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四十六章、法医危丽
    旅馆警察来一些奇怪的客人,这我们也习惯了,这种配置的也算不少不正常,总之开旅馆就会看到形形色色的各类人等,这两个也算不上稀奇的:阿城曾经看着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三个20岁不到的少女开房,后来那三个女孩走了,男人在房间里睡了一天一夜才退房离开……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了孙萌的电话。

    “那几个人总算是清醒了,血液里的各种药物含量都大的吓死人,法医说这几个家伙都必须拉去强制戒毒……”

    “有什么发现么?”我问道。

    “首先是那个被你打倒的女孩也醒了,她的名字叫做吴瑞雪,是他们体育系排球专业的,汪晓寒现任女朋友,目前她虽然醒了但是意志还有些恍惚,别的几个人都差不多清醒到能说话的程度,然后就是那个汪晓寒的尸体连夜尸检之后,法医认为他应该是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产生了幻觉所以跳楼的……”

    “法医进行了解刨吗?有没有在他的胸腔或者是腹腔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我立刻问道。

    “特别的东西?您指的是什么?”孙萌有些不解的问道:“他从20楼跳下去,直接砸在了水泥地上,整个人都几乎给砸碎了,法医要解刨倒也简单,但是那尸体已经基本没有啥解剖的价值了……”

    “好吧,赵志刚现在如何了?”我问道。

    “医生说需要一天才能醒过来,1个月内必须卧床休息了。”孙萌无奈的回答道。

    “好吧,汪晓寒的尸体现在在公安局吗?我立刻过来!我要亲自确认一些事情!”

    放下电话,我立刻驱车赶往了市警察局。

    那个蜘蛛到底是什么,我必须弄清楚。

    下了车之后,孙萌已经在哪里等我了。

    这小女警穿上了一身警服,看起来总给人一种另类的感觉:她的身材要说也应该属于萝莉的类型,或者是属于萌的那种类型,穿上女警的衣服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制服诱惑中带着萌萌的,总体感觉怪怪的,但是也很舒服。

    “沈警长说我带你去解剖室,但是没法医肯去解剖那种尸体:第一是太恶心,第二是觉得没意义,您确定你一定要去?”孙萌不解的看着我问道。

    “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例如双生闇灵,但是你现在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明白吗?”我看着孙萌说道。

    孙萌点了点头:“放心,鬼我都见过了,我还怕什么?这次又是什么?怪物?”

    “不算是怪物,也许是一种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动物,我们走吧,你们局的停尸房我熟悉的很。”我笑道

    走了两步,却发现孙萌跟在我背后,脸色有些发白,牙关正在发抖,听起来一直在发出一种咔咔的声音,藏在我背后。

    “害怕?”我立刻明白了。

    “我……我们进行过解剖课也见过尸体,但是听说这个尸体很难看……”孙萌有些扭扭捏捏的说道。

    “以后要是你真的搞刑侦,那么各种恶心尸体你都必须见过。”我笑道:“不过从20楼摔下去的尸体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你要是不想去在外面等我就是了。”

    孙萌嘴巴张了张,似乎是差点被脱口而出一个‘好’字,但是这女孩还是强行忍住了,摇了摇头说道:“不!我和您一起去!就算现在不面对,以后的我一样要面对这种事!”

    “呵呵,说得好,那么和我来好了。”

    我们两个一起来到了尸库。

    市公安局的尸库在法医科地下,算是警察局里面的最不热闹的地方,也许是出自于这里太安静没有阳气的想法,市局想了一个鬼主意:把警犬的平时的养殖场放在了地下尸库的顶上,这就造成了地下全是尸体,地上全是狗的格局。

    在风水上,这倒也算是个不错的处理方式:狗本来就是阳气和正气极重的动物,狗能敢鬼也绝不是一句空话:你经常看到狗向着一些空旷的地方不停的吠叫,这其实就是在与驱赶一些对活物不利的东西。

    而对于尸体,其实很多人也有很多误会。

    尸体本身并不是什么不洁之物,只是因为失去了生命,在我们这些生命尚存的人眼里就带着一种不洁和害怕的感觉,但其实尸体本身并不代表什么,也无法伤我们。

    而且。尸体在风水上代表着一种寄托:帝王陵墓要埋在有王气之地才能保的长治久安,贵人之墓也要埋在兴旺之地才能保证子孙平安,如果尸体是什么污秽之物,怎么可能有这些讲究?

