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九章、早饭
    这时候,已经到了早上,阿城看了看我,我看着阿城说道:“早饭我来,你就不用管了。”

    阿城点点头走了。

    “你喜欢吃点什么?”我看着冷彤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其实我很久都没有早上还是醒着的时候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你昨天晚上肯定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应该多吃点蛋白质类的食品,好了,你稍微等一会儿。”

    我的办公室比较特别:一半是办公区域,另外一半则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

    以前一些来到我办公室请我看风水的人看到这个厨房都有些不理解:一个办公室连接着一个厨房是什么情况?

    而实际上,和我的客户们一起吃饭,是我经常干的一件事。

    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测字,算命,看风水的小公司的老板,我的营业执照上写的经营范围是‘咨询、顾问’,但是一般来找我的人都是一些熟客,而他们来找我经常也不是为了看风水,而是为了聊天。

    我的小公司经营了大概不到两年,没什么名气也没什么特点,甚至在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因为我实在没时间去处理新增加的客户需求:就算是老客户们我也一再提醒别再给我介绍新客户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太多的事情我应付不过来。

    而很多老客户来找我,一般都是想找我聊聊天,他们中间不少人都把我当成了一个能够随便说话的好朋友,而另外一点就是想来吃我做的饭。

    看了看厨房里的情况,我先用高筋面粉加热水揉好,加入一定比例的纯碱、盐和明矾,当然还有油,然后不断的拍打着面筋,同时开始醒面。

    另外一边,把泡好的,均匀饱满的大豆放进豆浆机里研磨,等面醒的差不多了之后切成细条,把两套面筋压在一起,然后放进滚油之中。

    油锅里发出一种欢快的,呲拉呲拉的声音,滚烫的油撕扯着面筋的表面,犹如一首乐曲,散发着一种油把蛋白质表面炸出了焦糖化反应的清香,滚油让水汽大量的蒸发,形成了金黄的色泽。

    看着我在厨房里忙碌,一边的冷彤已经看呆了。

    没用多久,炸的好好的油条和研磨好的豆浆被我端到了桌子上。

    色泽金黄,形态均匀,表面上的油脂散发着一种脆响和香味,甚至还能听到油条的内部发出一些些微的呲拉声。

    豆浆色泽黄白,散发着一股浓香,我把糖放在她边上,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你喝豆浆喜欢放多少糖,自己酌量添加好了,不过不宜太多,否则豆浆原本的豆子香味就已经被糖给完全压住了,那样就和糖水没有任何区别,今天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会用一个小石磨来研磨豆浆,那样的豆浆会更加美味。另外,油条豆浆的吃法最好是用油条蘸着豆浆吃,那味道绝对能让你再多吃几根。”

    看着面前的油条豆浆,我能听到冷彤的胃里传出咕咕的声音。

    在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下,没有人能抗拒食物的魅力。

    她甚至连筷子都不用,直接抓起一根油条就吃了起来。

    狼吞虎咽,那速度和样子简直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三天没吃饭了,不过我估计平时她基本也不会吃什么正经食物。

    一会儿,三根油条和一碗豆浆都被她直接消灭了。

    我端出一小碟我泡好的小泡菜说道:“一次性吃了太多油不好,吃点这个清淡爽口,也能让你的胃舒服一些:你平时恐怕老是在吃一些垃圾食品,或者干脆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来点吧,好吃吗?”

    看着我手里的泡菜,她的眼睛又红了。

    然后,泪水好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流淌。

    我并没有干涉,而是默默的看着她。

    “陈先生,您究竟是干什么的?”

    大概几分钟后,她擦了擦眼睛,然后看着我问道。

    “就向你看见的一样。”我笑了笑指着办公室里挂的八卦符,陈抟祖师的画像,还有一柜子各种风水方面的书籍说道。

    “我平时是一个风水先生,然后给本地警方提供一些破案的建议,这次的事情警方觉得有些棘手,所以就交给我做一些调查,仅此而已。”

    “做一些调查,你需要给我做饭?”冷彤不解的说道。

    “好吃吗?”我笑道。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已经不记得上次是谁给我做过饭吃……应该是我妈妈吧。”冷彤闭上眼睛说道:“我都……三年没回家了。”

