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十一章、牢房叙话
    雨彤进来之后,有些无奈的看着我,因为不能说话,只好用手比划着:“为什么会这样?”

    “既来之则安之,不久之后就会放我们出去的,忍忍吧。”我安慰道。

    雨彤苦笑了一下,看着被褥,抱着自己瘦弱的胳膊。

    虽然现在是夏天,天气还有些炎热,但是对于她的身体来说可能还是不太好过。

    “居然有被褥还挺人性化的,你先躺进去吧?”我看着她笑道。

    羁押室里面只有靠着墙壁的简陋长椅,我给她铺好了被褥,然后帮助她躺了进去。

    躺在被子里面,她总算是似乎有了点温度,我本来想站起来坐在另外一边,她却一把抓住我,可怜兮兮的指了指她躺着的椅子上多出来的一下块,在她头的边上刚好可以供我坐下来。

    于是我坐在了她的头边上,整个过程中她就没有放开我的手,她的手瘦的像是鸡爪,冷的像是一坨冰一样。

    手足冰冷好像是女孩的专长,可是冷成这样的似乎还不多见,我只好一直握着她的手。

    现在她受了惊吓应该是精神极度虚弱的时候,无论她有没有什么问题,这么个身材我看她也没办法杀人,最多也就是知道一些事情罢了。

    我握着她的手,她睡在我的脚边上闭上了眼睛,缓缓的睡着了。

    沈鹏准备去找汪晓寒,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事实上我也准备去找汪晓寒再了解情况了。

    毕竟这家伙是在游紫萱生前最惦记的人,还在手上纹了对方的名字,这份感情绝对浅不了,并且根据冷彤的说法:因为和汪晓寒分手,游紫萱一直处于郁闷期,还在喝醉了的时候给冷彤说自己未来会怎么死一类的昏话,这都说明游紫萱因为汪晓寒和自己分手而陷入了低落的情绪里。

    然后就是,最后阶段,和汪晓寒分手的这三个月,游紫萱又交了一个男朋友,这个人到底是谁一直就没有资料。

    虽然有很多目击者说看到过这个男人和游紫萱出双入对,但是却没人说得清楚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按照他们的说法:非常平常,正常的个子,正常的长相,没什么很突出的特点。

    还有人说看到游紫萱坐着这个男人的车进出校园,但是他们却认不出那是一部什么车。

    一般来说认不出什么车,那么就是这部车长得比较奇怪,或者是一个比较冷僻的牌子。

    孙萌他们一直以来就在调查这个人,却一直都没有结果,这也是让案情一直卡着的一个地方。

    更奇怪的是,作为和游紫萱走的最近的一个人,冷彤居然对这个人也毫不知情:虽然最后几个月冷彤和游紫萱见面并不多,主要是冷彤自己在给那个银行家当小三,同时也因为恼怒游紫萱把自己带到这条路上来,所以可能好几天才见上游紫萱一面,却也从来没有听游紫萱提到过这个男人,也从来没见过。

    而且,游紫萱和汪晓寒的感情到底是如何发展的,现在也是不得而知。

    而现在汪晓寒那边可以交给沈鹏去调查,我则要重点关注苏雨彤了。

    其实苏雨彤根本扯不到这件事上,从那个方面来说她在这件事上都是彻彻底底的外人:只是因为金大宝和游紫萱原来的关系不浅,才会扯到她这里。

    但是无论是我还是沈鹏,其实都有一种直觉:这个雨彤不是个简单的人,虽然不清楚她到底和游紫萱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无论如何就是怀疑其中有联系!

    而对于她那变幻莫测的双眼,也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也许就是基于那么一些原因,我和沈鹏都觉得这个雨彤身上有东西可挖!

    思考着很多的事情,我的手突然被抓住了,侧头看了看:雨彤醒了。

    看看表并没睡多久,我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发冷?”

    雨彤摇了摇头,在我手下里写到:“睡不踏实,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

    “调查好了就会让我们走的,明天一早我想就可以了。”

    “可是我们有什么好调查的?那个警察好凶,他会不会打我?”雨彤继续写到。

    “不会的,现在的警察不是那么混蛋的人,你放心。”

    沉默了一会儿,雨彤在我手心里写道:“睡不着,我们聊会儿天好吗?我只能用这种办法和你说话你介意吗?”

