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73、应该取消举办学园祭
    苏雨妍给我打来电话,我拿着手机离开嘈杂的活动室走到外面接听。

    刚把电话接通,听筒里面传来苏雨妍气恼的声音,“臭小子你死哪里去了,我不是让你保护好理事长吗?”

    “理事长出事了吗?”我往活动室看了眼,紧张的往没有人的走廊走去。

    “理事长没事,但是发生了比理事长出事更加严重的事情!”苏雨妍的语气极为的严肃。

    我心里面紧张起来,赶紧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雨妍这样说道,“刚才绫小路家族离开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对话被门口值班的保镖听见了,刚才保镖们把听见的谈话内容告诉了理事长,保镖们听到绫小路家族在谈论穗见高中学园祭的事情,他们似乎是打算对穗见高中下手!”

    这样的事情让我心里面咯噔了下。

    学园祭是开放日,到时候学校里面不仅仅有着学生在学校,而且学生的家人,以及周围的居民都会涌入学校里面参观游玩。

    如果学园祭上出现什么事情的话,作为三流高兴的穗见高中名声更加会下跌,名声下跌没有关系,这会影响到整个绫小路集团的运转。

    集团的名声受损没有关系,反正理事长已经打算把集团的资产转移。

    但问题是,如果学校里面出现流血事件可是极为糟糕的事情。

    “对学园祭下手,绫小路家族真的会那样做吗?”我禁不住问了句,想要得到个确定的答案。

    “刚才你可是见识过她们无耻的嘴脸,你觉得他们会不会那样做?”苏雨妍气恼的说道。

    “那该怎么办呢,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取消学园祭吧,学校里面的学生已经为学园祭努力了很久,也期待了很久。”

    “我知道啊,理事长也在纠结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才给你打电话,希望你小子想个注意出来嘛!”

    这样的事情让我极为的头痛,“能不能和绫小路家族的人聊一聊?”

    苏雨妍的声音气哼哼的说道,“他们巴不得我们和他们聊呢,他们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的要价!”

    “那就报警吧!”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道。

    “人家只是说说而已,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报警也没有用,学园祭明天开幕,现在还有些时间,你好好想想办法吧。”

    这样说了句,苏雨妍匆匆忙忙挂了电话,也不知道是去处理什么急事去了。

    想到报警,我想起了神田雪奈的父母,他们可都是警察呢,我拨通了神田英子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对于我的来电神田英子略有些惊讶,“佑诚君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快速把事情解释了下,然后朝神田英子询问,“伯母,请问这样的情况,你们能够委派一些警察过来学校里面巡逻吗?”

    “这个……”神田英子迟疑没有说话,显然是觉得为难。

    “我知道这样的请求很无礼,但为了学生们的安全,请你帮帮忙吧!”我的声音有些焦急。

    而神田英子的语气变得严肃,“如果举行学园祭真的会有危险,那就应该取消学园祭的举办!”

    她说出这样的话语没让我觉得惊讶,我猜到了她会这样说,“取消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大家做了那么多的准备,期待了那么久,而且,即便不举办学园祭,不代表有些事情不会发生,绫小路家族的人真的很无耻,说不定他们会做出其他的事情。”

    神田英子纠结了好一阵,她这样说道,“这件事我会向上面请示一下,但你别抱太大的希望。”

    即便神田英子让我别抱太大的希望,但我还是觉得达到了目的,起码神田英子答应了会向上汇报这件事。

    与她结束通话,我收起手机风风火火往理事长办公室走去,如今是观月唯和美树两人在负责穗见高中的运作,这样的事情必须让她们知道。

    敲门进入办公室里面,我见到了眉头紧锁的观月唯和美树。

    “你们都知道了吗?”我担忧的询问了句。

    “嗯。”她们点点头,也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是头痛。

    “佑诚君想到了什么办法吗?”美树期待的朝我看过来。

    我把刚才与神田英子通电话的事情说出来,“警察会过来学校巡逻的几率很小,但这也算是一个办法。”

    美树点点头,“机会的确是很渺茫,希望能够得到警察们的重视。”

    观月唯的表情十分纠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可是希望热热闹闹举办学园祭,然后让大家高高兴兴一场,没想到会这样啊!”

    她伸手把脑袋上的头发抓得乱糟糟,显然是十分的头痛,“绫小路家族的人会打算怎么做,会放火吗,会用炸弹吗,或是开枪吗?”

    这家伙说出的事情还真是让人心惊胆颤,如果绫小路家族的人直接放出狠话在学校里面埋了炸弹就好,那样警察一定会过来帮忙。

    但现在只是保镖听见了他们的一句对话,只知道他们有想法,但具体怎么做只有他们心里知道。

    不过,听到观月唯嚷嚷着放火和炸弹什么的事情,我忽然想到一些事。

    我伸手抓住观月唯的肩膀摇晃了下,“观月姐,如果警察不来学校里面巡逻的话,我们可以让社团里面的人过来巡逻啊!”

    “什么社团?”观月唯满脸茫然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社团。

    “你父母不是某个黑色社团的干部吗,他们应该能够调动一些人马吧?”

    听到我这样说,观月唯迷茫的双眼一亮,美树也是在旁边拍了拍手,“这个办法可以有!”

    观月唯连连点头,“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这就给爸爸妈妈打电话,请求他们派一些人过来帮忙。”

    她拿起手机快速拨打电话,我和美树看了眼,眼眸里面尽皆是期待。

    把社团里面的人叫过来学校我并不担心,日本社团里面的人不像是中国帮派里面的小混混那样没有素质,他们有着仁义精神,因为公司化管理的原因他们不像是小混混更加像是公司职员。

    拨通电话聊了几句,观月唯说出了正事,开口请求帮忙。

    也不知道观月唯的父母说了什么,观月唯脸红起来,她拿着手机竟然离开了办公室,前往了外面听电话。

    我郁闷的看向美树,而美树朝我露出微笑,“他们愿意派人过来,但一定会开出某些条件吧。”

    “会是什么样的条件呢?”我好奇询问了句。

    “佑诚君明知故问。”美树笑得很甜。

    “与我有关?”我心里很不安。

    美树微笑点头,“之前我不是说了吗,小唯的父母都希望你们俩能够结婚,估计她们开出了让你们结婚的条件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佑诚君会答应吗?”

    我心里面凌乱了一阵,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假如真的是这样,我怎么可能有选择啊。”

    “佑诚君看起来不愿意,你不喜欢小唯吗?”美树朝我露出揶揄的微笑。

    “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完全没有准备。”

    “说得也是。”美树点点头。

    我们俩聊了几句,观月唯回到了办公室,她有些怯生生的朝我看过来。

    那家伙平时间大大咧咧,现在露出这样一副模样,美树很可能猜中了。

    “伯父伯母派人过来的条件是什么,需要我们俩结婚吗?”我主动朝观月唯询问。

    “你猜到了啊?”观月唯惊讶了下,她的脸变得更加红了,“虽然我之前说过结婚的事情,但我可没有打算用这样的办法强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