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80、起码让他看到你结婚吧
    【若干年后】

    舷窗外面的云海宛若是新鲜出炉的白色棉花糖,即便隔着厚厚的玻璃都能够闻到糖的香味。

    这样天真烂漫的话语,自然是出自天才漫画家艾丽子的口中。

    如今,那个留着蘑菇头的萝莉,不对,已经十六岁的她不能够再称之为萝莉,应该叫做少女才对。

    少女艾丽子趴在飞机舷窗边上,恨不得从舷窗钻出去在云海之上行走,累了然后躺在软绵绵宛若棉花糖的云彩上面做一个天马行空的梦。

    “欧尼酱,我结婚的话,一定要在云的上面才可以!”看够了那白花花的世界,艾丽子扭头过来朝我说出任性的话语。

    “嗯,我十分同意,在云上结婚多浪漫啊!”我配合着她微笑点头。

    “嘻嘻,欧尼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答应了和我结婚吗?”艾丽子兴奋万分。

    我很是遗憾的摊了摊手,“艾丽子这么可爱漂亮我真的很喜欢,但是,在云上结婚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办不到,所以……”

    “我,我可以降低要求……”

    “别随便的否决自己的梦想,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

    “哼,我听出来了,欧尼酱又是在敷衍我,揶揄我……”

    艾丽子鼓起香腮气呼呼的不理会我,她回头过去继续朝舷窗外面看去,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期望着能够在云海之上结婚。

    我正看着艾丽子的时候,右手小臂上传来刺痛的感觉,一只白嫩的手恶狠狠的掐在我的手臂上,那白嫩小手的主人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傲娇女。

    我一把将那小手抓住,然后朝旁边的马尾辫傲娇女微笑无声的询问,“还在因为艾丽子的加入而生气吗?”

    千岛心悦白我一眼,傲娇的撇开脑袋懒得与我说话。

    我在东京生活了好几年,当初把我赶往东京的老爸老妈最近经常打电话过来,他们当然不会承认想念我了,而是一直嚷嚷着让我把千岛心悦带回去让他们见见。

    我向千岛心悦提起这件事,她十分爽快便答应了。

    然而在我们启程前往机场的时候,万分向往东方文明古国的艾丽子强行加入。

    然后便是这样了,千岛心悦吃醋了,感觉约会被破坏了。

    但作为大姐姐的她自然是没对艾丽子怎样,她把心里面的郁闷都发泄在了我身上。

    有活泼的艾丽子和醋意满满的千岛心悦在一旁,三小时的飞机航程过得很快。

    走下飞机去拿行李的时候,我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下飞机了,以前不管我去哪里回来从来没有人给我接机。

    而现在之所以老爸会过来,自然是因为千岛心悦的关系。

    在他们眼中,千岛心悦可是他们的儿媳妇。

    找行李花了好一阵时间,往外走的时候艾丽子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待会要见到的人是我父母,“欧尼酱,待会我怎么称呼爸爸妈妈比较好?”

    “你说怎么称呼谁呢?”我黑着脸看向艾丽子。

    “哼,又是这样的反应!”艾丽子气呼呼的看着我,她刚才是故意说爸爸妈妈,想要让我出错承认她的身份,“其实我学过中国话呢!”

    艾丽子嘟起小嘴得意哼哼。

    她对中国很向往,而且以前绘画过有关中国少年的漫画,作为一个敬业的漫画家,她自然是对中国话有着一定了解。

    较比艾丽子的大大咧咧与搞怪,千岛心悦略有些紧张。

    我朝她微笑安慰她,她脸颊红红的,又是在我手臂上掐了一把。

    接机口围满了过来接机的人,中间位置有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很是霸气的站着,不管身旁的人怎么推搡挤压他都岿然不动像是灯塔。

    那男人扳着一张臭脸,像是谁欠他几百块钱没还那样。

    “喔喔,那个大叔长得和欧尼酱好像,他就是爸爸吧?”艾丽子兴奋的朝我看过来。

    “艾丽子没被吓到吗?”对于艾丽子的反应我有些惊讶。

    “他和欧尼酱好像,虽然很凶,但很亲切!”

