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十八章、突如其来
    “供奉血液?”我吃了一惊!

    供奉东西其实没有什么特殊:中国供奉猪牛羊三牲其实一样很血淋淋的,这里面没有什么道德问题,但是正常的供奉都有一个特点:中国人相信天人合一的理论,用来祭祀的东西必然都是人也能吃的东西,并且很多地方在祭祀后会直接吃掉祭品或者是让动物吃掉祭品,这样不会浪费。

    而血液这种东西没人会吃,活人也不会使用。用这种东西祭祀只能说明他在搞一些不该搞的东西!

    “你确实看到了?那个吴全真住在什么地方?”我立刻问道。

    “他住在城市北郊的一个道观里面,叫做天方观。”

    我仔细想了想,似乎从来没听说过有那么个地方。

    “我去过一次,是一个很小但是很古老的道观,我只去过一次,似乎除了吴全真,没有什么别的人了。”雨彤继续写到。

    我点了点头:“你还知道什么吗?要是还知道的话请你全部告诉我,我现在就想要去那个道观看看。”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雨彤在里面面朝着我们坐着,我和孙萌坐在外面,雨彤站起来实在是不方便,只好孙萌站起来去开门。

    结果刚刚一开门,孙萌就发出一身惨叫!

    我回头一看,一个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把孙萌压在了地上!

    仔细一看:那是一头德国黑背警犬!

    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动作,门外一下子冲进来几条大汉,他们每一个都穿着全套特警护具,举着微型冲锋枪,领头的一个直接把枪顶在我脑门上把我推倒在地,同时好几只脚踩在了我身上。

    “全部不准动!如果有任何动作立刻击毙!你!把手举起来!”

    最里面的雨彤目瞪口呆,习惯性的用手想写东西。

    而对于居然直接一枪打在了雨彤身后的有机玻璃上,把一面玻璃直接打穿了一个眼!

    那颗子弹是从雨彤的耳边直接擦过去的,雨彤一下子倒在地上抱着耳朵发抖。

    因为她的身带有问题,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耳朵估计一下子给震聋了,疼的钻心,而且她一个不到20的女孩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经历?只能抱着耳朵痛苦的在地上发抖。

    “再说一遍!举起手来!否则开枪击毙!”那个带队的还在厉声喝道:“回答我的话!听不明白了没有?”

    “你个白痴就没发现对方是个哑巴么?”我被几个人踩到地上大声骂道:“随便对一个女孩动用武器……”

    “谁叫你说话了!再说话直接击毙!”

    那个领头狠狠的踢了我一脚骂道:“给我铐起来!这个男的还有两个女的!”

    我站起来让他们给我戴上手铐,我冷笑着看着那家伙的脸。

    一张四四方方的国字脸,满脸的横肉,整个人孔武有力,但冷的好像是一块冰一样。

    “全部带走!”

    我们几个被揪了出来,孙萌也给戴上了手铐,两个警察好像抓鸡似的提着她,她呆了一会儿好像才想起什么来说道:“我是市局来实习的实习警员孙萌!你们为什么逮捕我?”

    “叫你说话了吗?是不是给你戴个头套更好?”那个领头的大个子厉声喝道。

    “郝队长,她确实是实习警员孙萌,我认识她。”

    走出了天中水阁,外面是好几辆警车,一个看起来有几分面熟的警察对着那个大个子说道。

    大个子没说话,却看着另外一个人。

    这人没穿警服,却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身高大概1米75左右,有着一张刀劈斧削一般的直线条面孔,那张脸好像石头做的一样坚硬,头型是标准的三七坟头,梳理的一丝不乱,所有的人站在那里都没有他站的直,在哪里给我的感觉就是摆在那里的一尊岩石雕像!

    随着大个子的目光,大家都看着那个家伙,他没有立刻理会,却掏出了一支烟用打火机默默点燃然后走了上来。

    这家伙的步伐都僵硬无比,但是非常的正犹如军姿一般,看起来应该以前是当过军人的人。

    他走到了我面前,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我。

    而乘着这个照面,我也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他。

    这张脸鼻子很小,他应该是个根本不作伪也不善于作伪的人,脸色全是风霜的痕迹,双颊的肉比较奇怪:是一种堆积然后外翻的那种,这其实应该是后天形成的。

    很多练习小提琴或者是拿枪的人都会这样:应为要用颊下的这块肉夹住小提琴或者是在精密射击的时候夹住枪托,看他的样子也不会是拉琴,那么肯定就是夹枪托形成的,客观上更加说明了他确实当过很长时间的军人。

