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79、听见了她们为我歌唱的美妙声音
    保镖敲开一个房间的门,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正是之前在仓库里面,被我反扭着手锁住喉咙的年轻人。

    见到我他惊了下,显然是对我有心理阴影。

    但意识到自己身旁有着十几个保镖,他咧嘴嘿嘿笑起来。

    他从一个保镖腰间抽出一把枪对准我,“宋佑诚,刚才我接到电话说你跑了,你不是跑了吗,怎么跑这里来了,你是打算投降吗?”

    “我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但我不想和你谈,你还不够资格!”我冷眼朝那人看去,没有被黑洞洞的枪口吓唬到。

    “你说什么?”那年轻人笑不起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把手枪的保险打开,他黑着脸朝我咆哮,“别以为你是咲咲的丈夫我就不敢弄死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你有这个心,但没有那个胆!”

    我这样的话语,把那年轻人气得七窍生烟,我桀骜不驯的态度彻底把他惹毛了。

    “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你!”他恶狠狠的说道。

    “开枪吧。”我拉开衣服露出胸膛。

    那人见到我的胸膛,他愣了下,转瞬,他表情扭曲变得惊恐,额头上冷汗如雨。

    我胸膛上,肚子上缠着好几个黑黝黝的炸弹,那是我让美树的朋友给我准备的东西。

    美树暗示过我,来找绫小路家族的人会十分危险。

    既然危险,那我决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面对他们的刁难。

    我身上的炸弹虽然不多,但他们应该很清楚炸弹的威力,炸弹炸开她们一个人都跑不了!

    “疯,疯子……”那年轻人被我身上的炸弹吓得快灵魂出窍了,他手里的枪拿不稳掉在地上,他慌忙后退躲在了保镖们的身后。

    “吵什么吵?”另一个房间走出个穿着浴袍的中年男子。

    走廊里面的嘈杂把他给吵醒了,他吼了句见到我的情况,他的脸色微微发白,他显然也是被我身上的炸弹吓得不轻。

    “宋佑诚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咲咲的丈夫,理所应当喊我一句叔叔,而你三更半夜出现在这里,未免太失礼了吧?”

    那人没敢走上前来,他隔着好几个保镖与我说话。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问我来这里做什么的时候,你先问问自己做了什么吧。”

    那人的神情有些尴尬,他朝那年轻人看了眼,显然是在埋怨那年轻人没有把我的事情处理好。

    “你过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他看向我询问。

    “绫小路家族这么多人,你说的话其他人同意吗,如果你能够做主的话,那我就和你谈。”

    那人显然是不能够做主,准确来说,他担心说错话使得我引爆炸弹,那时候绝对会糟糕透顶。

    他选择走去打开另一扇房间门,进入房间里面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

    那被我吓到了的年轻人,他偷偷摸摸想要离开,而我朝他看去用眼神把他锁定,“别急着离开,你离开了去做危险的事情会让我很头痛。”

    鉴于现在的我这样恐怖,那年轻人不敢走,只能够心惊胆战的站在墙角,等待被发落那样。

    没多久,那中年男子走出房间,他朝我示意让我进入房间里面。

    我走了过去,那是一个套房,厅里面坐着几个刚从床上起来的老人,他们的精神有些不太好,但浑浊的眼眸绽放着寒光不容人小觑。

    我走了进去,绫小路家族的其他人也纷纷出现在门口。

    身上绑着炸药的我大大咧咧在沙发上坐下,与那几个老人平起平坐的交谈。

    他们看着我不主动开口,我没有顾忌的主动说道,“之前我被抓进去仓库里面关押的事情你们心里面很清楚吧,你们想要驯服我以达到控制绫小路集团的目的,请你们收手吧,别痴心妄想了。”

    “如果我们拒绝的话,你会怎样,同归于尽吗?”有个老人微笑看着我,他笑得像是主宰了局面那样,“我绫小路家族已经败落,这一次举家过来东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得到集团的话,我们与死没有区别。”

    “所以,你的要求我们不能够答应,如果你想要同归于尽的话,那就请把炸药的开关摁下吧,让我们一大家子死在这里好了,这算是对我们的一种成全。”

    老人说出这样的话语,把门口不少年轻人吓得瑟瑟发抖。

    但年纪较大的人知道这是一场博弈,他们比较镇定。

    他们不怕死,主动说出让我引爆炸弹,他们是在让我的王牌武器失去作用,一旦他们确定我的意志松懈没有胆子引爆炸弹,那他们会让人控制住我。

    我面对的老人可是一只老狐狸啊!

