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23、那家伙没有那么不堪吧
    对于我的愤怒咆哮,神田琪觉得十分气恼。

    被我这样一个不相干的人大吼,她万分的不爽,“宋佑诚你什么意思,喜欢雪奈吗?”

    “没错,我喜欢雪奈!”我没有退让,承认了这件事,“所以。即便你是雪奈的姐姐,但你伤害了她,我也不会原谅你!”

    “我不需要你的原谅!”神田琪站起身很是不屑。

    “对于讨厌的人,我有的是折磨的手段!”我黑着脸朝神田琪走过去。

    神田琪知道我不是一般人,她见到我走来惊恐的往后退,“你别乱来,小心我在雪奈面前说你的坏话!”

    这样的威胁对我无效,“雪奈对我很了解。她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如同她信任我一样,我也信任着她,知道她不会因为你的几句话而改变对我的看法。”

    听到这样的话语,神田琪更加的慌乱了,她朝观月唯和美树投去求救的目光。

    观月唯想要说什么,但美树站起身拉着观月唯离开。

    “唯姐……”见到观月唯要离开,神田琪惊恐的喊了句。

    “小琪,我也觉得你这次做得不对,把雪奈一个人丢在老家的确很不好。”观月唯低着头这样说了句。

    美树拉着观月唯离开办公室,把神田琪交给我对付了。

    神田琪的神情有些黯然,对于步步紧逼的我,她已经退到了墙角。

    她又是惊恐又是愤怒的看着我大吼,“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我就想要这样子吗,我也是逼不得已……”

    我很是残忍的看着她,“我才不管你是逼不得已还是怎样,从头到尾都是你的错,你做了错事你必须承担错误的代价,你的错误给别人带来了痛苦,那你必须接受惩罚!”

    站在墙角无路可退的神田琪快疯掉了,她抓狂的大吼,“你究竟是想要怎样?”

    “我希望你能够回去陪着雪奈,好好的接受治疗。”

    “为什么要接受治疗,我没有病!”

    “既然你没病,那就用你的行动来说明,请别再做一些奇怪的举动让你父母伤心了。”

    “每个人都是自由的,我已经成年了,我的所作所为用不着我父母操心,更加轮不到你来管!”

    “没错,你父母已经管不着你了。但是他们给了你生命,耗费时间与金钱养育了你,而你就是这样伤害她们的吗?”

    “这样的话语轮不到你来说,他们年纪老了之后我会养育他们!”神田琪的神情极为倔强。

    “你以为这样便能够补偿他们吗。将来你会有孩子吧,他们肯定会帮你照顾孩子对不对?”

    “人生是什么,用来还债的吗?”神田琪黑着脸反驳。

    我摇摇头,“我不懂得人生是什么,但是在我看来,你追求的自由只是自私。”

    神田琪撇开脑袋极为不爽,“不管怎样轮不到你来说!”

    我叹了口气,“又回到原点了,我希望你回去,别再继续伤害雪奈。”

    “呵呵,你那么喜欢她,那你找她去啊!”

    “我觉得雪奈现在不想见到我。并且是你伤害了她,想要我去帮你抚慰雪奈的伤口吗?”

    “不管你怎样说,我不会听从你的话语!”

    “那我只好抱歉了!”

    “你,你想怎样?”

    “我会做一些让你点头答应我安排的事情!”

    把神田琪堵在墙角,我伸手过去想要把她衬衣的扣子解开。

    神田琪惊恐的一把将我的手打开,她想要推开我,但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如果你敢乱来的话我就报警!”惊慌的她咬牙切齿的威胁我。

    “我巴不得你报警呢,那样的话。你父母会知道你回来东京了。”

    神田琪的神情愣了下,她父母知道她偷偷跑回来的话,事情绝对会闹得天翻地覆。

    趁她发愣的时候,我快速解开了她领口的一颗纽扣。顿时间,她粉色的内衣暴露在我眼前。

    回过神来的神田琪被我这样的举动吓得半死,而我对这家伙讨厌得很,即便她一丝不挂我都不会对她有兴趣。我现在只是在威胁她而已。

    神田琪想要反抗,但她的两只手迅速被我扭住摁在她头顶的墙壁上,她想要抬脚踢我,我整个人紧挨着她。

    此时此刻的我们俩暧昧得不像话。她四肢不能够动弹,而我还有一只手对她乱来。

    在这样的时候,神田琪脸红如血,整个人又是羞涩又是愤怒。

    当我的手还想把她衬衣上的扣子解开时,她整个人快崩溃了,“好吧,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我没有急着松开她,而是继续开口威胁了她一番,“神田姐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如果你敢欺骗我的话,我绝对会让后悔!”

    这句话我是在她耳边恶狠狠说的。我能够感觉到她浑身上下在轻轻颤抖,她对我感觉到了害怕。

    我后退一步将她松开,神田琪低头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刚才她的手一直被我抓着她感到很是不舒服。如今,她没有对我说什么,没有刚才那样泼辣了,现在的她像是斗败了的公鸡。

    神田琪默默地离开了。她有些心灰意冷,不仅仅是因为被我欺负了,更加是因为没有得到观月唯的支持吧。

    神田琪离开之后的没多久,美树进入了办公室。

    “怎样?”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我朝美树询问。

    “小唯送她去车站了。”美树走过来沙发上坐下。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无声在询问我对神田琪做了什么事情。

    我摆了摆手,“我没对她怎样,观月姐的态度让她受了很大的打击吧。”

    “小唯说是会和她好好聊聊。”

    “嗯,她之前许诺过。”

    我颇为郁闷的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我想要给神田雪奈发条信息过去。

    但想了想,那萌萌的家伙肯定是不想让我知道她现在的情况。神田琪消失了她应该很着急吧。

    或者神田琪离开的时候与她商量过让她保密吧,现在神田雪奈一定是惴惴不安的等待姐姐回去,如果姐姐一去不复返,那她心里面估计会充满了罪恶感。

    “多管闲事的佑诚君,这件事就这样了吗?”美树把脚抬起来放在我大腿上,她很是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这件事不这样还能够怎样?”我帮她脱下鞋子,伸手摸了摸美树套着丝袜的修长双腿。

    美树可不愿意被我这样揩油,她抬起脚往我胸口伸过来,想要把我赶下沙发,“你刚才对她说的话我们都听到了,待会小唯肯定会对她说一些让她消停一点的话语。”

    “到时候,她会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会觉得全天下的人都针对她,那时候,佑诚君觉得她会做什么事情。”没等我回答,美树继续往下说,“或许她会跑去酒吧喝酒,万一遇到坏男人怎么办,或许她会自杀……”

    “那家伙没有那么不堪吧?”我不愿意承认美树的推断,但我心里有些不安。

    “这可难说。”

    “美树姐突然说这些话语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

    我无语的看着她,她依然用脚试图把我踹开。

    她是希望我帮神田琪做些什么事情吧,但我没有多管闲事到那个份上,神田琪我可一点都不喜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如果因为这样的事情她就自杀的话,那她这个人也就仅此而已。”我这样感叹了句,美树没有继续说话。

    虽然我这样说,但我还是担心神田琪做傻事。

    掏出手机,我给神田雪奈发了条信息,叮嘱那萌萌的家伙看好她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