    “给你做饭也是给我自己做饭,毕竟大家都是要吃饭的对不对?”我咬着一根油条笑道。

    “你也有你的故事吧?现在可以给我说说,另外我也很像知道你和游紫萱共同的故事,可以吗?”我笑着问道。

    冷彤默默的点了点头。

    收拾完毕之后,冷彤似乎是回想了一下,然后开始讲述了起来。

    冷彤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同时也是宿舍四个女孩中间成绩最好的,但同时也是最穷的一个:很小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就死了,母亲带着她改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对冷彤不冷不热,说不少好也说不上不好,在这种环境下的冷彤从小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和为人处世。

    在农村那种环境下其实还没什么,但是因为学习好进入了大城市读书之后,大城市的各种新鲜东西让这个女孩完全的堕落。

    因为羡慕别的三个女孩,特备是其中看起来最洋气的游紫萱,冷彤靠着自己的早熟和机敏,立刻和游紫萱结成了死党,而冷彤的噩梦,也由此开始。

    “紫萱……游紫萱是个生活非常靡乱的女孩,从大一开始我们就玩在一起,她就不断的换男朋友,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的是:别的女孩换男友总是越换越差劲,而她却能越换越好,每一个男朋友都很喜欢她,她却最喜欢让那些男孩死去活来。”

    “各种折腾,各种折磨,让男朋友情人节跪在学校门口给自己献花,叫男孩刷爆了信用卡给她买东西,对那些男孩动辄打骂大吵大闹……总之就是在她身边的男孩在被她彻底征服之后,几乎就没有好日子过,而因为她的手段太高,每一个男孩子都被她哄的神魂颠倒,每次分手的时候都搞得一塌糊涂:不是让男孩自暴自弃的消沉好久,就是让人家丢尽脸,甚至还有两个差点自杀的。”

    我点了点头。

    “那么你说的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接着问道。

    “这件事要从最早的一件事来说:你知道吗?游紫萱有一个非常恶心的爱好!”

    “我知道,她喜欢虐杀小动物对吗?”我点点头:“这一点我在别人那里也听说过了,你见过她虐杀动物么?”

    “我见过……好几次。”说道这里,她捂着嘴,我很理解的倒了一杯水给她。

    她接过水之后,狠狠的喝了几大口,放下杯子接着说道。

    “第一次是她在我面前做这种事,地点就在宿舍里。那时候苏晴在宿舍里养了一只小兔子,那天是上午,苏晴和杜思霏都上课去了,我们两个玩了一晚上刚刚回宿舍,本来我准备睡觉,她却一脸兴奋的说给我看点好玩的,然后摸出来了一些东西:几个钉子和几个图钉,一个解剖刀,当时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

    “然后,她把我带到了我们宿舍外面的的洗衣槽哪里,她把那块木板给放在洗手池里,然后把那个兔子……仰面放在木板上,用钉子把兔子的四只爪子,给钉在了木板上,然后再把兔子的两个耳朵用图钉也钉在木板上。”

    “当时我又害怕又不解,她却一脸兴奋的哼着歌,好像在做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样,把那个兔子钉在木板上,看着兔子挣扎的时候,她一脸兴奋的看着兔子挣扎,然后又看着我,问我。”

    “看到了吗?小彤,我们是强者,而这个兔子是弱者,强者就是可以对弱者为所欲为,弱者连挣扎反抗的可能性都没有,只能任我们摆布,小彤,你要是想在生活中过得好,那么你就一定要成为一个强者,能任意摆布弱者的强者!”

    “然后她开始用刀解刨那只兔子。”

    说道这里我摆了摆手:“她用了多少时间让兔子断气?”

    “大概……超过了2个小时。”冷彤叹了口气说道。

    “整个过程她非常非常的有耐心,非常非常的细致,简直像是完成一项伟大的工作一样,很仔细的让兔子不会死掉而尽量的受苦受疼,我站在那里给吓呆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着坚持下来的。”

    “完事之后,她意犹未尽,还有一些不满意的说:兔子这东西叫声太小,那感觉就少了很多,下次要找个会惨叫的东西,那才有意思呢!”

    “那么后来,你又目睹过几次?”我木然的问道。

    虽然知道了这女孩有这种变态嗜好,但是当面听着还是让我觉得难受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