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五十六章、所谓的证据
    赵志刚现在看起来像是一头快要喷火的魔幻霸王龙:那双眼睛好像随时准备扑上来吃我似的,他一句话没说,默默的听完了沈鹏的话之后看着我。

    “陈水一!尽管我老是去查你,但是从内心里,我还是相信你的!可是你居然做出这种事!”赵志刚指着地上的冷彤:“你给我解释!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女孩要死了,救护车来了么?”我懒得多说了。

    “放心,马上就到了。”沈鹏在背后说道。

    “陈水一,高举双手,立刻投降,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好说,尽管我巴不得现在就毙了你,但是法律还是公正的……”

    这时候,医务人员也赶到了。

    几个人抬着担架冲了进来,赵志高直接冲上来一脚把我踢倒在了地上。

    带着手铐,我被几个人架着来到了沈鹏面前。

    “沈鹏我问你,你和我在一起好几天了,你有没有抓到我什么证据证明我犯罪?”

    “好吧,非要我多说一点也可以:让我怀疑你的另外一点就是你在汪晓寒家的表现:汪晓寒在最后跳楼之前,我记得是你把它击倒的对不对?”沈鹏冷然说道。

    “你不会觉得是我让他自杀的吧?”

    “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你和汪晓寒早就认识了。”沈鹏笑道。

    “有证据么?”

    “你出来。”

    这时候,另外一个人走到了沈鹏边上。

    孙萌?

    “孙萌,说说你见到第一次陈水一和汪晓寒见面的情况。”沈鹏说道。

    孙萌看着我,目光有些躲闪不敢和我对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陈先生和汪晓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本来汪晓寒非常嚣张,但是和他在篮球场上,两个人坐在篮球上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汪晓寒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还走上来向我道歉,我当时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么两句话汪晓寒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很简单,汪晓寒和陈水一早就认识,说不定还是炮友呢!”

    “你这证据也太间接了吧?”我都快气乐了。

    “还有,我们在汪晓寒的家里的时候,当时赵志刚被砸倒在地上,汪晓寒提着金属拖布从里面出来准备袭击志高脑袋的时候,你在卧室那边,汪晓寒明明距离你更近,为什么他不袭击你,而是去找赵志刚?”

    “赵志刚当时自己倒在了地上,而且汪晓寒当时嗑药已经晕了!怎么可能还去选择袭击的目标?”

    “对,就是因为汪晓寒已经嗑药嗑晕了,他才会按照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来做事:你是他的熟人,他的同伙,他自然不会向你攻击,而是去攻击了赵志刚。但是你救了赵志刚之后,和他贴身在一起,但是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然后他在特警来了以后,突然开始袭击医生。最后我记得他是在看了你一眼,还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之后,才转身跳楼自杀的。”

    “所以你就认为是我杀了他?我用了什么手段让他跳楼自杀?沈鹏警长,您以往破案都是用这种方式破获的?”

    “大胆怀疑,小心求证罢了,现在看看这个现场,我应该也没猜错什么吧?”沈鹏说道。

    “还有,在汪晓寒跳楼之后,为什么你还要很执着的去检查他的尸体?你究竟想干什么?危丽给我报告了整个过程,还有发现那种白色小球的过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找到那种东西,也不知道那种东西是做什么的,但是我认为,你肯定在汪晓寒的尸体上消灭掉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证据!”

    “嗯,你这理论简直是盖房子没房梁,自己去发明一根房梁来撑住了!”我取笑道:“到现在你也没有证据能逮捕我!”

    “你以为第一天我把你从那个叫做雨彤的女人哪里处弄出来,然后再放你出来,把孙萌派到你身边是为什么?好了,先回去吧,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聊。”

    再次被带上了囚车,这次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自己的问题倒不是太担心:这次我是完全的上当了,但是也怪我小看了自己的对手:他们的能力和狡猾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而沈鹏到底是个什么人我现在也不太拿捏的准确了。

    回到了警局,我被带到了沈鹏的办公室,赵志刚和孙萌都在这里,那个法医危丽居然也在。

    “叫你请我吃饭约会你爽约到现在,原来是那么回事!”危丽看着我,用一种俏皮的口气说道。

    “好了,陈水一,现在我首先问你:游紫萱到底在什么地方?你最好据实相告。”沈鹏看着我问道。

    “对不起,真不知道。”我撇了撇嘴说道:“你们去找了另外几个女孩么?”

