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二十九章、你是老手
    几条狗对着女孩狂叫,也没人听清楚沈鹏的那句话,毕竟都是一些警察,看着几条大狗把一个瘦弱的女孩吓的发抖,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了,几个人人呵斥着赶紧把狗给牵走。

    但是那几条狗却好像着了魔似的原地不动,就对着雨彤狂吠不已。

    这情景也让我有些吃惊。

    狗是有灵性的动物,对于一些看似很平常,但实则充满危险的东西有着天生的直觉,这种经过训练的警犬天生的直觉会更加的灵敏,它们应该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东西才会对雨彤发出这样的咆哮。

    而且那几条狗看起来简直就是看到了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几个身强力壮的警察几乎都牵不住!

    “搞什么名堂!快点把那些狗拉开!”那个郝队长咆哮到。

    正在几条警犬和牵着狗的警员相互较劲的时候,突然一直捂着耳朵把自己脸藏在膝盖里的雨彤突然抬起头来,对着狗做了一个表情。

    那个表情我很难形容:就好像一脸平静的狮子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的那种感觉!

    她的脸并没有形变也没有扭曲,而是用一种很平静,目光很冷的样子看着那几只对着她咆哮的狗。

    那些狗突然停止了狂吠,然后一起看着雨彤。

    大概愣了几秒钟,几条狗好像突然被抽掉了灵魂似的,一下子全部底下了头来,不再狂吠,那些狗的眼神中看着雨彤,带着一种畏惧!

    它们到底感觉到什么了?那么的害怕?

    沈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同样也没说什么,而是冷笑着看着雨彤然后又看了看我。

    “带回去!”

    我、孙萌和雨彤被一起押上了一辆囚车,在诸多警察的‘护卫’下,离开了天中水阁。

    “简直是太过分了,雨彤你没事吧?”孙萌关切的看着雨彤问道。

    雨彤捂着耳朵,甩了甩头表示没事,一双泪眼充满着沮丧,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

    那双眼睛已经没有刚才看着那些狗的那种伶俐的目光,但是却睁的很大。

    上一次我给她相面的时候没有具体看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就是一双很普通的柳叶眼没什么很具体的特征,但是这一次看到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的时候,我却发现这女孩的眼睛……居然有几分像是游紫萱的那双眼睛。

    游紫萱的眼睛非常漂亮,最标准的龙头凤尾都有,只是眼仁的部分因为戴了美瞳所以看不出来,但是无疑是最好的那种眼睛,而眼前的雨彤双眼无疑就是去掉了美瞳的游紫萱双眼:那双眼睛包含着水份,极其的灵动,每一眨眼都有一种好似水面分开的感觉。

    这种眼是专属于美人的一种眼眸,一般称为‘剪水双眸’,再加上匀称而修长的睫毛,光是这双眼睛就能给她加分很多。

    但是,一双剪水双眸如何能把一群狗给吓的成了一群软脚虾?

    “好了没事,我们的事情都很清楚,回去问询一下你们就没事了。”我安慰了一下孙萌。

    “可是你呢?”

    “我的事情就比较复杂了。”我苦笑道:“首先是老法医的事情是我开始的,那个吴全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杀,然后这事情居然又摊到我头上了,估计有点麻烦,而且你们那个沈鹏警长一看就不是个喜欢和人好好说话的。”

    “陈先生你不要担心!我和赵老师都可以给你作证你是无辜的!”孙萌立刻说道

    “谢谢……不过孙萌,我劝你真的不要再管这件事了,否则你毕业都困难。”我笑道:“这个案子涉及的东西现在越来越复杂了。”

    “没关系!反正我们是无辜的,基本的事实谁也不能否认!雨彤你别怕!”孙萌双手拍着雨彤的肩膀说道,雨彤苦笑着点点头。

    我没说话,而是静静的思考着。

    沈鹏确实怀疑我们,否则他应该把我们分开带走而不是带到一部车上好串供,这车上肯定装有摄影机和麦克风一类东西。

    一路到达警局之后,我就被单独带到了一个房间,等了一会儿之后,沈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给他打开手铐。”

    一个警员帮我打开手铐之后,沈鹏让那个警员离开并且关上了门。

    “这里可以好好说话,没有人录音录像,你就放心吧。”沈鹏看着我说道:“现在我想知道:这件事你究竟了解多少?知道一些什么?我知道你没有参与犯罪,但是你肯定掌握了我不知道的东西,我现在需要你说出来。”