    天才和普通人真的很不一样啊,那样一个冷酷的男人,艾丽子竟然看得到他身上的亲切属性,真是见鬼了。

    臭着脸男人的身旁,站着一个面容与苏雨妍有几分相似的女人,她可没有苏雨妍那个妖精保养得像是十八岁,但依然看得出她年轻时候的漂亮。

    男人板着脸,女人则温婉的微笑,她的微笑自然与我无关,那是给千岛心悦的微笑。

    “心悦,好久不见,还认识我吗?”老妈热情的张开手臂拥抱千岛心悦。

    “大姨……”千岛心悦说的是普通话,也不知道她是在平时间练习过,还是有着小时候的记忆。

    她的这一声称呼,乐得老妈咧嘴笑个不停。

    艾丽子凑过去声音甜甜的喊了声阿姨。

    “哦,你就是艾丽子对吧,欢迎来到中国,我们回家去吧!”老妈一手牵着千岛心悦,一手拉着艾丽子,她把两人身上的行李放下,说是交给男人。

    目送她们三人离开,老爸依然抱着手他可不打算拎行李,我只好一个人把她们的行李全部拿上。

    “这几年有把功夫落下吗?”往机场外面走去的时候,那男人毫无预兆的在我肩膀上打了一拳。

    “……”身上挂满行李的我郁闷的挨了一拳。

    见到我木桩一样原地,他还算满意的点点头。

    他也不理会这里是人来人往的机场,竟然伸手过来把我的衣服掀开,“之前听说你中枪了,哪里中枪了?”

    “在手臂上啊,胸口中枪我早就挂掉了!”我满头暴汗的吼了句,我胸前的衬衣钮扣已经被解开,袒胸露背的我看起来像是个不羁的浪子。

    “哦,贯穿伤,有意思。”见到我手臂上早就愈合了的疤痕,他点头评价了句。

    “有什么意思?”我没好气的反问了句。

    这臭着脸的男人不说话,真是的,多关心我一句又不会少一块肉。

    我想起了一件事,禁不住开口揶揄他,“之前老妈说你们打算生二胎,怎么好几年过去了都没有生下来,该不会是因为……”

    我没有往下说,而是嘿嘿笑着看向她,以前我听苏雨妍那家伙说过,老爸因为练功结果弄伤了那个地方。

    被我调侃了,他臭着脸狠狠的在我脑袋上砸了个爆栗,“你妈年纪太大了,之前有过,后来没有了。”

    这样的一件事被他说得轻描淡写,我心里愣了下,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一辆掉漆的破皮卡停靠在机场外面,老妈已经拉着千岛心悦和艾丽子在后座上坐下,她们三人聊得很愉快,但聊天的过程并不流利。

    因为自己的妹妹嫁去了日本,所以老妈懂得一些日语,但仅仅是能够听懂一点而已,千岛心悦和艾丽子两人对汉语的了解也是不多。

    三人一句话要用日语和汉语,外加英语和手势进行辅助,即便如此,她们仍旧是聊得不亦乐乎,没有让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我当翻译。

    车子虽然破旧但还算舒适,在那健壮的臭男人操控下,车子平稳快捷的在高速路上飞驰。

    快到家的时候,老妈这才朝我看过来这样说道,“其实这次让你们回来,我们是希望给你和心悦举办婚礼,毕竟你爷爷快不行了,他就你一个孙子,最大的愿望是看到你结婚生子,你孩子他是看不到了,但起码让他看到你结婚吧。”

    老妈说出的话把我吓了跳,我满头暴汗的扭头朝她看去,“你是想要气死他啊,老爷子可是最讨厌日本人,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孙媳妇是个日本人,估计殡仪馆会多一桩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