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 > 381、功夫都用在了XX身上
    听到我的吐槽,开着车的老爸很不客气伸手过来,在我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下。

    面对这样的攻击我没法躲闪与还手,只能够郁闷的挨打,这样的一幕让千岛心悦和艾丽子两人看得咯咯直笑。

    她们还真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臭小子,你不想和心悦结婚的话,那你想要和谁结婚?”老妈不甘寂寞,也是从后面伸手过来敲了下我的脑袋。

    “这不是和谁结婚的问题,而是我才几岁啊,结婚什么的未免太早了吧?”

    “都说了这是为了让老爷子看到自己的孙子结婚而高兴,就算你想要结婚你们也还办理不了结婚证,只是现在先举行一场婚礼而已,结婚证什么的等以后够年龄了再说。”

    老妈的理由让我无言以对,我通过后视镜朝千岛心悦看去。

    也不知道千岛心悦有没有听懂我们在说什么,她脸颊红红的看向窗外,被车窗外的风景吸引了那样。

    车窗外面有着一条宽阔的河流与高速公路平行,河两岸一片郁郁葱葱好不美妙。

    老妈指着河流朝千岛心悦还有艾丽子两人比划解释,说我们家就在这条河下游的河滩上。

    千岛心悦小时候来过中国,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有着印象。

    第一次来中国的艾丽子见到那样一条宽阔的河流,她惊讶得大呼小叫,嚷嚷着不愧是大国什么的。

    伴随那家伙大惊小怪的叫声,车子驶离高速,行驶在了一条普通且熟悉的街道上。

    好几年没有回来了,如今,夕阳把街道染黄,将影子拉长,我心里面有种莫名的惆怅感觉。

    心里面的多愁善感没有持续很久,皮卡车在一处位于河边的小区停靠下来。

    见到我家是住在这样的高楼里面,艾丽子有些失望,她以为我们是住在北京那样的四合院里面。

    我往河流下游指了指,“艾丽子想要住瓦房的话,下游有老房子……”

    没等我说完,老妈瞪我一眼很没好气的说道,“你爷爷现在就住在那里,家里房间没那么多,你也过去那里和他一起住,还有你!”

    老妈朝老爸看去,“她们两个女孩子家要住在家里,而你一个大老爷们在屋子里面多不方便,你也一起去老房子里面住!”

    这样的安排老爸无所谓,他点头同意这件事。

    千岛心悦和艾丽子两人有些惊讶,虽然她们没有听懂老妈说了什么,但她们看清楚了老妈用命令的语气和老爸说了什么,然后老爸这个看起来很是凶恶的人竟然点头答应。

    日本女人的家庭地位很低,妻子用霸道的语气命令丈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老妈的言行举止刷新了这两个家伙对中国的认知。

    走下车,老爸率先开车离开,而我还要负责把她们的行李搬到楼上。

    上楼回到久违的家,我心里面有种莫名的感慨。

    老妈迫不及待的安排房间,家里只有三个房间,我的房间被分给了千岛心悦,客房分给了艾丽子。

    我分明也能够在家里住下,但老妈很明显是在故意的支开我。

    拎着千岛心悦的行李箱进入我房间,我房间还是我离开时候的模样,干干净净没有灰尘。

    “哇,欧尼酱好厉害,书架上面都是奖杯!”艾丽子看着我书架上放着的奖杯两眼冒着星星。

    “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有些是塑料的,有些还生锈了。”对于那些奖杯我很是嫌弃。

    千岛心悦也朝我投来惊奇的眼神,她不知道我竟然获得过这样多的奖杯。

    我无奈的指着那些奖杯名称给她们看,“你们看清楚,这些可不是什么武术大赛的奖杯,都是写着文艺汇演获奖。”

    “从小学到初中,因为班里同学都没有什么才艺,所以一旦遇到什么表演之类的事情,我都会被推选去表演,然后就有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奖杯,而老妈她觉得好看,所以摆在了这里。”

    “这些都是荣耀啊!”艾丽子兴奋万分。

    “是耻辱才对!”

