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十二章、初九卦相
    “呵呵,确实很美丽,不过金总您就别为难小陈了,倒是您这位准新娘让人惊讶啊,出来的时候我都傻了!天下居然有这样的美人!我都嫉妒的要死啊!”于姐用一种夸张的表情拉着雨彤不停的看。

    “说笑了。”金大宝笑道。

    这个情况切入看样子应该比较合适。

    “金总说笑了,我和娟娟也是认识不久但是情投意合,您和您的这位准新娘应该也是一样吧?我们都是幸福的人。”

    金大宝哈哈大笑,应该是出自真心的。

    “对了,您的这家餐馆准备什么时候开业?到时候我们也好去捧个场?”我笑道。

    “哦!对了,吴真人给我算过了,下个月初九是吉时,就在下个月的初九开张!”金大宝笑笑说道。

    “初九?”我皱了皱眉头:“不对啊?”

    “不对?那点不对?”金大宝不解的问道。

    “刚才卜卦是第十四卦的‘大有’,《象》曰:火在天上,君子以抑恶扬善,顺天休名,初九,无交害匪咎。艰而无咎。”我随口念道。

    “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金大宝瞪大了眼睛一副完全不懂的样子,而边上的雨彤神色如常似乎也没听懂,但是我却在她的眼神里看得出她听的很仔细。

    “《象》是周易的《十翼》中的一篇,也就是对周易的解释,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大有’这一卦的卦象很烈,需要仔细操作,初九是卦象的号,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月的初九,而在《象》上对这一时间的解释为无交害匪咎。艰而无咎。”

    “咎的意思就是过失,罪过,这里的解释就可以形容为:这一天,大有这一卦比较偏弱:不会有匪徒灾害,但是艰而无咎,也就是经营起来会比较艰难。”

    听我了我的解释,金大宝有些呆滞,然后立刻转过身去想叫吴全真过来。

    “金总请不要着急!”我立刻阻止了他。

    “大有这一卦也有很多别的解释,也许我的解释也不一定完全正确,还是不要惊动了吴真人好了!”

    “陈真你这家伙那么多嘴多舌的干什么?好了好了,金总您别听他信口胡说!他就读过几天的那些天书罢了。”于姐赶紧说道

    平常人也就算了,可是对于这些东西深信不疑的金大宝,这已经够了。

    “陈先生,您也学过风水卜卦这些东西么?”金大宝摇了摇头阻止了于姐,很严肃的看着我问道。

    “学过一些,但是不是很精通。”

    “那么可以请你晚上留下来一下吗?这对我很重要,请你不要推辞。”

    “……好吧,没问题。”

    晚上12点,本来估计还安排了不少节目,但是都被金大宝给取消了,送宾客们回家之后,我单独留了下来,于姐也走了。

    剩下的人只有金大宝、吴全真、我,另外还有那个雨彤。

    “吴真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位小兄弟对你的卜卦说的和你不太一样,我想让你们两位验证一下,元亨到底是不是应该初九开门?”

    吴全真睁着一双斗鸡眼上上下下的扫了我两眼,呵呵笑道:“黄口小儿,你倒是说说我的卜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笑了笑,直接把刚才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

    “荒唐!荒唐!你读《易经》有几遍?这样就以为自己能解释易经了么?”吴全真仿佛上满了发条的发条人一样蹦跶着吼道:“《象》中的初九那里是一月之中初九那天的意思?你这曲解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易经》字字珠玑能从字面上解读么?简直是可笑可笑!”

    “那么请吴真人说说,《象》中的这句解释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呢?”我带着一种不太自信的目光看着吴全真问道。

    看到我的神情,吴全真估计已经达到了自己的初步目的(吓我),然后立刻开始解释了起来。

    “小子,孔子读易韦编三绝的典故你很清楚吧?孔夫子读《易》都如此不已,为易经做的注释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去理解?”

    “火在天上,君子以抑恶扬善,顺天休名,初九,无交害匪咎。艰而无咎。这里的火在上比喻兴旺,君子抑恶扬善,顺天休名代表着是要君子以德休名,顺天而为,金先生随便翻书遍翻到了‘大有’这便是顺天!而后面的初九,无交害匪咎。艰而无咎要联系起来理解:初九并不是说某一天:一月分为初、中、后,各为十天,合计三十天,初九,也就是初与中之间的变化之处,无交害匪咎。艰而无咎的意思就是顺天兴旺,无变化,无交害,无匪咎的意思,所以我定在初九这天开业,乃是正统!”

