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四十七章、恨嫁女
    走过了法医们的办公室,里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停尸间。

    市局法医的停尸间和医院的完全不一样:这个停尸间比较小,但是装的尸体都不一般:很多疑难案件或者是没有破获的案件的尸体都被存在在这里,一般这里的人都是死于车祸、凶杀,或者是意外搜寻到的一些无名尸体等等,很多意外收集到的尸体都已经深度腐烂或者是残缺不全,所以这里收集的很多都是尸块。

    走过一扇屏蔽门之后,后面是一个铁门,在铁门的面前有一盏亮度很暗的红灯。

    这盏灯就是所谓的太平灯:专门用在太平间门口,这种灯有两层意义:首先是阻挡:太平间里面全是死气,这种死气对活人是不好的,所以就用这盏灯产生的红光来照耀着门口防止死气溢出,同时也是阻挡各种别的气息的进入,这就类似一个消毒杀菌装置一样。

    走过了太平灯,我感觉到孙萌本来距离我有一点距离,这时候却直接贴到了我身边。

    虽然没看身后,但是我也感觉的到:这丫头用两根手指捏着我的一片衣角随着我动,不想让我知道。

    这是一个极端害怕的女孩,在一个能给自己安全感,但是又不够熟悉的男人面前,能做到的唯一事情的。

    这种那时候,我当然可以轻松的让她感觉到更加安全,但是我还是没有那么做:这样本身可能就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误会,并且这丫头本来就在死撑,那就让她继续死撑好了,这也是她锻炼胆子的一个好机会。

    走过了一个太平灯,接着通过一扇厚厚的,好像是冰箱大门一样的负压力门,我们来到了太平间里面。

    这个太平间非常宽阔,中间有大概三分之二个篮球场一样大小的地方,有六个金属的尸体解剖台,边上有录音录像设备还有齐全的解刨工具。

    四周围都是冰柜,显然都是存放尸体用的了。

    整个太平间全是白色,看起来给人一种安宁中伴随着紧张的感觉。

    危丽看了一下一个记录本,立刻找到了一个柜子。

    “陈水一先生,是男人就过来帮帮忙吧,千万别告诉我你害怕哦!”危丽准备打开一个冰库,看着我笑道。

    满脸都是挑衅的神色。

    “好的,没问题。”我也笑了笑,直接走到了他面前。

    “已经不成形了,小心一点。

    尸体被放在一个担架大小的铝制金属托盘上,我抬着一边,危丽抬着另外一边,两个人一起把尸体放在了解剖台上。

    孙萌看了一眼尸体的样子,立刻捂着嘴蹲了下去。

    我看的也皱眉头。

    一个人从20楼掉下去砸在水泥地上会是什么样子呢?

    刚才危丽用了一个形容方式:已经不成形了。

    这个形容方式可以说是非常的官方也非常的法医化,但实际上看到抬出来的这一摊东西,我觉得这个形容也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汪晓寒在空中落地的姿势应该是侧身落地,这就造成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只有一半了,另外一半就好像焉了的皮球:全部成了一滩,很多地方白森森的骨头从肉体里戳了出来,看起来极端的恶心和难受,脑袋也摔的半个脑袋都不存在了,可就是这样,这家伙的脑袋上的一只眼睛居然还圆睁着,看起来好像很愤怒的看着你似的,孙萌看了一样就不敢再看了。

    “居然……对不起!危丽医生……?”孙萌捂着脸很痛苦的说道。

    “那边有一个盥洗室,里面有个污物桶要吐的话对着那里面吐就是了。”危丽很司空见惯的对着边上一指,孙萌用百米赛跑一般的速度向着那边一个小门里面冲去,然后就听到了大吐特吐的声音。

    “看样子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有这个问题的人很多啊?”我笑道。

    “当年我们志刚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反应也差不多,你别看志刚那个熊样,第一次来的时候情况和孙萌差不了多少……”

    就在我想继续说话的时候,突然盥洗室那边传来了孙萌的一身惨叫!

    “啊!啊!啊!”

    孙萌的声音一直一直和她人完全不一样:声线比较细腻,但是分贝超高,这一嗓子,我估计太平间里的死人都要被她叫活了!