    不过,这样的情况我早就预料到了。

    我从兜里掏出一个较小的炸弹,那个炸弹与之前炸开集装箱的炸弹差不多,我早就设定好了引爆的时间,我摁下开关往门口丢去。

    “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我先把你们的子子孙孙杀掉!”

    黑色的炸弹掉在门口位置,引得门口站着的人疯狂尖叫着离开。

    等他们走远之后,炸弹裂开轰鸣起来,发出了刺眼的光芒与烟雾。

    伴随炸弹炸开,酒店里面的烟雾报警器被触发,火灾警报声响起,整个酒店大楼一旁嘈杂。

    当烟雾散去之后,那几个老人脸上白得吓人,他们显然是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真的是有杀人的心思。

    “我身上的炸药多到可以炸塌这栋楼,而你们一个都跑不了,你们还想试探一下我的决心吗?”

    “你年纪轻轻何必这样想不开呢,你这样保护着远坂星奈那个女人,你为的是什么,不就是钱吗,她给了你多少钱,我们可以给你双倍。”

    他们不死心竟然想要收买我,我觉得极为的好笑,“你们有很多钱吗,但是,你们的钱能够买到什么东西呢,你们的子孙后代哪去了,你们现在可是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呢?”

    我笑着指了指房间门口,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空荡荡的走廊让人心里面感觉很不好。

    “理事长没给我钱,但我愿意为她卖命,你们给了子孙后代很多钱吧,得到了你们好处的他们,怎么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与我搏斗拯救你们呢,估计他们巴不得你们死了,然后继承大笔遗产吧。”

    我的话语让那几个老人很尴尬。

    酒店里面的警铃渐渐消停下来,外面的嘈杂声音也在消失。

    空气里面陷入了沉默,也不知道那几个老人是在思考什么。

    我刚想说话,其中一个老人忽然朝我举起一把银色的手枪,那枪不大可以藏在手心里面。

    我慌忙躲闪,枪声毫不犹豫的响起,顿时间,我的手臂传来剧烈的痛疼!

    手臂中枪了,我的大脑嗡嗡作响一片凌乱!

    那老人依然朝我举着枪还想要开枪,另一个老人吹响了一个口哨似乎是在呼唤什么人过来!

    “你们给我去死!”我用另一只手掏出一个炸弹朝他们扔去!

    “嘭!”枪声再度响起,而我快速扑倒在了地上。

    剧烈的轰鸣声再度响起,整个会客厅都在颤抖,等轰鸣与烟雾散去之后,刚才还坐着几个老人的沙发已经被炸开,墙壁四周以及天花板上全都是鲜血淋漓与断臂残躯!

    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估计是绫小路家族的人去而复返,他们听到哨声以为老人们控制了局面吗?

    我可没有与他们同归于尽的决心,我已经和美树的朋友商量好了,如果事情变成最坏的一幕,作为超级骇客的她会帮我销毁和篡改拍摄到我的监控之类。

    反正绫小路家族的仇家数不胜数,而我即便是大开杀戒也无所谓!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把身上的炸弹取下放在门口位置,然后把腰间缠着的绳子取下从破碎的窗户里逃跑。

    沿着绳子快速往楼下滑去的时候,楼上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赤红色的火焰从窗户里面喷涌而出看起来极为的骇人。

    绑在窗户上的绳子被火焰烧断了,我无助的在空中往下坠落而去。

    摔在地上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痛疼,意识竟然十分的清醒。

    虽然清醒,但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我听见了穗见高中那边传来学园祭开幕的声音,听见了她们为我歌唱的美妙声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