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70、理事长的秘密
    苏雨妍突然出现且开口说话,千岛心悦像是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与我分开。

    她赶紧站起身,低着红彤彤的脸颊快步往楼上走去。

    我郁闷的朝苏雨妍看去,那家伙穿着素白的吊带睡裙,头发蓬松十分没有形象。

    她像是发现了我和千岛心悦的秘密,正朝我嘻嘻笑。

    笑了一阵,她迷糊的转身进入了卫生间里面。

    没理会那家伙,时间的确已经够晚的了,我也起身往我房间里走去。

    在曾经居住的房间里躺下,我心里面颇为感慨,我终于回来了啊,不过,感慨敌不过睡意,躺在床上的我很快便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今天可不是休假日,学园祭明天便开幕,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千岛心悦很早便起来了,迷糊的苏雨妍也起身了,她似乎是被千岛心悦从睡梦中摇醒。

    两个家伙起来洗漱穿戴好,然后坐在厨房里面的餐桌前等待。

    “你们这是在等待我料理早餐吗?”我黑着脸看向她们两个,我给千岛心悦料理早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我过来东京就是为了照顾她。

    而苏雨妍那个大懒虫我不想吐槽她,现在的她可是我的女人,我自然是应该养着她。

    她可是个中国女人,想要她像是日本女人那样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挽起袖子动手料理早餐,她们两个家伙见到我忙碌起来也不过来帮忙,她们把脑袋凑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悄悄话。

    “以后早餐去上杉家餐厅吃,不要让我料理啊!”吃早餐的时候,我黑着脸说道。

    “就不去,我就要吃佑诚料理的早餐!”苏雨妍像是个孩子般任性。

    我满头暴汗不知道该如何吐槽她,而千岛心悦见到我拿苏雨妍没辙,她在一旁笑得很是开心。

    而我这时候才醒悟过来,苏雨妍之所以要求我过来和她们一起住,看来是为了让我照顾她们俩的生活。

    知道这样的真相,我郁闷得不像话。

    刚把早餐解决了,我打算与千岛心悦一起前往学校,而这时候绫小路给我打来了电话。

    听筒里面传来那伪萝莉急得快哭的声音,“变态学弟怎么办,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那家伙焦急的声音让我心里变得紧张。

    “家族里有人一大早便过来了,可是妈妈不让我和那些人见面,她让人把我带去学校里面,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所以妈妈才会这样做!”

    绫小路焦急说出这样的事情,她不断询问我该怎么办。

    理事长之所以让绫小路离开应该有她的理由吧,而我能够怎么办呢。

    我朝苏雨妍看去,那家伙和理事长的关系还可以,理事长应该会告诉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安抚了绫小路几句,我示意千岛心悦赶紧去学校陪那家伙。

    千岛心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见绫小路的情况不对,她赶紧离开家往学校走去。

    目送千岛心悦离开之后,我朝苏雨妍解释了下。

    对于这样的事情苏雨妍很好奇,她掏出手机拨通了理事长的电话。

    电话接通,也不知道理事长说什么了,苏雨妍微笑把电话挂了,“绫小路家族的人去她家了,估计是为了集团的事情。”

    我满头暴汗的看着苏雨妍,“你笑什么,你是希望绫小路家族的人把理事长的公司抢走没法与你合作,然后你可以远走高飞,所以你才这么高兴吗?”

    听到我这样说,苏雨妍有些生气的揪住我的脸颊,“我说小混蛋,我人都是你的了,我还能够飞去哪里啊!”

    “那你笑什么,你分明就是在幸灾乐祸!”

    “我哪里是幸灾乐祸,只是有些事情快要瞒不住了,所以我觉得好笑。”

    “什么事情快瞒不住了?”我好奇无比。

    苏雨妍微笑看着我,沉吟了下,她这样说道,“我现在去理事长家里一趟,觉得好奇的话你也一起去吧,我保证你能够知道一件有趣的事情。”

    她这样说让我心里面痒痒的,即便她阻拦我,我也要跟着她一起前往绫小路家。

    收拾了下,苏雨妍拎着手提包与我一起出门,在街上等待出租车的时候,她表示要买一辆车了。

    听到她这样说我很高兴,她想买车看来她心里面真的决定在东京安定下来了。

    进入出租车里坐下没花多久便抵达了绫小路宫殿一样的家。

    门口路边停靠着好几辆豪车,看来绫小路家族里面过来了不少人。

    保镖认识我和苏雨妍,她们没有阻拦我们,让我们进入了里面。

    苏雨妍对这里还算熟悉,这家伙领着我走到会客厅外面,她没有急着敲门,而是拉着我在会客厅的门外偷听里面的对话。

    会客厅里面有着好几道声音在咆哮,那些声音尽皆是在嚷嚷着让理事长把集团归还给绫小路家族。

    一开始我听不出他们的对话有什么问题,但是,有个声音嚷嚷出这样一句话,我瞬间傻眼过去。

    “远坂星奈你根本就不是绫小路家族的人,你心里很清楚你只是在代替你姐姐在执掌绫小路集团,你根本就没有权利对管理绫小路集团,集团应该属于我绫小路家族!”

    面对这样的咆哮,理事长很平静的说道,“遗嘱里面写着有我的名字,所以集团属于我,这也就是你们只敢在这里叫嚣,不敢去法庭告我的原因。”

    “别以为我们不敢去告你,遗嘱立下的时候你才几岁,那时候你根本就还没有成年吧,所以遗嘱根本就无效!”

    会客厅里面依然在继续争吵,而我朝苏雨妍投去惊讶的询问眼神,“远坂星奈是理事长的名字吧,他们现在究竟是在说什么?”

    苏雨妍微笑看着我,“如同你听见的一样,你现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只是心里面不相信这件事而已。”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苏雨妍,“理事长是从她姐姐手里得到绫小路集团这是怎么回事,绫小路集团的创办者不是理事长与她的丈夫吗?”

    苏雨妍微笑不语。

    我心惊胆颤的猜测,“难道,难道理事长其实是小学姐的小姨,而她母亲,也就是理事长的姐姐其实也在当年的事故中离世?”

    听到我说出的话语,苏雨妍微笑点头。

    突然知道这样一件事,我心里面凌乱不堪。

    我忽然想起之前与理事长独处的时候,她说过她有个秘密,当时她没有把所谓的秘密告诉我,而现在我知道了她的秘密。

    这件事绫小路家族里的人都知道,不清楚情况的人只有绫小路一个人吧。

    她父母以及妹妹离世的时候她还小,而理事长与她姐姐长得很是相似,所以绫小路误把理事长当做自己的母亲了吗?

    还是说,理事长是故意在扮演这样的角色?

    我心情复杂的朝苏雨妍看去,这件事如果被绫小路知道了的话,不知道她会怎样,这也就是绫小路被理事长支开的原因吧。

    苏雨妍在粉润的唇边竖起一根食指,示意我别把这件事说出去。

    我点点头,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如果知道自己的母亲也不在了,绫小路那家伙估计会更加痴迷找寻灵魂的事情。

    之前理事长假装生病的时候,可是把绫小路急得不像样,她不能够再失去任何亲人了。

    会客厅里面的争吵还在继续,那么多人围攻理事长一个人,苏雨妍有些听不下去,她很是粗鲁的伸手一把将会客厅的门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