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四十八章、体内异物
    这个第一恨嫁女渴望把自己嫁出去都到了这个地步了?

    “好了,你这家伙,说实在话你的情况让我很吃惊:面对尸体你连一丝一毫的害怕都没有,至少我没看出来,不是警察却对破案如此的着迷,这么恶心的尸体你看着也毫无感觉,胆色不错,还是个风水先生,脑子也很灵光,从你衣着看来你经济实力也很不错,最重要的是:你这人看着虽然不是特别帅,但是却很有魅力……这样的男人不是很多女人都想要的吗?”危丽笑道。

    “危丽法医,说实在的您各方面都是相当不错的女孩,怎么会这样渴望找男朋友呢?怎么你都应该是有一大堆男人争着约你才对啊?”我不解的说道。

    “你想的太简单了,你大概从来不懂我们这些女法医有多难嫁了吧?”危丽无奈的苦笑道:“给你说几件发生在女法医身上的事情你就明白了。”

    “女法医甲,发现老公出轨之后,带着一把解剖刀,在家里捅了自己老公42刀,没有一刀在要害上,让他老公痛不欲生了好几天,最关键的是用非常熟练的方式把他老公给阉割了。”

    “女法医乙,工作习惯有些不好,总是把一些实验室的型材放在自己口袋里,他老公在自己老婆的口袋里找到过人的手指头,在她老婆的抽屉里发现几个脚趾头,有一次居然在老婆的手包里发现两个睾丸,实在受不了的男人直接离婚。”

    “女法医丙,和自己男朋友第一次开房的时候对自己男朋友的尺寸非常不满意,开口就是:我昨天解刨的一具尸体那东西没勃起的状态都比你勃起之后大……结果不言而喻……”

    “好了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了。”我赶紧叫危丽打住:“您再这么下去我先要疯了!”

    “现在你明白了吧?好了,答应还是不答应?”

    孙萌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好吧好吧,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我硬着头皮说道:“但是解剖尸体会不会造成什么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听到我答应了,危丽很高兴的说道:“家属已经签署了处理意见书,因为他们知道尸体是高空坠落的,形象肯定已经很难看了,所以也不敢再看尸体了,可以让我们警方直接火化之后把骨灰交给他们,也就是说:尸体现在可以随意解剖了,没人会来查找的,所以我才能带着你来。”

    无语……

    “好了,准备要那一块,我切给你就是了。”危丽举起解剖刀笑道,活像个卖猪肉的。

    “我想检查一下尸体的胸腔和腹腔内部到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另外危丽法医你能不能帮我……”

    “都说可以和我约会了还叫我危丽法医?叫我丽或者是小丽!”危丽不满的说道。

    咽了一口口水,我只好苦笑:“好吧小……丽,你能帮我看看么?”

    “没问题!水一!”

    危丽对着我灿烂的一笑,耳旁是寒光闪闪的解剖刀……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对于自己专业的事情,危丽立刻正经了起来。

    “高空跌落,从20楼,也就是55-60米以上的地方摔下来,还砸在了硬水泥地上,据说当时水泥地都被砸了一个三十多厘米的坑洞出来,再加上死者身材高大体重高达85公斤以上,更加加剧了尸体的毁伤程度:身体用左边着地,在左边的器官:左肺、心脏、脾脏、胃部几乎都已经被完全砸碎成了散豆花,而另外一边的虽然没有成豆腐脑,也基本差不多了,所有的器官残骸都挤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尸体的胸腔和腹腔内部基本上就像是放进去了一个搅蛋器搅拌了一下的情况差不多,所以,我们就切开来看看有什么可以辨认的东西好了。”

    说罢,危丽开始拿着手术刀,开始切割尸体。

    因为是高空坠落,所以汪晓寒的尸体完全就是一滩烂肉,并且表面皮肤全是一个个的出血点,让皮肤全部都成了暗红色,看起来倒是很像一块烤好的牛排……

    危丽从尸体还保持完整的右边胸口切开,刚刚一切开皮肉就崩了两个什么东西出来把边上本来就一惊一乍的孙萌给吓的跳了起来。

    “压断的肋骨,不要担心。”危丽解释道。

    “肋骨?”孙萌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心惊肉跳的问道。

    “因为一直被尸体压着,所以弹出来了罢了,这个没啥奇怪的。”

