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四十九章、排球女孩
    “师傅这辈子打开过几千具尸体的肚子,他的解剖资料有一个档案柜,都是我们这些新法医的学习材料,我基本上都读过,但找到这种东西的只有一份,大概是在20多年前的,这资料也随着师傅自焚而烧掉了……”

    “对了还没请教,你们老法医是怎么自焚的?”想起这件事我问道。

    “师父锁上门,把一桶乙醇倒在了他的档案柜上,然后点火,自己再扑了上去。”危丽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老法医想要烧掉的就是档案柜。

    “这东西我记得师父的记录上只有那么一份,师父的记录是:这东西其实不在腹腔而在胸腔:应该就在人体食道内部,看起来就好像食道癌似的,但是却肯定不是癌瘤而是别的增生的东西,我之说以觉得这两者是一件东西的原因是:师傅在20多年前解剖的尸体,那具尸体也是一个和这具尸体差不多的年轻人,也很强壮,不过最关键的是:两者都服用大量的违禁药物!”

    又是嗑药的?

    “20多年前,吃的药还没那么复杂也没那么多种多样,那具尸体生前我记得父亲是个高官,经常出入国外,那个时候社会和知识也没那么发达,只是在国外听说了年轻人都喜欢这种东西,就带回来给自己的儿子当礼物,结果自己儿子嗑药上瘾了。”

    “这种东西一旦开始就绝不可能停止,那个年轻人发疯似的找自己父亲要这种东西,他父亲只能屡屡出国外去给他找药物,但是这些东西的耗资太大根本不可能停止,最后那个高官因为受贿被抓住,自己的儿子也没了来源,在一次药瘾再次发作的情况下,那个年轻人用刀剁自己,最后把自己给捅死了。”

    孙萌在边上听的发抖,我则沉默的点点头。

    药物,还是药物。

    那些东西不但害人,还会……

    “你们解刨过别的尸体么?滥用药物的尸体,有没有类似情况的?”我问道

    “一般滥用药物死亡的人都不用解剖:直接测定一下血液的情况,然后确定一下致命伤和死因就好了,而且我们法医处也不会随便解剖尸体:都是需要才进行,所以我们也没有多少解剖这种尸体的情况,至少我还没遇到过。”

    “好吧我明白了,那么您也是个医生,滥用药物和产生这种东西之间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呢?”我继续问道。

    “滥用药物会导致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各种组织增生也不奇怪,但是这个样子的我还没遇到过,好吧,看样子有新课题了,我会尽快研究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的。”

    说到这里,危丽一副兴致满满的样子,就好像一个发现了癌症治疗方法的医生似的,满脸兴趣。

    “好吧小丽,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我点头笑道。

    “吃饭?要请我就要整套程序做完,否则我可懒得来!另外我基本吃素,肉类我实在是没胃口。我们法医的职业病就是胃病!”

    我苦笑。

    “全套程序是指什么?”一边的孙萌好容易恢复了状态,好奇的问道。

    “呵呵,孙萌你这丫头真奇怪,难道你们学校就没人约过你?所谓的全套程序当然就是吃完饭开房好好爽个一晚上啊!水一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至少要三次,每次至少30分钟以上!否则我会鄙视你的,真的!”

    我和孙萌都是灰头土脸的从法医处出来,看到在门口微笑着和我道别的危丽,我几乎能看到一个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吃人的饥渴女法医。

    其实法医处的一个法医长得都不错:每一个都是身材高挑大长腿,颜值都不低,但是想想他们的工作,那个男人都要想想:向着摸着你的手几个小时前才在一具尸体上摸索过……那感觉足以让人立马不举。

    “我再也不想来着地方了,陈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孙萌哭笑不得的看着我问道。

    “去看看沈鹏那边把,审问出了一些什么东西来了。”我也是同一副表情。

    沈鹏是特派下来的调查员,直接把会议室当成了自己的临时办公室,看到我来了之后,他点点头,手上正在看着几份记录。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他办公室门外,有两个正在粗声大气吼叫的中年夫妇,后面还有还有好几个律师

    听了两下,他们大致的意思是警察非法扣押了自己的女儿什么什么的,威胁要叫电视台曝光,还说自己认识谁谁谁你们这些臭警察是不是不想混了什么什么的。

    想坐下来和沈鹏了解一下情况,但是外面那两个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沈鹏沉着脸站了起来:“我先去把噪音给解决掉。”

    “到底是什么人?”我不解的问道。

    “那个吴瑞雪的父母,听说是什么官员。”沈鹏随意说道。

    吴瑞雪?我想了想才想了起来:就是那个在房间里和汪晓寒一个浴缸的排球女孩。

    本来我想说我来,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我倒是想看看沈鹏到底如何解决这种问题。

    沈鹏走到外面,吴瑞雪的父母估计也认识他,立刻上来想要抓住沈鹏说个明白,沈鹏看着吴瑞雪的父亲说道:“你是来找你女儿的?”