    我看了看沈鹏,笑了笑却不说话。

    “陈水一,曾用名陈真,‘问天’咨询顾问公司老板,全公司只有你一个人,还有一家注册资本200万的旅馆,由你的助手魏城主要负责管理,这家旅馆本来是陈天杰的产业,你们是父子收养继承关系,但是据我了解你叫他爷爷,因为你们的年龄差距较大。”

    “你的公司经营良好,有不少固定客户,都成为了你的好朋友,旅馆在旺季还不错,淡季差不多能挣个成本价,没有配偶,没有子女,虽然和一些女性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但是你似乎从来也不把她们往女朋友和妻子的状态发展,而是一直和她们保持一种暧昧的关系。这是我能掌握的你的基本资料。”

    “听起来,你还有更加进一步的资料?”我笑道。

    “当然有。”沈鹏本来在我面前的一张办公桌前坐着,一直坐着很直,大概也和他本来是军人的经历有关系。

    说道这里,沈鹏一下子站了起来,从上面俯瞰着我,用一种逼视的方式说道:“你看风水非常的准,当然,我不是说你给你那些客户看风水,那种东西我也不懂,但是你用风水学帮助警方屡破奇案,搞得负责和你联系的赵志刚警官怀疑你和凶手是不是有特殊的关系!”

    说罢,他拿起了卷宗,我不看也知道肯定是和我以前侦破的一些案件有关系。

    “城北别墅凶杀案,死者一家六口人被灭门,家里养的猫和狗,连同金鱼都被凶手捏死,尸体上奇怪的伤口造成警方连凶器都没能发现,赵志刚请你出手之后,你凭借这那栋房子的什么‘凶门在西南面’这个理由,找到了凶手进入房间的窗户,然后你用罗盘定出了凶手行走的路线和杀人的顺序,然后出了大门,在大门外右手边三十多米远的地方发现了被凶手埋在半米深的土里的凶器:一根自行车轮子辐条。”

    “接着凭借这根辐条作为线索,警方将附近所有自行车修理铺的人都抓来一一筛查的时候,你就用相面的方式找到了凶手,说是什么对方的印堂穴有血光,那是最近刚刚接触了血光的缘故,结果赵志刚他们不相信你,筛查了半天之后才终于明白你看的那个家伙真的是凶手。”

    “城郊卧牛村无名女尸案,大白天出现一具赤裸女尸在菜地中间半埋,奇怪的是女尸并没有开始腐败,却在她身体内部居然发现了农民种下的花生,花生根部都已经进入了尸体的内部,显然是应该已经掩埋了很久了,但是当时是春天,花生的生长周期绝不可能在花生的根部都进入了尸体内部而尸体都没有腐烂的情况,法医都无法解释。”

    “而你则在观看了尸体和当时那片田地之后,就判断出女尸肯定是半夜刚刚埋进去的,然后指出了女尸身上花生的品种和农民的花生地里别的品种有细微差别。”

    “然后你在那块田地里,用风水学指出了田地中间的土地是新土而并非老土,这个女孩身上有受虐待的痕迹,然后在种花生的农民家里找到了装有冰块的地窖,同时证明了女尸的身上的花生是一种耐寒的花生品种,可以在低温的环境下生长结果,最后找到了真正的凶手:那个农民买了一个大学生关在地窖里凌辱致死,为了脱罪用一种自己认为很高明的方式做下了这个案子,也被你侦破。”

    “当然,最不可思议的是女生宿舍上吊奇案:一个大一的女生被发现在学校的钟楼里上吊,女生穿着整齐没有留下任何遗书,也没有发现她有任何自杀的企图和可能,但是因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证据是他杀,最后只能认定为自杀,可是就这样你居然也找出了证据。”

    “你先是用女生死亡面向的方位为正北,说这是冤死之人面对的方位,然后在女生脚下的一点点碎屑中找到了蹊跷:那是一些细小的烟灰,接着在女尸的拇指上留下的一点痕迹判断出这个女生看似很文静其实平时会抽烟,然后根据监控中的一个穿着蒙头衫看起来很高大的人留下的虚影判断出那其实是两个人穿着一件衣服,最后找到了那个害死那个女生的凶手:一个酒吧老板给女孩嗑药之后,诱导女生自己上吊,原因是女孩要告发他强奸自己。”

    “您把这些东西翻出来想给我论功行赏么?”我耸耸肩说道。

    “这些东西证明了:你是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