    一双小眼睛,但是眼光却十分的伶俐,居然能给我一种寒冷的感觉。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印堂下面,也就是双眉之间有一块非常平坦的地方,并且一根汗毛都没有。按照相面的说法,这个地方叫做天眼,有这种特点的人,一般来说都是性格残酷,并且极端自负,认为自己是极端正义的那种人,这样的人在警察队伍里很多。

    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上面调下来查案的高级督察:沈鹏。

    沈鹏上上下下的看了看我:“你就是陈水一对不对?”

    “是的,请问您为什么抓捕我?您的手下滥用武力造成了一个聋哑人受伤,你自己看看!”我摇头说道。

    雨彤也给带了出来,也许是她的样子太没有杀伤力了:细长的身材,90斤不到的体重还是个聋哑人,没人觉得她会给任何人带来什么威胁,所以有两个人搀扶着她出来,也没给她戴手铐,她双手捂着耳朵,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警长,这个女孩刚才被一颗子弹从耳边刮过去了,我不知道她是聋哑人所以才开枪。刚才她耳朵有点出血,我已经通知了120……”那个大个子上前一步汇报到。

    “郝队,这些人都是嫌疑人,你居然不执行命令还私自通知别的单位?”沈鹏冷冷的说道。

    “可是警长……”大个也有些为难。

    “给那个女人戴上戒具防止她逃跑。别的事情不用你管。通知120不用来了,让局里的法医给她诊治。”

    沈鹏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冷的好像冬天里的风一样,那个郝队长愣了一下,还是说道:“是!明白!”

    沈鹏说完之后转过来依然着我。

    “就是你怀疑老法医陈成,然后引得陈成自焚的?”

    “你们的那个老法医不只是那么简单吧?你们不是找到了一些东西么?”

    “没错,我们确实找到了一些医学资料,但是那证明不了什么东西,而你的无端怀疑和赵志刚的愚蠢至极,造就了一个为司法系统服务二十多年,深受爱戴的法医离世,陈水一,我要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你。”

    “你觉得你就是法律是吧?”我冷笑道:“我已经找到了游紫萱可能的杀人凶手!我现在……”

    “你现在哪里也不能去,更别给我说什么你还在找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明明就是你自己!”沈鹏说道。

    “沈鹏警官……”边上的孙萌吼道:“我们确实找到了可能的游紫萱一案杀人凶手!你应该……”

    “城北天方观,对不对?”沈鹏看着孙萌问道。

    孙萌一下子就懵了。

    “我们刚刚去过,吴全真在道观里自杀了,悬梁自尽,还留下了遗书。”

    “遗书写了什么?”我问道。

    “是陈水一害得我前程无望,我就算是死了,也要追他魂魄!”

    我无语了。

    这时候,一个警察给雨彤带上了手铐,雨彤一下子没办法捂住两只耳朵了,只好用手捂住在出血的那一只,但是另外一只估计也痛,只好不断的换着手歪着脖子分别捂自己的两只耳朵,看着她不断的换只手捂自己的耳朵,在场的人都于心不忍。

    “沈警长,这女孩……就用不着带戒具了吧?”刚才那个认识孙萌的警官看的不忍心,对着沈鹏说道。

    “不需要你来告诉我,现在她是犯罪嫌疑人!带走!”

    这时候,好几只警犬完成了对别墅的搜索走了出来,房前还有一些天中水阁的保镖和仆人什么的站成了一排,那些警犬并没有理会,但是在经过了雨彤的时候,警犬们突然好想感觉到了什么,对着雨彤狂叫了起来。

    这一叫,边上的几头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也对着雨彤狂叫,几个牵着狗的警察拉都拉不住!

    雨彤吓的一下子蹲下来缩在地上,浑身发抖。

    “你们几个控制住警犬!搞什么呢!”郝队长不耐烦的骂道。

    “不!别动!”沈鹏却挥手命令几个牵狗的警员不动,自己走了上去。

    “警犬为什么会叫?”沈鹏看着几个警员问道。

    “……一般来说,碰到他们认为非常危险的东西,例如爆炸物、毒品等等东西才会这样,也有的时候是闻到了血腥味等等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着几条狗对着一个缩在地上发抖的女孩狂叫,沈鹏冷冷的说道:“狗比人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