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三十二章、梦境
    作为一个风水学的修炼者,讲究的是天人合一,而我本人也是如此。失眠这一类的事情从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只需要把自己想象成和四周的一切融为一体,几乎是不到一分钟就能进入深度的睡眠中。

    现在也是一样,我边上眼睛立刻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这种睡眠方式不是意识渐渐模糊,而是一下子好像黑暗的房间关了灯似的一下就全黑了的那种感觉。

    但是我突然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猛的睁开了眼睛!

    我在哪里?

    四周的景物已经完全变了,变成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地方,这个地方我从没有见过。

    梦境?

    没错,我是在梦境里。

    我这种人很少做梦,在我最开始看爷爷给我留下的书的时候,我天天晚上做梦都是书中的各种原理,然后不断的深入浅出的思考和形象化,可以说我的风水学有一小半都是在梦里顿悟出来的,我不知道别的学风水的人是不是这样,反正我就是这样对风水学的认识越来越深刻的。

    在学有所成之后,我就很少再做梦了,但是如果我像做梦,我就能控制自己的梦境,在梦境中保持清醒:也就是所谓的‘清醒梦’。

    现在我很明白我是在梦境里,但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回事我必须仔细看看才能明白。

    这里似乎是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地上全是渗水,仔细看了看四周我发现虽然没有任何的光源,我也能看的很清楚。

    这地方与其说是地下室,更不如说像个古墓。

    四周都是年代很久远的那种墓砖,但是看起来空空荡荡的,显然已经是被扫荡一空的古墓了。

    四周都很潮湿,很多地方还在不断的渗水,我留意着四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梦里来到那么一个地方。

    看了看四周确实没什么危险之后,我低着头向前走去。

    古墓非常低矮,我只能低着头走。

    这地方大概也就十几平方米的样子,空空如也,在中间有十几根石柱子撑着整个古墓,最前面似乎隐隐约约的有个出口。

    走到出口哪里的时候,我听到前面传来一种压抑的,低声的呻吟。

    那是什么?

    我抚摸着墙壁,检查了一下身上。

    说起来很好笑,在梦境里居然还要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武器,但是人在梦里思考事情似乎特别的单纯,根本不会去多想逻辑有多门的不合理。

    我在身上发现了一把匕首,直接向前走去。

    前面又是一间墓室。而这间墓室一进去,就带着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道。

    蹲在原地仔细听了一下,又出现了一声些微的呻吟……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继续向前走,我终于看到了一幕可怕的情景。

    一个身上穿着一身犹如古代囚服的那种蓝色衣服的女孩,在两根支撑柱之间。

    女孩的双手已经没有了,手臂部位用两个布条给蒙着,手肘部位有两个铁环连接着两根粗大的铁链把女孩两只木棍一般的手铐在上面呈大字型。

    女孩坐在地上,两只脚也已经没有了:被齐膝盖砍断,也被两块布包着伤口,伤口还在渗着血。

    她的身边有一个架子,上面有好几瓶点滴瓶连接着管子在她的手臂上,似乎是在给她输入什么药物和血浆。

    而她面前摆着一个架子,上面有一些注射器,解剖刀等等用具。

    女孩头发又长又乱,搭耸着覆盖住了整张脸。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走了上去。

    走到女孩的面前,她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从轻轻的呼吸声中能了解到:她还活着。

    看了看柜子边上,有一排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东西。

    两只眼睛,一个割下来的鼻子,两个耳朵,一条舌头……

    女孩的脸上所有能割下来的东西估计都在这里了。

    “你是游紫萱么?”我问道。

    女孩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知道,你不是游紫萱,你是:雨彤!”

    眼前的一切突然模糊然后一下子消失了,我猛的睁开了眼睛:我依然在羁押室里,握着雨彤的手。

    雨彤依然在熟睡一点也没有醒来的样子,我想了想,没有叫醒雨彤,站了起来。

    刚才的那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先,那一幕并不是游紫萱现在的情况,而是在我想象中游紫萱现在的情况,而让我做这个梦的,就是边上的雨彤。

    并不是雨彤有什么古怪,而是我在双手与她相握的时候,无意中和她的念力结合在一起,然后她的念力传输给了我让我做了这样一个古怪的梦。

    她的大脑里大概想象的游紫萱现在的状态也是这样一幅情景吧。

    可这一切究竟会有一些什么关系?

