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46、佑诚君过来我可以放心了
    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抵达石川县之后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出租车是在理事长入住的酒店楼下停靠,所以下车之后,我直接进入酒店里面。

    酒店的安保情况很不错,没有办理入住手续的人无法上楼去,让前台的接待给理事长房间打了个电话确认,我才得以进入电梯往楼上走。

    理事长的房间门口没有夸张到有保镖在把守,当我走上楼之后,便看到了理事长打开了房间门等待我的到来。

    穿着黑色职业装的理事长站在房间门口,见到我她微微笑了笑,脸颊略有些泛红。

    她示意我进入房间里面,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她看起来有些像是偷偷摸摸的绫小路一样。

    房间里面很是奢华,在这样高档的酒店住一晚估计在其他地方都能够租一个月的房子。

    理事长关上门快步走过来,她询问我是否要喝水,没等我回答,她直接把一瓶矿泉水拿过来放在桌子上。

    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下,我没有尴尬的感觉,我现在极为在意理事长的情况,“理事长知道哪个保镖被别人收买了吗?”

    面对我的询问,理事长很遗憾的摇摇头,“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没办法防范,所以我才会拜托佑诚君过来帮忙。”

    我点点头,理事长能够发现保镖不对劲已经很了不起了,接下来的事情需要我努力才可以。

    “这次的商业谈判不顺利吗?”我继续询问。

    “总体来说还算顺利,但存在很多变数,比如我们准备的一些谈判材料被对手知道了的话,那我们集团绝对会处于下风!”

    理事长皱着眉头,她现在最为担心的事情就是手里面的资料被人看到。

    我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理事长,理事长双腿还套着黑丝袜蹬着高跟鞋,很显然是还没有洗澡。

    见到我的眼神,聪明的理事长自然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她微笑解释,“虽然时间有点晚了,但我之所以没有洗澡,担心的是我在洗澡的时候有人潜入房间把文件偷走。”

    “房间里的保险柜不安全吗?”我知道像是这样高级的酒店房间里面,一定会配备保险柜之类的东西。

    理事长摇摇头,神情有些黯然的说道,“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得到文件,区区一个保险柜怎么拦得住对方呢。”

    我点点头,心里面意识到理事长的处境真的十分危险。

    如果对方想要偷文件还没有什么,大不了少做一场生意而已。

    但对方有意要为难理事长的话,她们三更半夜闯入理事长的房间里面,理事长甚至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我这次一共带了四个保镖过来,两个人一间房,分别住在我房间的左右位置,房间是相连的,如果我进入浴室里面洗澡,她们把耳朵贴在墙上很容易便能够发现我的情况。”

    理事长这样解释了句,她微笑站起身看向我,“现在佑诚君过来了,我可以放心的洗澡了。”

    她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我禁不住有些脸红。

    我点点头,“理事长待会洗澡的时候把水花声弄得大一些,如果被收买了的保镖真的会过来,那我绝对能够将她制服!”

    “嗯。”理事长答应这样的事情,她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便携式电脑和公文包,“这些东西就拜托佑诚君看管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点头把矿泉水拧开喝了口,目送理事长拿着浴袍进入浴室里面。

    一会,浴室方向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我起身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下。

    这时候,轻微的敲门声传来,我皱起眉头快步朝门口走去,地板上铺着地毯所以我走路没有声音不担心被门外的人听见。

    凑在门上的猫眼往外看了眼,门外站在的人不是理事长的保镖,而是一个推着车子,身着酒店工作服的女服务员。

    服务员轻轻敲了一阵门,见到房间里面没有反应,她竟然掏出一张卡打算开门。

    我快步退后回到桌子钱,将桌子上的电脑和公文包之类的东西抱起放在床上用被子掩盖住。

    之后,我冒着腰躲在一张沙发后面,打算看看那个酒店工作人员想要做什么。

    那工作人员进入房间之后,快速扫视了一眼房间里面的情况,见到桌子上和床头柜上没有放置公文包之类的东西,她走到衣柜前面伸手轻轻打开了衣柜门。

    保险柜一般都放置在衣柜里面,那人肯定是想要打开保险柜然后拿走什么东西。

    她的目的已经暴露出来了,我快速从沙发后面站起身,一个箭步朝那人走过去。

    那人的眼角余光见到有人出现,她赶紧离开了衣柜后退了一步,不容她做出其他的举动,我伸手一把掐在了她白嫩的脖子上,在这个时候,我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

    “你要找什么吗?”我黑着脸询问那个服务员。

    “我,我只是在提供客服服务……”被我掐着脖子,她的脸颊充血涨红,艰难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现在是几点了,何况没有人呼叫服务,你的借口未免太蹩脚了吧?”

    “我搞错了……”

    “还敢嘴硬!”

    房间门已经关上门,我掐着这人的脖子将她拉到窗户前,这里的窗户外面可没有防盗网,打开窗户之后略有些清凉的夜风吹入,距离地面数十米的距离让人看一眼就犯晕。

    我把那人的脑袋往窗外摁去,想要把她推下楼,那人被吓得慌张不已,“我,我承认,我是来偷钱的,因为赌博的关系,我欠了很多钱……”

    我可不相信她的鬼话,真要是来偷钱的,为什么其他时间她不来,理事长一进入浴室里洗澡她便出现了。

    她不可能在浴室里面安装了监控探头,而很可能她和理事长被收买的保镖是一伙的,保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让一个酒店工作人员过来行窃。

    即便被理事长不小心撞见,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需要一句搞错了,以为房间里面没人便能够敷衍过去。

    如今,这个人不坦白让我极为的头痛,时间拖得越久,她没有完成任务的事情会让保镖怀疑,到时候我也会一起暴露。

    如果我有美树以前对付我的那种东西就好了,能够在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询问出一些事情来。

    可惜,我急急忙忙赶过来这里毫无准备。

    一时间撬不开这个人的嘴,无法让她说出幕后主使是谁,我只能够在她脖子上狠狠斩了一记手刀,把她给打晕过去。

    把这个人放倒,我在她身上搜出一台手机。

    幸好手机能够指纹解锁,不然我会毫无头绪。

    顺利打开手机,我走去敲了敲浴室门,快速把如今的情况解释了下,“理事长,我现在需要你手机里面的保镖号码进行比对。”

    理事长毫不犹豫说出了自己手机的锁频密码,打开之后,我找到保镖的手机号码进行比对。

    然而奇怪的是,两台手机里面的通讯录以及通话记录里面,没有一个号码重合。

    顿时间,如今的情况变成了好几种可能,也许这家伙没有骗我,她真的是鬼迷心窍想要偷钱,也有可能是保镖使用了两台手机,或许这个人是其他人派来的。

    我猜不出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浴室门打开,盘着头发裹着浴袍的理事长从浴室里面走出来,见到沙发旁边躺着一个人,她没有吃惊,而是有些后怕的微微皱眉。

    “佑诚君,事情有结果了吗?”

    “没有。”我遗憾的摇摇头,“这人究竟为谁办事我不知道,保镖是否叛变我也查不出,不过,如果理事长真觉得保镖有问题,那么可以将那四个人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