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五十章、白色的树
    “有没有未来很简单,把你的手给我看看好了。”我笑了笑说道。

    “什么?”吴瑞雪完全不明白我的意思。

    “其实我是个风水先生,也是所谓的相士,就是看相的人,我给你看看手相好了。我给很多人看过手相,特别是一些不知道他们自己有没有未来的人。把你的手给我看看,也许我可以给你一些不错的建议。”

    一般来说女孩子都比较喜欢什么看相、算命、星座运程一类的东西,比较‘高端’一点的还要来请笔仙,请碟仙一类的。

    看着我的样子,吴瑞雪有些吃惊,但是还是伸出了手来。

    吴瑞雪是打排球的,手比较大,我仔细看了看她的三条线,然后看着她的脸。

    看她的脸我并不是为了相面,只是为了看看她目前的神态。

    这个女孩现在处在心如死灰一般的叛逆期,完全的一副所有的一切被人揭穿然后破罐子破摔的表情。

    但其实她的内心现在完全是脆弱的要死,看着我的眼神几乎都不敢分神,好像把我当成了救命稻草似的。

    看了看她的手相:和天际线接触的地方很短,我估计她11-12岁左右就被地魄线给拉住了,和地魄线有无数乱七八糟的交集,显然她十几岁的时候经历很不一般:但不一定是和男人发生了什么关系,而是有一些事情让她直接坠入了无止境的欲望之中,并且从这个时候开始,她的地魄线开始变粗和变深,然后到了她大概22岁的时候,从新开始恢复正常,而她的人间线在哪里有一道非常粗的连接线和天际线连接在了一起,以后人间线就基本靠着天际线在走了。

    然后再看了看她小指下的线段:三细两粗。

    我点了点头:“你小时候生活很平静,在你11-12岁的时候你父亲开始发迹的,从那个时候你就明白了钱的好处,开始过上了乱七八糟的生活是么?”

    吴瑞雪睁大了眼睛,愕然的点点头。

    “好吧吴瑞雪,现在你20岁,在你22岁左右的时候,你会迎来你人生最大的转折,这个转折看你怎么处理。”

    “是……什么样的转折?”吴瑞雪小心翼翼的问道。

    “想听实话么?”我摇了摇头问道。

    “要!”

    “你的父亲很可能会在那个时候失势:到底是被双规还是别的什么问题我不清楚,需要看看你父亲的手相才能知道,你的家庭也可能产生剧变,但是对于现在的你,并不是什么坏事:你的家庭也许可以从新的回归温馨。”

    “我父亲被双规或者失势,我的家庭还能温馨?”吴瑞雪不理解的问道:“你开玩笑么?”

    “那么我问你,现在你父亲对你不闻不问只管给你塞钱你就很高兴么?”

    吴瑞雪低下了头去。

    “你父亲开始发迹,自然就没多少时间来关心你,你的经济条件变好了之后,却缺少了亲人的关怀,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有什么好的?你父亲失势之后才会回到你身边,那个时候,你才知道你需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好吧……那么我的……”吴瑞雪迟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这个孩子你不想要还是拿掉吧,你命里还有一个孩子,是个男孩。”我笑道:“那才是你的小福星。”

    “我还能有孩子?”听到这个吴若雪立刻高兴了起来。

    “肯定有,但是你要有信心。”我肯定的说道。

    “谢谢……谢谢你……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还是谢谢你……”

    “好了,不用谢了,现在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关于汪晓寒的事情。”我点头说道。

    “好吧……你需要知道什么?”吴若希叹了口气点了头。

    “你手上那个纹身。”我指着他手上‘晓寒’两个字说道:“这个纹身是你唯一的么?”

    “这个……我听说汪晓寒还有几个女朋友也干过这种事。”吴瑞雪迟疑的说道。

    “那么,这个纹身是汪晓寒叫你做的还是你自己做的?”

    “……能叫这个小妹妹先出去一下吗?有些事情我不想让她听,她还太小了,有些事情太恶心我不想再造孽了。”吴瑞雪指着孙萌说道。

    “你不用担心我!我也是警察!而且还是刑警!你说什么都没关系的,什么案子我都接触过!你放心吧!”

