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五十一章、转正
    “白色的树,用鲜血浇灌,吸取活的养料,结出恶魔的果实,欲望之果,让你实现无尽的欲望。”

    “但是代价是:你的生命!”

    一段话突然在我脑子里响了起来。

    血液、红色的天空、还有……无数的白色的树……

    那些树每一颗都很高,上面没有一片叶子,结着白色的果实,一个女孩站在树下哭泣,然后对我说出了那些话……

    我的脑子里紊乱的要命,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边上孙萌的声音好像距离我很远很远,好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发出的一样……

    不知道过了过久,我猛的睁开了眼睛。

    “陈先生,你怎么了?”孙萌不解的看着我说道。

    “我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我睁大眼睛看着孙萌问道。

    “刚刚说吴全真有一颗用血浇灌的白树,你就突然低下了头,你怎么了?”

    对面的吴瑞雪也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我。

    “我……我没什么。”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那一副血色的画面,莫名其妙的话语都让我感觉恍惚,但是那个哭泣的女孩,那个说话的女孩我却看的很清楚。

    那个女孩是雨彤!

    为什么又是她?为什么总是她?

    “陈先生你是不是这几天查案子太累了,都没有好好休息所以人不舒服了?”孙萌很理解的问道。

    “也许吧……不碍事,我们继续吧:汪晓寒是不是有一部雷克萨斯?现在在什么地方?”

    “雷克萨斯……”吴瑞雪又是抠着脑袋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

    我和孙萌都是无语:这样下去这女孩估计就废了。

    “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经常坐!还开过我怎么想不起来呢!”吴瑞雪苦笑道:“那部车就在小区的停车库里,有一个专用车位,你们去找找就能找到了。”

    我点点头:“除了你和汪晓寒,还有谁开那部车?”

    “除了我们好像没有别人了……那部车本来就是他开出去泡妞的。”吴瑞雪无语的说道。

    “昨天,大概半夜的时候你们谁开过么?”我继续问道。

    “半夜……老实说现在到底是几号?星期几我都搞不清楚了,这几天都是昏天黑地的。”

    我和孙萌相视苦笑。

    “但是半夜的话我们不可能出去飙车什么的,不过……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吴瑞雪突然说道:“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要去吴全真哪里的时候,刚刚开车汪晓寒就在骂,说什么:把车借去也不知道把油加满!又没有油了!”

    “我当时还在问他谁接走了,他却什么也不说。”

    看样子也只能是这样了。

    “好吧,我们去检查一下那部车子,谢谢你提供的信息。现在,作为一个相士我想给你个建议,把你的右手给我吧。”

    吴瑞雪点点头,把右手伸给了我。

    看了看她的手心,我指着人间线说道:“还是关于你22岁左右的那一场剧变:这场剧变如果处理的好,那么你接下来的人生会发生很大的转变:大概在25岁左右结婚,26岁的时候会生下一个儿子,以后你的人生就平稳了:不会大起也不会大落,最后能找到一个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相濡以沫,但是处理不好,你的人生可能就终结在了23岁左右。”

    “你的意思是,处理不好我会死?”吴瑞雪睁大了眼睛问道。

    “差不多,就算不死也活不了几年。”我指着人间线的一条断线说道:“你的人间线这条断线是连接在天际线上的,也就是说,这次的剧变,一定要记住放弃眼前利益:哪怕是再大的利益也要放弃,让一切从新开始,你猜能获得新生,记住:有舍才有得。”

    吴瑞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陈水一先生,能留个联系方式么?以后也许我还能请教你。”

    “我给你说的太多反而对你不利,你只要记住我们今天的话就好了,前路如何走,就看你自己了。”

    从吴瑞雪哪里出来,孙萌不停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看了看我又欲言又止。

    “你想让我给你看手相?”我知道孙萌在想什么,直接了当的问道。

    “能给我看看吗?我也想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孙萌伸出手一副期待的表情。

    我笑了笑,把她的手给挡了回去。

    “自己的未来最好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创造,想想里面的吴瑞雪,虽然她还比你小,但是她的未来只有两种可能了,这才是真正的可怜,因为她自己作践自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而你的一切才刚刚开始,你根本不需要去预知未来,而是需要去创造未来。”

