不知道她母亲怎么评价我。

    “佑诚君还记得吗,你和我父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把我父亲气走,然后我母亲离开的时候怎么赞扬你。她当时说你什么,你是第一个敢和父亲这样说话的人吧,似乎是这样说,总之就是这个意思啦!”

    见到我依然满脸疑惑。美树在一旁补充了句,“观月先生年轻的时候可是赫赫有名的杀神,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几乎没有人敢顶撞他。”

    “于是。三番两次与他做对顶撞他的我,让他莫名其妙的对我有了好感?”我黑着脸询问。

    “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就是这样,观月先生是个铁血男人。自然是喜欢有着铁血气概的人。”

    “……”我凌乱不看,觉得自己昨天做了多余的事情。

    “啊,现在怎么办啊,如果佑诚君的年龄能够再大几岁就好了,那我一定会和你结婚。”观月唯红着脸羞答答说道。

    我郁闷的朝她看去,“就算你想和我结婚,那也要问我同不同意啊!”

    观月唯气恼的瞪着我,“哼。我分明都快怀上你的孩子了,你竟然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语!”

    这样的话语让美树眼眸里面出现了杀意,也不知道她是吃醋了还是什么的。

    “别说奇怪的话语,我们之间单纯得很!”我摆摆手终止这场奇怪的对话,“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而是应该怎么办才好?”

    “大不了我委屈自己和佑诚君结婚吧。”观月唯玩着头发羞涩说道。

    “……”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我摇摇头,不想与她讨论这件事,“到时候请千岛学姐出面吧,她说过能够解决这件事,让她搞定这件事吧。”

    观月唯不乐意了,“我们的事还是别让其他人插手吧。”

    看来那不靠谱的家伙很想和我结婚啊!

    “观月姐做好了给我生孩子的准备吗?”

    “我才不会做那样的决定。我只是忽然觉得与佑诚君结婚的话,应该会比与其他人结婚要自由,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和佑诚君生活在一起,佑诚君老实得像是个乖宝宝,几乎没有对我做过奇怪的事情,这样的丈夫可遇不可求啊!”

    这家伙分明是在揶揄我呢,我黑着脸提醒她一句,“观月姐别做奇怪的举动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