    听到吴瑞雪这么说,孙萌很不满的嘟着嘴回答道。

    “对不起小妹妹,我不是这个意思……”

    “拜托!我今年大四都21了!比你还大呢!”孙萌更加不服气了。

    体型小就是容易被人当小孩。

    “好吧,那么我就说了。”吴瑞雪叹了口气摇头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汪晓寒要求的:他是个控制欲望很强的变态,他喜欢玩‘绝对拥有’。你们知道什么是绝对拥有么?”

    孙萌看了看我一脸的莫名其妙,我大概猜到是什么了。

    “就是要做他的女朋友,这个女孩要一心一意的都属于他:包括在手上纹上他的名字,把身体的一切都要交给他,完全按照他的命令去做……甚至。”

    “连他给的药都要全吃?”我冷笑了一下。

    吴瑞雪痛苦的点点头。

    “汪晓寒到底给你们吃了一些什么药物?你能具体形容一下吗?”我皱着眉头问道。

    “他的那些药很多是我见过的,只有一种我没见过:是一种小圆粒,一粒一粒的好像……”

    “花椒?”我脱口而出。

    “是白色的,形状倒是很像。”吴若雪有些吃惊,但是还是点头表示认可。

    “那种药物吃了以后你有什么感觉?不用羞涩,直接告诉我就好。”我点头问道。

    “总之比任何别的药吃了都要厉害,总之吃了以后整个人都感觉身体很轻,任何动作随随便便都能做的出来,感觉很飘逸,做任何事情都觉得自己很自信,很容易集中注意力……还有就是哪方面的感觉特别的好,那种感觉真的能让你觉得……爽到连灵魂都在颤抖,没有任何事情比得上那种感觉……我是体育特长生语文不是很好,你听得明白么?”

    “你的形容能力不错,我明白。”我点点头。

    “爽到灵魂都在颤抖……”边上的孙萌默默的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么那种药物是从哪里来的,你知道么?”我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是……自己种的!”吴瑞雪拍了拍脑袋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自己种的?”我吃了一惊:“在哪里种的?怎么种的?”

    “应该是在……等等……让我想想……”吴瑞雪抱着脑袋很痛苦的思索了起来。

    孙萌这时候似乎才从喃喃自语中转过神来,看到吴瑞雪抱着脑袋的表情,她看着我,用嘴型轻轻的说道:“神经系统紊乱。”

    没错。

    滥用药物的人都会出现这种问题:一部分神经系统已经完全坏死了,在不用药品的时候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意志力涣散。

    而最可怕的就是出现这种神经系统紊乱:她的一部分神经系统其实已经坏死了,对外界的刺激会非常麻木,然后就是眼下的这种情况:想不起来很多事情,总是处在失忆的状态。

    想了好久,她甚至出现了手到处摸和咽口水的动作(模拟自己在吃药),然后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对了!就是自己种的!我见过一次,在那个臭道士的道观里!”

    “臭道士?那个?”我皱着眉头问道。

    “叫叫叫……吴……吴……”

    “吴全真,是么?”我立刻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吴全真!特别恶心的一头老狗!”吴瑞雪大点其头。

    这下孙萌傻眼了:“怎么和吴全真联系上了?”

    我笑着看着孙萌说道:“你忘了你飙车的时候追的那辆雷克萨斯了?汪晓寒正好就有一辆!”

    孙萌睁大了眼睛,一副震惊的表情看着我。

    “嗑药的人圈子相对比较封闭,这一点也不用奇怪,现在我们可以肯定:吴全真和汪晓寒也有关系,两个人应该是一起嗑药的友谊……”

    “那么你在哪里看到的是什么?怎么种的?”我继续问道。

    “我看到那个吴全真手上有一盆像是小盆景一样的东西,里面有一颗大概30公分,全身都是白色的树,那棵树有不少枝桠,却没有一片叶子,我当时问汪晓寒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都不回答我。吴全真用血浇灌那棵树,那棵树上结着一些小小的果实,我觉得应该就是那个东西!”

    “那盆东西现在还在吴全真哪里吗?”我立刻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见吴全真把那东西拿出来,却没见他放在哪里……”吴瑞雪抱歉的说道。

    吴全真的天方观我和警察都仔细搜索过了,如果有那么特殊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找不到,肯定已经不在哪里了。

    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白色的树?

    白色的树?

    突然,我觉得脑子有些眩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