    说完了这些,也不管孙萌能理解多少,我回到了沈鹏的办公室,把问出来的一切对沈鹏盘托而出。

    “其中一些我已经知道了,现在我们正在调查:到底这个汪晓寒有多少女朋友,有多少女朋友纹了他的名字,这事情调查起来非常繁琐:因为这小子的交际面实在是太广阔了。”

    “那么现在游紫萱失踪案也要从兴定义了……现在游紫萱到底是死了还是失踪,那些手脚到底是不是游紫萱的,现在也没人说的清楚了。”沈鹏皱着眉头说道:“另外危丽也过来给我说明了找到的那些东西的状况:危丽认为应该是一些和人体组织结合起来的增生部位,但是肯定是从外部植入的,具有一些动物的特征,像是一些类似寄生虫一样的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不太清楚,他们会立刻展开分析的。”

    我点点头。

    “我为什么觉得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本来只是个杀人案,现在又联系到了非法药品,还死了好几个人了,现在连寄生虫都钻出来了!”孙萌看着我们,嘟着嘴说道。

    “一个案子的破获就是这个样子,往往牵扯出一大堆案中案和连锁案件,这其实是好事,我们这些做警察的不该抱怨这些。”沈鹏摇头说道:“你要向你老师学习啊。”

    孙萌吐了吐舌头,只能点头称是。

    看着这个绷着脸不笑,手段毒辣,但却称得上是一个好警察的沈鹏,我不由得坐下来笑道:“沈鹏警长,以前听你办的案子,手段似乎……”

    “没错,就是那个搞得人家妻离子散的案子,那件事过去五年了,前三年我都认为我做的是对的,但是在两年前,有一个男孩子到警察局来找我,当时我以为是反映什么案情就让他进来了,结果他居然拿一把藏在身上的尖玻璃刺我。”

    “怎么可能?进办公区域不都是要检查的吗?”孙萌睁大了眼睛不解的问道。

    “只会检查金属物品,他带的是一根专门磨尖的玻璃,所以检查不出来。他为了杀我做了很久的策划:那玻璃都是磨出来的第三块了:前面两块他用来练习刺杀我的动作的时候对着树干刺坏了。”沈鹏摇头说道。

    “策划的很周全,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我:他虽然练习了很多次,刺杀的动作很熟练,但是他的表情从进入我办公室开始就引起了我的警惕,然后他的刺杀自然失败了。”

    “我很愤怒,直接抓住了他的手,为他想干什么,他的回答让我永生难忘。”

    说这话的时候,他捏了一下自己那岩石一样的面孔。

    “他说什么?”孙萌小声问道。

    “你在逼死我妈妈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在干什么?”

    说到这里,沈鹏看着我,那张脸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我明白了。”我点点头:“经历总是能改变一个人,对么?”

    “我亲自捉过的犯人怎么也有上百了,督办过的各地大案要案来来去去也十几个了,以前我没后悔过,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的事情是错还是对。”

    说道这里,沈鹏站了起来,从会议室的窗子向着外面看去。

    “以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相信你你这个风水先生么?陈水一,我这里有些事情你是完全不知道的,等这个案子办完之后,我想我可以找你好好聊聊。”

    “聊什么?”我听着觉得这个感觉有点奇怪。

    “到了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沈鹏还是没什么笑容,然后看着孙萌。

    “孙萌,你的实习期已经结束了,应该回学校去等着毕业了。”

    “报告警长!我不想回学校!我还想继续探案!”孙萌一下子跳了起来,立刻表示反对。

    “真的?”沈鹏等着孙萌,用一种有些可怕的目光看着孙萌。

    “是……是的!”孙萌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用响亮的声音回答道。

    “好吧,这些东西拿去!”

    沈鹏歪了歪嘴,直接从抽屉里抓出一堆东西丢给了孙萌。

    警服、警号、警衔、警官证、配套装备……除了一般警枪之外,基本什么都齐了!

    “你唯一还能留下来的理由就是:从今天起正式成为市局的实习警员,现在你告诉我你愿意么?”

    “我愿意!”孙萌响亮的回答道。

    “实习警员孙萌,你的第一个任务:陪同陈水一负责这个案件直到侦破,同时保护他的安全!明白了吗?”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