    危丽的手术刀犹如切割牛肉的牛排刀一般,一会儿就在尸体上切割出来一个长达30公分长的口子,让后轻轻一挑,就有一大堆红红黑黑的东西从切口里滚落了出来。

    “这个看着像是猪肝的东西就是肝脏,和猪的其实差不多;这个是脾脏,已经成了一层纸了;这个看起来像是皮袋子的东西是胃,而这个好像漏气的气球一样的东西是肺部;这个……不用介绍了吧?”危丽拿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多边形看着我问道。

    “心脏。”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边上的孙萌干脆不敢看了,直接藏在了我背后。

    “现在看来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啊?危丽翻了翻后摇摇头说道。

    “你再看看腹腔。”我点头说道。

    危丽把切口继续伸长,一直切到了腹股沟的地方,这下子翻出来的全是一节一节的肠子,这东西似乎还没有摔烂,只是看起来更加让人恶心。

    就在危丽把肠子拖出来反反复复的看的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什么?”

    我还没在一大堆血肉模糊的东西里看清楚,危丽已经从边上掏了一个镊子,夹住了一个冒着小头的东西,慢慢的拽出了腹腔。

    随着她的动作,我感觉好像是拉出了一串花椒?

    那是一根血肉模糊的肉丝一样的东西,上面挂着一串串的晶莹剔透的,好像花椒一样的小圆粒,大概有十几颗的样子,看着就像是一串花椒。

    但是人的腹腔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是结缔组织?不对啊?难道这小子长了癌瘤?也不像……”危丽反反复复的看着那东西,没看懂到底是什么。

    “您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吗?”我也看着那东西不解的问道。

    “等等……”危丽放心那东西,双眼看着我不断的在眨眼,似乎在仔细的思考着什么。

    “我没见过这东西,但是我见过一个医疗笔记中曾经出现过这个东西。”危丽想了想,突然拍了拍脑袋说道。

    “谁的笔记里见过?”

    “我的师傅陈成:也就是刚刚自焚而死的老法医!”危丽看着我说道。

    老法医?

    “你见过你师傅有记载过这东西?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只是在学习师傅以前的解剖记录中,见过师傅也在一些尸体体内找到过这东西,但是师傅也不知道是什么,那大概都是20多年前的解剖记录了,当时的条件有限只有一张照片,现在也已经早就发黄了,看不出具体情况,但是我可以肯定,就是这种东西!”

    老法医曾经在别的尸体里发现过这种东西?

    “那么后来的呢?你师傅解剖过很多尸体吧?”

    “后来我阅读师父的解剖记录中再也没有发现过这种东西了,不过……”想到这里,危丽似乎也有些不明白。

    “让我整理一下思路,你们别和我说话。”危丽看了我一样,开始麻利的解剖尸体别的部分。

    看着她的手术刀上下纷飞的继续解剖尸体,我有点无语的看着危丽半天,忍不住问道:“您不是要整理一下思路么?怎么还在干活啊?”

    “一别切割尸体一边整理思路是我的习惯,别打搅我……”

    我勒个去,您整理个思路有多少尸体要遭殃啊?

    终于,在危丽把尸体腹腔和胸腔都清理的差不多,看起来汪晓寒和半扇猪肉差不多了之后,危丽才停下手中的活,用一种有些无奈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我们出去吧,有些话我想单独和你说说。”

    收拾完了尸体,我们三个人离开了停尸房:孙萌差不多是我抱出去的。

    走到了外面的法医办公室,危丽给我们三个人都做了严格的消毒之后,我们来到了办公室边上的一个小房间,看样子是个法医们开会的小会议室一类的地方。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和这房间相对的另外一件房间门口有烧灼的痕迹还贴着封条,看着我的目光,危丽点点头:“那个就是师傅的房间。”

    我点点头,看了看那个贴着封条的办公室,不再多说什么了。

    来到小会议室,我们三个坐下之后,危丽给我们倒茶,然后把刚才切出来的那一串‘小花椒’,放在了桌子上。

    现在这东西已经被危丽洗干净了,成为了完全的白色,看起来像是一些神经和血管连接着这些小颗粒,这些小颗粒有的大有的小,洗干净之后外貌全是白色的,看起来确实有些像是癌瘤或者是某种结缔组织。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你的师傅怎么说的?”

    “师傅的记录中最开始没有这东西的名字,只是记录了这种东西的特点。”危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