    默默的思考刚才的一切,我突然想到了一点。

    为什么我确认她在一个古墓里?这一切和古墓有什么关系么?

    我的想象中,她在一个地下室里,可是为什么在雨彤的想象中,对方却在一个古墓里呢?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或者说,雨彤对古墓比地下室还要熟悉么?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回头看看这个熟睡中的女孩,我现在感觉:必须先去查查这个女孩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才行了!

    到了天亮,警察送来了饭之后我给守卫的警探说我要见沈鹏,守卫的警察说沈鹏已经出去了,就这样一直等到了中午,我才被带出了羁押室,来到了沈鹏的办公室里。

    沈鹏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看到我就问道:“你那边已经取得了进展了?”

    “我很希望告诉你是的,但是实际上是:没有。”我苦笑说道:“但是我和那个哑女待了一晚上,我现在倒是对那个哑女的情况很好奇,你找汪晓寒有什么收获么?”我接着问道。

    “那个家伙去了外地,明天才会回来,我只是去天方观哪里把那地方仔仔细细的再次搜索了一遍,但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听到你来找我,我还以为你有收获呢!”

    “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只是这收获有些奇怪罢了,我想请你调查一下:这附近是不是有古墓?”

    “古墓?”沈鹏不解的看着我:“你难道是在那个女人那里看到了什么?”

    “不是看到了什么,只是我得到了一些让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的事情而已,所以现在我需要好好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另外那个雨彤你最好也放走:现在把她弄来羁押,其实一点用也没有,你有搜查她的那个天中水阁么?”

    “当然都搜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沈鹏摇头说道:“好吧,你和她现在都可以离开了。”

    说真的,这倒是挺让我吃惊的:“你就这样把我们放了?”

    “昨天半夜,就有一个叫做于娟的女人带着一队律师上门和警察局要人,我们的值班警察都快哭了。现在这帮人正在警察局的接待室室里坐着,再下去他们准备找电视台来曝光了,那个于娟我调查过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我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好了好了,我去对付他们你放心吧。”

    沈鹏点了点头:“你去天方观调查一下正好,毕竟你比较熟悉风水。”

    听到这话,我笑了笑看着沈鹏说道:“沈警官,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你说。”沈鹏点点头。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对于我们这种风水先生,您到底是抱有什么样的看法?或者说您对风水学的看法是怎样的。”

    “我对风水学没有任何看法,也完全不懂。”沈鹏摇头说道:“我办事情只看结果:哪怕你对着路边的一个人说那个人是杀人犯,我只关心他到底是不是杀人犯,至于你是如何认定他是杀人犯的,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所以,陈水一,你最好用最快的办法来找出凶手是谁,找到那个女孩到底在什么地方,别让我对你的风水学失去兴趣。”

    我笑了笑:“沈鹏警官,风水学没你想的那么有用,我同样需要找线索和了解许多事情才能下定义,另外明天你要去调查汪晓寒的时候,我也一起去。”

    “可以,另外我还需要调查老法医的事情。”沈鹏摇头说道:“其实现在最头疼的是这个。”

    “老法医的事情你们调查处什么来了吗?或者有什么新的线索了吗?”

    “老法医是抱着一个废纸篓自焚的,最重要的资料应该都在废纸篓里面,已经完全烧毁了,不过在老法医的家里面,我们找到了一些医疗记录,现在正在筛查,不过从初步的筛查结果来看,老法医在外面搞了个兼职。”

    “什么兼职?”我立刻问道。

    “专门给人做截肢手术,但是是完全合法的。”沈鹏皱着眉头说道。

    “截肢手术?你意思说老法医还在到处走穴?”我不解的问道。

    “对,他在几个医院注册,专门代理一些危险性很大的截肢手术,另外我们还在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沈鹏摇了摇头说道。

    “老法医叫做陈成,但有个曾用名叫做汪成,他和汪晓寒有亲戚关系,具体来说:汪晓寒是他的侄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