    想起以前参加什么六一文艺汇演之类的活动,我分明是表演武术,但和表演舞蹈的小女孩一起化妆,画得要有多妖艳就有多妖艳,看一眼就会让人留下心理阴影。

    还好当年没有照片留下来,不然我早就投河自杀了。

    “不管怎样,真的很棒。”千岛心悦十分难得的夸了我一句。

    “谢谢夸奖。”我哭笑不得的回应她。

    在房间里面多待了一会,老妈不耐烦的在外面嚷嚷,让我别在女孩子的房间里面待太久。

    我黑着脸往外走,分明是我的房间,怎么就成为女孩子的房间了啊!

    把行李放好老妈毫不犹豫一把将我推到门外,让我先过去爷爷那里,待会她们也会过去,晚饭是在那边吃。

    下楼沿着河边街往河流下游走去,我掏出手机拨通苏雨妍的电话,告诉那家伙我和千岛心悦她们顺利到家了。

    “话说,你知道我妈打算安排我和心悦结婚吗?”

    “知道啊!”苏雨妍笑着给出答案,“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所以你别太抗拒了。”

    “我不是抗拒,我是怕心悦不同意,担心她会生气。”

    “什么嘛,这么多年了,你连心悦喜欢谁都还不知道吗,真是笨蛋一个,还有,你也别担心这边的家伙,你这么花心她们哪一个何曾离开了你呢?”

    苏雨妍的话语让我心里有些晓尴尬。

    “她突然说结婚,我压根就没有准备,心悦也一定没有准备,何况艾丽子也跟过来了,你早告诉我是这样的情况,我绝对不会带艾丽子上飞机。”

    “啧啧……”苏雨妍在嘲笑我虚伪,“别以为我没有见过你和艾丽子玩亲亲的游戏,以前艾丽子才几岁呢,你的手就让人家不纯洁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你们三人一起洞房啊!”

    听筒里面传来苏雨妍放肆的微笑。

    我心里面很凌乱,我不否认我和艾丽子的关系,我只是担心彼此尴尬。

    我问苏雨妍那家伙,假如我和千岛心悦举行婚礼她会不会回来,那家伙给出了看情况的决定。

    她并非是在敷衍我,毕竟现在她是公司里面的CEO,每天都忙得团团转。

    与她结束通话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一出宽阔的广场上,这个广场属于我家的武馆,远处的河岸边上,有着一群人光着上身在浅滩中跑步。

    武馆建筑并没有很高大上,广场四周全都是一片青砖黑瓦堆砌出来的房子,虽然不高大上,但看起来还算古色古香。

    “佑诚回来了啊!”

    “听说佑诚在日本打趴很多日本人……”

    我往屋子里走去的时候,大家很是热情的朝我打招呼,他们尽皆是武馆里面的工作人员,负责做饭的大妈,负责伤病的医生……

    武馆不仅仅是招收一些想要学武的人,很多公司或是某些团体总是以强身健体,或是打磨意志的理由直接把人交到武馆里面磨练。

    从武馆走出去的人,虽然谈不上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但起码比一般人意志坚定,更加的吃苦耐劳,当然也具备一定的防身技巧。

    老爸是武馆里面的教头,在此之前,负责整个武馆教学的人是老爷子。

    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快不行了,我心里面被悲伤所笼罩。

    往老爷子房间走去,刚进门便有东西朝我袭来,躲不开我只好选择伸手抓住空中飞来的东西,用手一抓,我手里满是油腻。

    定睛一看,我抓住的是一根吃光了的鸡腿骨。

    一个干瘦的老头儿坐在太师椅上鄙夷的看着我,“连个鸡骨头都躲不开,看来你去到日本之后,功夫都用在了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