    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解释把金大宝彻底侃晕了,而我依然发现雨彤的眼色一点都没有迷糊,只是不断的眨眼睛,似乎是脑子在急速的转动,吸收刚才吴全真的话。

    看我没有反驳的意思,吴全真立刻得意了。

    “小子,你现在没话说了吧?平时多读点书是正统!居然会这样从字面意思上理解《象》简直就是大之谬也!还好你是遇上了我,要是遇上别的先生,不把你小子当场说哭都不会停!”

    我笑了笑,不说话。

    “陈真先生,看样子你是被说服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你以后想好了再说话!我们是生意人,对这种事……雨彤?”

    金大宝正沉着脸说话,边上的雨彤却一把抓住了金大宝的胳膊摇了摇,对着金大宝笑了笑,然后指着我,用手用盲文做了一个:“听他说话。”的姿势。

    看到自己女朋友这样子,金大宝有些不解,吴全真也不懂,看了看雨彤然后又看着我。

    “吴先生解释的不错,但是小子还有几件事不太明白,请吴先生给我解解惑吧。”我笑道。

    “……你问!”

    “首先,吴先生解释初九并不是某月的初九这一点我也赞同,但是孔夫子在这里注释的初九其实是乾卦的一个符号,分为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和上九,分别代表着乾卦的解开,这一点注释的很清楚,您为什么会解释为一个月的初中后三天?”

    听到这个问题,吴全真睁大了一副三角眼,憋了好几秒钟厉声说道:“那……那也不是你说的初九号啊!”

    “我想您是不太明白乾卦的六种符号啊。”我笑道。

    “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九四,或跃在渊无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

    “六种卦象分别代表着龙的六种状态,孔夫子在这里用初九,潜龙勿用,意思就是淡薄,您却要求在初九开张,这恐怕不妥吧?”

    这下子吴全真根本答不上来了。

    现在我可以确定:这个家伙是个完全的假货,估计易经都还没读完。

    “吴全真,你怎么不说话了?”金大宝看着吴全真厉声喝道。

    “这……这小子错误太多,一时我都不知道……都不知道怎么辩驳好了……”

    这时候,雨彤无声的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准老婆居然笑话了起来,金大宝勃然大怒。

    “金先生,其实这件事我觉得是这样:吴先生是看风水的高人,但却未必是易经方面的专家,毕竟风水应该研究的是《青囊经》和《青鸟经》,易经并不在所学之内,吴先生不熟悉也不奇怪,我也只是小时候就爱好这个,钻研了几十年才有现在信手拈来的程度罢了。”

    金大宝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吴全真:“是这样么?”

    吴全真额头见汗:“这个……易经这方面我……”

    “走,我们去新店的门口看看。”金大宝一把抓住了吴全真的胳膊。

    “陈真先生,不知道风水学你熟悉不熟悉?”

    “略知一二。”我笑道。

    “那么也请你和我一起去新店门口看看,希望你能给我点意见,定有重谢!”

    这家伙大概是使唤人惯了,口气完全就是命令式的语气,带着一种极强的气势。

    “好的。”我也不废话,立刻答应了。

    金大宝拽着吴全真走在前面,而我和雨彤自然就并排走在了后面。

    用自己的身高做了一下参考:这个雨彤的身高大概在1米7左右,身材瘦长,腰肢纤细的让人觉得很容易折断,下身的裙摆太长也看不清楚腿如何,但是参考这个身材也可想而知了,但是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身材如此的高挑纤细,胸部却并不小,当然,也不很大,只能说是和女孩的身材非常的匹配。

    从侧面看去,那张完美的瓜子脸犹如月牙,皮肤入凝脂一般,她并没有看我,而是平视前方朝前走去。

    夜里12点小区里有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孩在走,特别还是那么漂亮的一般都会被人当成鬼。

    不过那么漂亮的鬼估计不多见,就当狐仙吧。

    走过了小区进入了商业街,我们来到了金大宝盘下的店面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