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49、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佑诚君
    见到这样的情况,理事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情况,自然是有人进入房间里面翻找什么东西。

    文件可能被偷走了,理事长抓住我的手臂惊恐的摇晃,她焦急得说不出话来。

    刚才发生那样的事情,她哪里顾得上文件的安全,她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我们离开之后进入房间里面大肆翻找。

    见到理事长焦急的模样,我禁不住在一旁微笑。

    而焦急的理事长发现我在笑。她渐渐平静下来。

    她没有急着询问我,而是认真查看了下房间里面的情况。

    一会,她恍然大悟的松了口气,“之前我们利用引蛇出洞计划的时候,只是把文件放在床头柜里面而已,而被收买的保镖以为我们把文件藏得很严密。”

    “我们离开之后,进入房间里面找寻文件的人,其实他们能够一下子就找到文件。而之所以把房间弄得这样乱,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文件,因为佑诚君你把文件藏起来了,对吗?”

    理事长像是个少女那样兴奋的在猜测。

    我微笑点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惊喜!”

    我从兜里掏出一叠折叠着的纸张,那就是理事长的重要文件。

    见到皱巴巴的文件,理事长又是兴奋又是气恼,她还想起了其他东西,“电脑呢?”

    “在浴缸里面。”

    “什么?”

    理事长被我的回答吓得魂不守舍,电脑里面的东西比我手里面的文件重要得多。

    她快步进入浴室,浴缸里面装着一些水,因为倒了半瓶沐浴露下去的关系,整个浴缸里面全都是泡沫。

    理事长挽起衣袖,把手伸进去满是泡沫的浴缸里面找寻了下,她的便携式电脑被她从浴缸里面捞上来了。

    她皱着眉头想要训斥我一句,但见到电脑被密封的橡胶膜包裹着,她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是什么,能够防水吗?”她摸了摸包裹电脑近乎是透明的橡胶膜,感觉到奇怪。

    “那个……”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那是避孕套,我用了好几个,绝对不会漏水。”

    听到避孕套什么的,理事长的娃娃脸唰的一下子红透,她像是拿着个烫手山芋,一把将电脑塞给我,并且气恼的问我怎么有那种东西。

    我自然说是为了保护电脑所以买的,其实并非是这样。

    那避孕套其实是观月唯塞给我的,之前被神田雪奈发现之后,我没有丢进去垃圾篓里面,而是放在了兜里面。

    没想到兜兜转转,被我用在了这样的地方。

    “你还真是胆大,竟然把电脑放在浴缸里面!”理事长气恼的瞪了我一眼。

    “之前接受警察调查的时候。我担心有人趁乱进入房间,所以我只好把电脑放在浴缸,没想到结束调查之后,理事长你急急忙忙把我拉去医院。”

    意识到自己完全把电脑和文件忘记了。如果不是我的话,那集团肯定会损失惨重。

    理事长有些尴尬脸红,她轻声嘟囔了句谢谢。

    被感谢了我的心情很不错,“现在可以断定,之前的那个服务员肯定是集团的竞争对手派来的。”

    理事长点点头,也认同这件事。

    房间被翻得那样乱,理所应当应该更换一个房间。

    理事长想要给我开个房间,但是被我拒绝了,“如果理事长不介意的话,我想和理事长一个房间……”

    这样的话语很胆大,其实我是故意这样说。

    理事长听到之后,她没有愤怒。只是脸红了。

    我嘿嘿笑着解释,“对方没有找到电脑和文件,或许会再次出手,我和理事长在一个房间的话,我方便保护理事长,当然,我睡沙发就可以。”

    这是为了理事长的安全和文件安全,理事长没有理由拒绝。

    顺利更换房间。酒店的房间都一个样,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理事长则是进入浴室里面重新洗澡更换衣服。

    没多久,理事长又是穿着浴袍走出浴室。

    她带着浑身馨香在床边坐下。略有些暧昧的看了看我。

    我禁不住想起那次走错房间与理事长睡了一晚上的事情。

    想到那样的事情,我忍不住笑起来,理事长与绫小路咲咲真的长得是一模一样啊!

    聪明的理事长猜到了我为什么而笑,她更加的脸红。没有让房间里面的气氛变得奇怪,她开口说道,“佑诚君,关于转移集团资产的事情我已经决定好了。请你务必把雨妍说服。”

    我点点头,今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惊险了,如果理事长不尽快离开绫小路集团的话,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还会发生几次。

    “时间不早了,佑诚君也休息吧。”理事长钻进被窝之前提醒了我一句。

    “嗯。”我把电视关了,也把房间里面的灯关了,然后卷着毯子躺在沙发上。

    幽暗的房间里面一片寂静,虽然沙发很是酥软但我蜷缩着根本睡不着,而我今晚上根本不能够睡,毕竟我需要为理事长的安全负责。

    过了好一阵,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躺在床上的理事长忽然轻声开口询问。“佑诚君睡着了吗?”

    “没有。”

    “要喝杯咖啡吗?”

    “喝了会更加睡不着吧?”

    “既然睡不着就不勉强了。”

    “那明天的合作谈判呢?”

    “算了,对方用这样恶劣的竞争手段,即便合作被我拿下以后也不会合作顺利,反正我已经打算把集团转移。业务拓展的事情现在可以停下。”

    说着,理事长起床打开房间里面的灯,然后走去拿起水壶煮水。

    我翻身起来把电视再次把电视打开,深夜节目还在播放。这样不至于让我和理事长过于尴尬。

    理事长很快便弄好了两杯速溶咖啡端过来,身着浴袍的她与我一起坐在沙发上,她看起来并不困,但是有些不开心。

    “理事长是在烦恼什么事情吗?”空气里面萦绕着略苦的咖啡香味。不苟言笑的理事长看起来有几分忧郁。

    “想到了一些难受的事情而已。”理事长这样解释了句,她端起咖啡喝起来。

    既然如此,我识趣没有询问让她难受的事情是什么。

    电视里面正在播放搞笑节目,但我们两人都笑不起来。

    我拿起遥控器正想要换台的时候,理事长忽然歪着脑袋枕在我的肩膀上。

    她这样胆大的举动让我有些惊讶,不过,我记得她不久前说过自己累了,如今我让她倚靠一下并不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佑诚君。我心里面有个秘密。”理事长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这个秘密或许会有揭穿的那天,到了那一天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喝着咖啡没有说话,但我的心里面不像是我表面上那样平静,我很想问问理事长心里面的秘密是什么,但理事长绝对不会告诉我。

    “对了,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佑诚君。”

    “什么事?”

    “那晚你走错房间抱着我睡了一晚,那晚上我睡得很舒服。”

    “……”我惊讶朝理事长看去,觉得她是不是故意说这样的话语在暗示我。

    或许理事长不是在暗示,而是实话实说吧,那天绫小路推开房间门的时候。说是理事长寻常的时候早就起床了,而那天她那么晚起床,因为是睡得很舒服吗?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理事长像是恶作剧了般嘿嘿笑了笑。

    “总之,以后很多事情需要麻烦佑诚君,佑诚君辛苦了。”

    “嗯。”我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理事长现在是在想什么我压根就猜不到。

    而且她刚才说的秘密是什么,更是让我心痒难耐,她绝对是故意说什么秘密,她有什么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