    “你就是沈鹏是不是?我女儿没有犯罪你为什么拘禁她!快点给我放出来!否则我告死你!别以为你是什么高级警察我就……”

    “你女儿吴瑞雪是吧?今年20岁,有4年的滥药记录,3次堕胎记录,11次在酒吧扫黄的时候被抓进局子里的记录,4次殴打同学、下暴、勒索,甚至还有1次诱惑低年级女生卖春……还要继续听吗?”沈鹏冷笑道。

    中年夫妇的怒容直接凝固在了脸色,背后的律师们满脸的愕然。

    “你们这群讼棍,到底是律师还是打手?难道还讲究人多不成?都给我赶紧滚蛋!否则我也会去查查你们几个的老底,看看你们几个有没有人屁股是干净的?”

    一群律师作鸟兽散。

    “你们的女儿涉及巨额的违禁药品买卖案,现在你你们最好去给她找个好律师,而不是在这里叽叽歪歪,同时我想告诉你们:昨天我们的法医证实你们的女儿又怀孕了,这是她第四次怀孕,要是再流产可能会造成习惯性流产,一辈子都不想想要小孩,所以对于这个孩子该怎么办你们最好做好打算,另外因为这段时间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太多,所以谁是孩子他爹只能等孩子生下来才知道,现在你们最好是好好为这件事做好准备吧。

    中年夫妻一起石化,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沈鹏走了进来,我看着沈鹏笑了笑:“沈鹏,本来我以为你不是这样的人。”

    “本来你以为我会直接把他们踢出去对不对?”沈鹏摇了摇头:“好了,我们还是说说案情吧。”

    “现场的人基本都清醒了,另外三个女孩是艺术表演系的,没有滥服药物的经历,比较清白现在已经回家了,四个篮球队的成员都有服用违禁药物:有的是运动类的类固醇之类的药物,也不算是特别严重,他们都是和汪晓寒一起玩的人,判断没什么问题,下午就会放他们走,不过目前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然后是中心人物,也就是这个吴瑞雪了,现在她根本不和我们沟通,疯的不得了,我们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我希望你能想办法和她取得一些沟通。”

    “那么难搞?你都搞不定?”我不解的问道。

    “关键是这个女孩的思维一直就在极端混乱的状态,她身体内的药物虽然排除了,但是精神极端不稳定,一直在说胡话,用你的优势去和她谈谈好了。”沈鹏摇头说道。

    “好吧。”我点点头。

    “孙萌,带陈水一去特别看护室6号。”沈鹏点点头。

    孙萌表示明白,带着我上了警察局三楼之后,进入了一排好像是病房一样的地方。

    到了第6号。孙萌带着我走了进去。

    里面看着也像是病房,有一个女孩躺在病床上,听到我们进来之后,侧身看着我。

    那天匆匆一瞥也没细看,这时候才发现这女孩的身高相当高:至少有1米75以上。

    打排球的女孩都比较高,身材也比较强壮,而且这女孩的头发很长也很顺,面目姣好,但是因为是躺着的,我没办法就这样子给她相面。

    “吴瑞雪是吧?我叫陈真……”

    “你是警察?又是来问我话的是吧?”吴瑞雪很警惕的看着我说道。

    “我不是警察,我是来帮你的。”我叹口气说道。

    “帮我?你能帮我什么?呵呵,说的好听!”吴瑞雪冷笑着说道。

    “帮我,也帮你自己。”我点点头说道:“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我还有未来么?开玩笑,陈水一先生: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么?我肚子里不知道怀着谁的孩子,血管里流淌着不知道什么药物,男朋友还直接跳楼了,现在我还被怀疑卖药!我特么还有未来?去你X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