    “都找过了,她们都活着!手脚也全是齐全的!陈水一,老实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游紫萱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她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赵志刚眼珠子都快喷出来了,看着我用一种恼怒的神情说道。

    “没什么大事?”我听出来了这句话,不解的问道。

    “那只手我再次做了鉴定,然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晓寒’两个字在皮肤下的颜料,是在人死之后才纹上去的,同时,找到的双手和双脚我们做了DNA检验,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人,其中一个在我们法医科的DNA库里找到了:是一个溺死的17岁女孩的,尸体还在殡仪馆,我们到殡仪馆后,发现尸体的双手都已经不见了:是被活活咬下来的,然后我们找到了所有的尸体库存,发现了另外一个死于谋杀的18岁女孩,双脚不见了。”

    “游紫萱根本没有失去双手和双脚?那么那段监控拍摄到的视频又是什么?”我继续问道。

    “那段视频里的女孩脸比较模糊,到底是谁现在根本所不清楚,为什么那么做就更不明白了,这还是请你给我们简答一下好了。”沈鹏说道。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还是只好摇头。

    “好的,那么我继续问吧:请问你和那个苏雨彤,到底是什么关系?”沈鹏接着问道。

    “苏雨彤?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是么?”沈鹏摇头说道:“因为她无法发声,你们在拘留所的那一晚上,她一直用掌心画字的方式和你交流,所以我们在监控中根本看不出来任何东西,所以我看不出你们原来到底有什么关系,不过你应该不了解她以前是什么样子吧?”

    “那么你又了解什么?”

    “孙萌,说说看。”

    孙萌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捡起边上的一份档案说道。

    “苏雨彤,19岁,在孤儿院长大,12岁的时候离开孤儿院成为流浪少女,其间事项不详,后来经过调查和一画家同居到14岁,未知两人关系如何,但在这期间她学会了画画,擅长素描。14岁的时候那个画家猝死,尸检报告认为是药物使用不当,苏雨彤本来想以继女的身份继承画家遗产,后来被赶来的画家的遗孀和子女合力赶走,据说还痛打了她一顿,让她再次流浪。”

    “这期间大概三年的事情也没人知道,总之苏雨彤再次回到孤残儿童福利院的时候已经是17岁,根据孤残儿童福利院的记录:她身体持续消瘦,精神状况也很差,身体有滥用药物的痕迹,福利院花了很大功夫才把她重新调理好。”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三年期间,画家的遗孀和子女一个个的死去,每一个都是因为肺癌离世,三年间,遗孀和三个子女全部死绝。”

    我听到惊呆了。

    “在孤残儿童福:院住了两年之后,她来到了金大宝的身边,这就是全部的过程。”

    “发现什么了吗?”沈鹏抓起三张纸放在了我面前。

    三张素描画:分别在三个死者所在过的地方找到的:游紫萱的桌子里、天方观的地砖下、雷克萨斯的车里。三个死者的素描。

    “现在你知道这东西到底是谁画的了吧?”沈鹏冷笑到。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沈鹏笑,笑的那么的阴狠。

    “你是说苏雨彤画了这些画?那么她为什么要画?画来干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这也是我要问你的原因:这些画到底是什么意思?”沈鹏瞪着我说道。

    “您不觉得这件事里面你的莫名其妙太多了么?”我无奈的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和苏雨彤通过这些手段把整个案子搞的扑朔迷离,干扰我们的正确判断,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导到了这些莫名其妙,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我倒是想问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是怎么看出我把你引导到了这些事情上的?”我不解的问道。

    “别忘了:这三张画,全是你找出来的!”

    “第一章是在游紫萱的抽屉里,第二章是你用你的风水术在天方观的地砖里找出来的,第三张是在雷克萨斯里找出来的,第三张也就罢了,为什么前两张都是你找到的?都是在我们警方搜索了半天一无所获的时候,却由你找了出来?找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让我们警方费心费力的找了半天,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