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十六章、屠场和新警察
    “我和她的事情……已经很久前了,现在的情况我怎么知道?死了么?”金大宝随口说道:“死了也好!烧个妖精祸害,这女人还真是个妖精,比楼上那个还妖精!不对!应该是还鬼怪……”

    当我说道游紫萱已经死了的时候,金大宝明显已经开始嘴不对心,万分紧张中说出来的话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于是我继续说道:“不只!其实她给人肢解了!先在粪坑里挖出了她的手和脚……”

    说到这里,金大宝一下子操起了茶壶狠狠的砸在了我们面前的强化有机玻璃上,砸个粉碎!

    “你个臭小子说那么多干什么?死了就死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谁不会死,不就是没了手没了脚么!这死丫头造了多少孽那么死便宜她了……我……”

    金大宝一下子猛的退后,然后靠在了一面墙壁上,额头上的汗不断的滴落下来。

    这是人一个人在精神极度紧张的时候的一种表现:反常消耗体内水分。

    我站了起来,找了一点凉水喷在了他脸色。

    现在的金大宝一下子成了一副呆滞的样子,我拍了拍金大宝的肩膀:“金叔,你冷静一下:游紫萱到底是怎么死的,你知道么?”

    金大宝的眼神处在一种游离的状态,整个人都已经失去了主动意识。

    这应该算是催眠术,或者说是注意力集中和涣散术,现在的金大宝处于一种被催眠的状态,整个人都已经放松了自己的意识。

    “游紫萱……游紫萱……咬……咬……咬死……活活咬死,痛死,痛到死……”金大宝断断续续回答着。

    “那么现在游紫萱到底在什么地方,你知道么?她还活着么?”

    “在……在……屠场……可能活着,可能死了……”

    “屠场在什么地方?谁在杀她?”我接着问道。

    “屠场屠场……”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们吱呀一声开了。

    门外灯火通明,雨彤惊讶的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因为外界的强烈刺激,金大宝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居然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

    “嫂子,大哥估计是白天太累有点困了,一下子就倒了下去。”我笑着说道。

    雨彤有些惊讶,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这时候她背后:金大宝的保镖也来了。

    “已经非常晚了,事情也聊得差不多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事情已经没办法再做下去了,我也只好打道回府。

    还没搞清楚情况的金大宝被自己的手下带走了,雨彤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送我出门。

    走到了门口,雨彤对我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我也点点头。

    而雨彤却在手心里突然掉出了一个小纸团在地上,然后于我道别进屋去了。

    我装作了系鞋带,把小纸团悄悄的塞在手里。

    走出了别墅,因为于姐已经把车开走了我只好步行出去,走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我把纸条拿出来看了一眼。

    “如果你想知道事情真相,在金大宝没有在天中水阁的时候来找我。”

    悄悄的把纸条给撕掉,我看了看天中水阁的方向。

    看样子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找了一部出租车回到了家里,反反复复的思考着每一个细节一直到了天亮之后我睡了一觉,直到中午才醒过来。

    这两天为了调查这个案子,我都基本没怎么睡上一个好觉了,不过吸收了两个人的戾气,也算是颇有收获。

    正在琢磨什么时候去那个什么天中水阁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手机上的号码归属地显示应该是本地的一个手机号,我疑惑的接了起来。

    “请问您是陈真先生么?”

    一听这名字,我就明白是谁打来的了。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对方自称是一个什么大型贸易公司的总裁,希望我给他们看一个地方的风水,必有重谢什么什么的,内容大概如此,

    而我已经快笑出来了。

    “好了,别装模作样了。吴全真先生,您的声音实在是太好辨认的,想要约我出来那还不简单,直接说就是了。”

    “陈真!大家都是混这碗饭吃的!你凭什么砸我饭碗?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居然这样整我你叫我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我没砸你饭碗啊,而且到现在我也没有收过一分钱,只不过你自己水平太次了罢了。”我笑道。

    “这我不管!陈真老子告诉你,我知道你有一个看风水的顾问公司,还有一家旅馆,以后我要你永远不得安宁!你给我等着瞧!”