    “没事,你画好了。”我笑道。

    雨彤点点头,在我手心里写到:“那个警察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想了想,把这件事完整的告诉了她。

    “这么说,你接近金大宝,只是为了了解这个案子?”雨彤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道。

    “没错,这一点我必须承认,我确实是为了破获这个案子才来参加金大宝的晚会,并且误打误撞的认识你的。”

    “原来……你不是风水先生?”雨彤吃惊的写到。

    “我是风水先生,只不过是个爱管闲事的风水先生罢了,现在因为闲事管的太多,被人抓进来了。”我苦笑道。

    “我还以为你是好人,结果你也是怀着调查的目的来接近我和金大宝的!”雨彤生气的划到。那尖尖的手指好像要刺破我的手掌似的。

    “我向你道歉好不好?我也是为了那个可怜的女孩而已,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生是死。”

    等了一会儿,雨彤在我手心上划到。

    “我觉得她还活着。”

    “为什么?你不是都没见过她?”我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风水学有没有这种事情:从我生下来我就能够感觉到一些比较特殊的东西,比如你告诉我一个人的名字、年龄和大概情况,我就能感觉到这个人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情况。”

    感觉着她写的字迹,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的意思是你能凭借我给你的这些信息就能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你现在感觉她还活着?”

    “对,我能感觉到她很痛苦,但是还活着。”雨彤很肯定的说道。

    “我从没听说过这种事。”

    “我的感觉很灵的,以前我试过不少次,都很灵验,不过事情很复杂这样聊天好累,我想睡觉了,你陪着我好吗?”

    “我不陪着你我还能去哪里?我也离不开这间屋子啊?”我苦笑道。

    “我还有另外一种感觉。”雨彤笑了笑,在我手心里划到。

    “你和那个警察是一伙的。”

    她刚刚画完我正准备说话,结果我发现雨彤已经睡着了。

    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我有些吃惊。

    现在我倒是越来越看不懂她了。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太明白:这个女孩在我和吴全真斗风水的时候,看情况她完全听得懂我们的话,甚至于我在说商业街的财富树的时候,她比吴全真还要先了解我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在风水上也有极强的造诣。

    风水学这个东西,非常讲究天分,硬去学也不是学不会,而是事倍功半,搞不好自己十年学来的东西没有悟性强的人一天学到的东西多,勤能补拙这个词在风水学上是不通的:没有悟性你每天拿着书啃也完全没有用处。

    而风水学难的地方还在于:没有老师可以教你。

    如果有人说他可以教你《周易》和《青鸟经》什么的,那么你大可以把他当骗子处理:这些书都是古人的智慧结晶,要学也不是学不会,但是有人带着你学之后,你终其一生也只能在别人带着你走进的地方原地踏步无法前进,只有自己悟出来的原理,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解读风水学才有可能收到效果。

    阿城原来就想让我教他风水学,我告诉他这个道理之后,苦读了几天《青囊》他就直接放弃了。

    而眼前这个女孩,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呢?

    至于她说游紫萱还活着我就更不理解了:我占卜的结果是游紫萱已经死了,对自己的占卜能力我还是有信心的,但是现在她却告诉我游紫萱没死?

    就雨彤的情况来说,她其实五感是齐全的,只是无法说话,其实五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听、视、闻、触、味),但是因为无法说话,所以她原本用于说话的那部分神经系统会直接用于别的感觉之上。

    而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第六感:直觉。

    在神经学上着叫做替代效应:失去了手的人用脚写字特别的灵活,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一部分原本用于手的神经现在被直接用于脚上,所以造成了如此灵活的双脚,而直觉也是一样:同样取决于神经系统的强弱。

    所以这个女孩的直觉应该比一般人敏锐的多。

    她说游紫萱现在还没死?那么游紫萱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雨彤发出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显然是已经睡着了,握着她的手,我也感觉非常的困倦了。

    几天都没有睡好觉,现在突然安静下来了,整个人都觉得疲倦不已。

    反正是在羁押室里,这种地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问题,于是我低着头,握着雨彤的手,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