    “怎么了?”我赶紧转过身去想去看看,危丽却摇了摇头:“不用担心,你知道这地方还有一个称呼么?”

    孙萌在那边发出了一声长啸之后听声音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传来不断喘粗气的声音,看样子是被你什么东西给吓着了,但是既然在这个地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地方到底还有什么称呼?”我回头好奇的看着危丽问道。

    “练胆场。”危丽呵呵笑道。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正在这个时候,从背后传来了孙萌的声音:“救救救……救命!”

    我回头一看,孙萌居然从那个盥洗室里直接爬了出来!

    这丫头一脸的海带泪,鼻涕都出来了,整个人好像根本站不起来了似的,在地上爬着手脚并用着从那个盥洗室出来了。

    一边爬一边哭,看这样子,估计是差不多吓尿了。

    我赶紧把孙萌拉起来,看着她这模样我实在是哭笑不得:“你到底被什么吓成了这个样子?难道盥洗室里也有尸体?”

    “那那那……个……啦啦啦……垃圾桶……里面……里面有……”孙萌嘴皮不断的打哆嗦,话都说不利落了。

    “垃圾桶里有一个人头,还有一只手,如果你看的再仔细点会发现其实都是假的,你在不断呕吐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所以不会发现,吐完了以后睁开眼睛发现呕吐物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头和手,那种感觉能大大增强人的恐惧感,怎么样?现在看着这尸体没那么害怕了吧?”危丽呵呵笑道。

    这特么完全就是整人呢!

    掏出面巾给孙萌擦脸,然后陪着她去盥洗室好好洗了洗脸和漱口,孙萌总算是完全清醒了过来,看着那一副崩溃的模样,我好奇的看了看那个桶。

    里面全是孙萌乱七八糟的呕吐物,而在那些还冒着热气的呕吐物(这里面温度低)以外,一个被呕吐物覆盖着的人头和手在一大堆呕吐物里面看起来确实是额外的恐怖,而且是观察自己的呕吐物的时候发现里面有那么两个东西,给人的那种心灵震撼确实是能让人发疯。

    孙萌学刑侦,看过很多案子和各种恶心的现场照片,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强大的,但是这种情况,实在是超过了一个普通人能够忍受的极限……

    “好了好了,没事了。正式的警察都要到这里来练练,你因为是来实习的所以没有过过这关罢了,来吧,过了这一关,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会有一个飞跃了。”

    带着还在干呕的孙萌,我们再次回到了解剖台面前,危丽看了看孙萌的情况,点了点头:“看样子还不错,小丫头你以后可以当个刑警。”

    “得了,以后还是走公检法系统把。”我苦笑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解刨尸体了么?”

    “当然可以,但是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想在尸体上得到什么?这尸体我抽血化验过了,血液里乱七八糟的药物列个清单就可以直接放个标题:《违禁药品目录》,而这具尸体我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解剖的价值?”

    “老是说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怀疑这尸体上也许藏有什么东西,并且应该在胸腔或者是腹腔里,您能不能帮我打开看看?”我看着危丽说道。

    “尸体解剖必须是在家属同意的基础上,并且是办案警官认为有需要的情况下才会进行,我是不会受理这种解剖的。”危丽举着那柄小小的手术刀说道。

    “危丽法医,您开玩笑么?进来的时候您不就同意了帮我处理尸体么?”我苦笑道。

    “嗯……呵呵,要我做事情没问题不过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好了。”

    这时候,狐狸尾巴才露出来!

    没办法,虽然我自己拿一把手术刀也能搞定,但是现在是在市公安局里,一切事情都必须要按照规矩来,而且贸然解剖尸体也确实有很多问题,这时候还只能求助于这个女法医了。

    “好吧危丽法医,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能帮你做什么?您说好了。”我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

    “很简单,你长得还不错,和我约会吧。”危丽呵呵一笑,直接对我抛了个媚眼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您说您可是赵志刚的……女朋友?”我惊讶道。

    虽然听孙萌解释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个要求也太奇怪了吧?

    “呵呵,赵志刚那家伙其实对我也没啥感觉,今天看到你了,听说你也是单身对吧?那么和我约会有什么不好吗?”

    “对不起,我确实是单身,但是我还没有……”

    “没关系,我不介意:你有女朋友?那么也不介意多一个吧?”危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