    “不用那么复杂,吴全真,昨天我也见过你,顺便给你看了看相:天庭之上发红,印堂暗淡发黑,最近两天你就有血光之相,最好乖乖的待在家里不要随便出门,免得到时候除了大事就不好了,大家都是堪舆之人,我这也算是给你提个醒吧。”

    “你特么还敢忽悠我?谁不知道这套东西特么从头到尾就忽悠人的?陈真我告诉你,本大爷是你惹不起的人。你给我等着!”

    说罢,直接挂了电话。

    我笑了笑把电话放下了。

    一个给人看风水的连自己都不相信,能给人看好才有鬼了。

    懒得和他计较什么,我直接给阿城打了个招呼:“最近可能有人来闹事什么的,你看着办就是了,不要搞的太过分就好。”

    “呵呵,那可太好了,好久没人敢来找我们闹事了,那我可要好好让他高兴高兴!”阿城摩拳擦掌的笑道。

    “好了,这几天为了查这个案子……”

    正说着,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看了看,居然是孙萌的电话。

    “孙警官,有事么?”

    “陈先生!你现在在哪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孙萌的声音很小,并且还能听到一些其他人的说话声,听起来像是很多人在吵架。

    “我在我的公司里,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

    “你现在别在你的公司里赶紧出来!也许一会儿警察就会上门了!另外找个地方,把地点发给我!我立刻来找你!”

    说完就挂掉了。

    “先生,到底怎么回事啊?”阿城在边上不解的问道。

    “现在说不清楚,估计还是老法医那个事情的问题,好了,我去见孙萌,你也别呆在这里,找个别的地方吧,等我电话你再回来。”我皱着眉头说道。

    半个小时后,在距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咖啡馆,孙萌穿着一身朴素的装束见到了我。

    “孙警官到底怎么回事?”

    孙萌看去来似乎也几天没睡好觉,虽然一脸的惶急但是睡眼惺忪的,看到我之后皱起眉头说道:“还好你现出来了,是赵老师叫我给你打电话来着,现在赵老师已经给隔离审查了。”

    “什么情况?为啥要隔离审查赵志刚?”我有些无法理解。

    “老法医的事情惊动了省公安厅,上面下来了一个破案专家,叫做沈鹏,是个破获过很多大案子的优秀警察,但是这个人在局里的评价并不是太好:虽然屡破奇案,但是这个人在公安系统里的风评不太好:主要是破案手段太不正规,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式:贿赂、诱供、挖坑等等都来,也可以用不惜伤害别人的方式来取得证据什么的,最要命的是这个人什么人都不信任,除了他自己以外,而这次局里就排他来办理老法医自焚和游紫萱的失踪案,而他到这里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把案件所有有关人员全部关起来一个个的审查!”

    “还有这样的警察?”我笑了笑。

    “沈鹏就是这样一个警察,我曾经翻看过他的一个案例:他为了取得一条关键证据,揭穿了一个很美满的家庭中,妻子曾经出过轨的陈年旧事,最后搞得这个没满的四口之家,妻子悔恨跳海,丈夫前途尽墨,家财散尽,两个孩子也不认爹娘的惨剧,这事情当年公安部副部长都找上门去把他骂了一顿,但是他却振振有词的说自己只是为了破案而已……”

    “……这样办案的警察比罪犯更加可恶。”我摇了摇头:“那么他们也准备抓我?”

    “赵老师一直隐瞒你参与的事情,但是沈鹏还是从原来的卷宗和记录里找到了你的资料,他说你这样的人才是最值得怀疑对象,应该立刻抓回来隔离审查!赵老师找到了机会给我发了信息叫我让你立刻离开警方的视线,所以我才找到你的。”

    “你没有被隔离审查?”我看着孙萌问道。

    “我估计也快了!这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要是学校知道我实习期间还没隔离审查,我估计我都没办法毕业!”说到这里孙萌都快哭了。

    “好了,我明白了,你打算怎么办?”我看着孙萌问道。

    “我也不知道……赵老师叫我听你的。”孙萌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说道。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真有够萌的。

    “看样子这破案子更麻烦了……好吧,孙萌,你现在就和我在一起吧,我们一起把这个破案子搞定了再说。”我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