    所以对于停尸房这种地方其实不必害怕:尸体在停尸房内没有任何威胁,停尸房其实也没有任何风水上的讲究:只要不漏水不太潮湿就行了。

    在门口,孙艳和守门的两个老警察打过招呼之后,我们直接走了进去。

    这里面是先是一个大办公室,也就是所谓的法医处,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在这里伏案工作,看到我们进来了之后,几个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女法医突然站起来走了过来。

    这个女法医身材挺高,大概和孙雨彤差不多高,但是绝对不属于雨彤那种林黛玉的体型,她的体型相当的健美,肯定平常有坚持锻炼身体,十分的矫健。但是虽然矫健却没有那种臃肿的感觉。

    而那张脸则是一张标准的福缘浅薄的锥子脸,下巴尖细,两腮消瘦,一双眼睛是标准的柳叶眼,有龙头,凤尾细长,这样的眼睛一般来说和赵志刚的差不多,也是嫉恶如仇的类型,但是如此细长的凤尾也代表着这个女孩的心思非常的细腻。

    而嘴皮的厚薄度比较均匀,但是下嘴唇和下巴之间的凹陷处却非常的浅(下嘴皮下面和下巴之间的降下唇肌的部分一般有一个坑洞,面相上叫做唇底穴(不是穴位)这个地方的厚薄代表着一个人的神经强弱程度,特别是面部神经,一般来说表情比较丰富的人这个地方都比较深,还有就是上了年纪的人会越来越深,一般来说,演员这个地方都会比较深。

    这个女孩也是个面部表情极端的不丰富,内心会潜藏很多想法的那种人。

    那个女法医穿着白大褂,胸口上有她的警衔、警号和名字:看起来应该是个二级警督,名字叫做危丽。

    既然是法医部门,那么应该是高级专业技术人员,这个警衔可绝对不低了,以她的年龄来看。

    “你就是那个陈水一是不是?”

    危丽一边看着我一边在手上摆弄着什么,我仔细一看:她居然用一把手术刀在削苹果。

    手术刀很薄很锋利,她看也不看,两只手极其灵活的拿着苹果:一只手捏着苹果不断的转动,另外一只手用食指压着手术刀的刀头在苹果的表面上跳动,仅仅2毫米左右宽度,薄的能透视的苹果皮在她的食指下面不断的出现,给人一种艺术一般的,赏心悦目的感觉。

    “我是陈水一,请问危丽警官你……”我有些不解的正想说话,危丽却冷笑了一下。

    “我家志刚就是和你一起出去被打伤的?”

    你家志刚?

    “你是赵志刚的妻子?”我吓了一跳:赵志刚这家伙从来也没给我说他有老婆啊!这怎么突然钻出来了一个?

    “陈先生,危法医只是赵志刚的……女朋友。”背后的孙萌立刻解释道。

    “是这样?听说赵警官伤的有些严重,不过也应该没什么大碍吧。”我只好陪笑道:“今天我到这里来就是想看看那个打伤赵志刚然后跳楼的家伙的尸体,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呵呵,好啊,我帮你。”危丽笑道。

    这时候,苹果也削皮削的差不多了,危丽拿起手术刀几下子就把苹果大卸八块放在一个盘子里,带着我们向着里面走去。

    “危法医,那具尸体……”

    “就是我负责检验的,都摔成肉饼了,这样的尸体也只有我能处理得了。来吧。”

    说罢,对我抛了个媚眼笑道。

    “这到底是……”看着身边的孙萌我狐疑的问道。

    “危丽法医的师傅就是……老法医,而且危丽法医还有另外一个外号:市局第一恨嫁女。都这年龄了,自己的一切条件都不差却没人敢娶她,所以她的脾气一直都比较古怪,赵老师也不是她的什么男朋友,而是她很习惯把身边的男性都称之为自己的男朋友而已,我也没想到她今天会在,您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孙萌苦笑道。

    警务部门一般文职警察女性比较多,别的部门就比较少了,而法医处却是另外一个女性多余男性的部门,而且这里的女法医们出于职业的情况,一般都没有男人敢要,所以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个婚嫁女集中地。

    看样子,这趟太平间之旅是不会平静了。

    客观来说,危丽的各方面条件其实都不错,赵志刚这个家伙要是能娶其实也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