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48、有着惊喜等待我们呢
    也不知道理事长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我有些脸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这时候,房间门再次被敲响,房间门外传来了女保镖询问的声音,女保镖询问房间里面的情况,因为她们刚才发现有服务员晕倒在房间门口。

    理事长表示没事,她没有多说什么。示意门外的保镖们好好休息。

    听见保镖们的声音,我心里面有些不安,不把被收买的保镖揪出来的话,以后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理事长,我们引蛇出洞把被收买的保镖揪出来吧。”我朝理事长提议。

    “佑诚君有什么办法吗?”理事长没有反对。

    “我想到一个很笨,但是或许会有用的办法。”

    我快速解释了下。理事长露出微笑,“那佑诚君买东西去吧,我把衣服换好。”

    没想到理事长这么容易便同意了,我起身离开房间下楼去。

    日本有着数不胜数的便利店,而且便利店里面几乎什么都有卖,我走出酒店快步进入一间便利店里面。

    买了需要的东西之后,我迅速返回酒店房间。

    理事长已经把之前的那套黑色职业装穿上,她应该是没有带其他衣服过来,只能够穿那套衣服。

    把房间里面的东西处理了下,我率先下楼在大厅里面等待理事长。

    而理事长需要向保镖们解释自己去街上和朋友见面,之所以告诉保镖自己要出去,这样做是为了让她们知道理事长离开了。

    站在大厅里面的我等待了一会,电梯门打开,电梯里面除了理事长之外,还有着四个英姿飒爽的女保镖,看来她们是不放心理事长一个人上街去。

    而她们见到我,顿时间明白了要和理事长逛街去的人是我。

    “你们放心吧,佑诚君能够保护我。”理事长微笑朝女保镖们挥了挥手,四个女保镖弯腰鞠躬,无声的拜托我照顾好理事长。

    理事长微笑走过来,与我一起走到酒店门口。

    一辆出租车驶过来,我们俩上车坐下。

    我示意出租车司机转一个圈就回去,而理事长打断我的话,“佑诚君。要不我们趁这个机会去逛逛街吧。”

    这个提议很不错,我有些心动,但现在可不是时候啊。“理事长别忘记我们的计划,时间久了叛变的人能够消除痕迹。”

    理事长有些无奈的点点头,“那就以后再逛吧。”

    她有些郁闷的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说是想要给我买礼物,把我当作是小孩了般。

    出租车转了一圈返回了酒店,时间大概过去了十分钟。

    我们一起搭乘电梯上楼去,走到房间门口,见到房间门的门把手上有着一个红色的印迹,我和理事长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果然是上当了,理事长把她们叫过来,我检查一下房间里的情况。”

    “嗯。”理事长点点头,她走去敲响隔壁两间房的门。

    开门进入房间,我在四周查看了下,房间里面的情况与离开之前差不多。

    变得不同的地方是衣柜门上。以及桌子之类的地方多了几道红色的印迹。

    我和理事长设下的引蛇出洞陷阱很简单,如果某个保镖真的被收买了的话,那她肯定会趁着我和理事长离开之后进入房间翻阅一些资料。

    而我之前下楼前往便利店购买的东西是染发剂。染发剂一旦沾染在手上便很难清洗。

    我把染发剂涂抹在了保险柜的开门把手上,理事长把几份不重要的文件放在公文包里面,而那几分文件我自然是涂抹了染发剂。当然,还包括电脑也没有落下。

    现在只要把那四个保镖喊过来,手上有着红色染发剂的人。自然就是被收买的人了。

    确定房间里面没有其他人,就在我往外走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你这是在做什么?”

    “可恶!”

    我快步走出房间,见到理事长惊恐的站在走廊边上,而走廊上的四个女保镖已经进入了打斗状态,其中一个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一眼便看清楚了这是什么情况,有两个女保镖叛变了,估计她们是不想被理事长揭发然后被抓住,所以出手袭击另外两个女保镖。

    没来得及防范的一个女保镖。自然是很不幸的被捅了刀,另一个女保镖手臂上鲜血直流,她反应很迅速。正在以一敌二与那两个叛变了的女保镖打斗在一起!

    见到这样一幕,我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上前加入战斗!

    “佑诚君小心!”理事长惊恐的大喊,见到匕首从我胸前划过差点刺中我。她吓得脸色煞白无比。

    “理事长赶紧报警!”我这样喊了声。

    听见报警,那两个叛变了的女保镖顿时紧张,她们不想继续打斗。想要迅速逃离。

    无心恋战的她们自然是轻而易举被我和另外一个女保镖一起拿下!

    两个叛变的女保镖中,其中一个手上满是红色的染发剂,因为这样的东西一时间洗不掉,所以她们才不得不反抗逃离。

    顺利抓住了她们,而那个身上挨了一刀的女保镖已经流了很多血。

    酒店的保安们也发现了情况,他们迅速赶来帮忙。

    走廊里面变得一片混乱。警察和救护车一同赶来。

    两个女保镖被警察铐住,两个女保镖则是被救护车带走送去了医院。

    酒店走廊里面有着监控,所以事情是怎样一目了然。

    我和理事长被警察盘问了一番,我们把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出来。

    之后,我和理事长一起前往医院探望那两个受了伤的保镖,她们两个一个轻伤一个重伤。

    重伤的保镖已经进入了手术室里面做手术,因为受伤的地方并非是致命部位,所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而受轻伤的保镖见到理事长过来,她直接九十度鞠躬朝理事长说出了一大堆道歉的话语。

    理事长没有在意道歉。得知另外一个女保镖没有生命危险她长长松了口气。

    离开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

    理事长没有选择搭乘出租车,而是与我行走在幽暗的街道上。

    大风大浪她经历过不少,只是这样的流血事件发生在她眼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我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绝对不会同样你的计划。”理事长怨念的说了句。

    “我知道事情变成这样的话,我也不会那样做。”我颇为郁闷的嘟囔。

    理事长轻轻笑了笑,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佑诚君别自责,这件事的过程并不怎么美好,但是结果出来了,两个保镖被收买,佑诚君把她们找出来了。”

    “理事长是在表扬我吗?”我禁不住笑起来。

    “没错,佑诚君真是厉害!”理事长又是摸了摸我的脑袋,“不过佑诚君别骄傲,虽然你之前把一个服务员抓住了,但她是什么身份你可没有弄清楚。”

    “我有机会弄清楚,但理事长你让我把她放了。”我怨念了句。

    理事长可不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如果佑诚君这样便没辙了,那我可要对佑诚君失望了。”

    我又是笑起来,“理事长,我当然不是仅此而已,说不定我们回去酒店里面的时候,有着惊喜等待我们呢。”

    “佑诚君何出此言?”

    “回去理事长就知道了。”

    听到我这样说,理事长心痒难耐,她主动拦下一辆出租车,与我快速的返回酒店。

    进入酒店走上楼,走廊地板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我把理事长居住的房间门推开,房间里面一片乱糟糟,衣柜门被打开了,床单被丢在地上,甚至是床垫都被人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