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五十七章、审问
    “还好我们找到了苏雨彤曾经学过绘画,还擅长素描这件事,要不然,我们还真的很难怀疑你们两个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冷彤笑道。

    “沈鹏警长,你所有的判断都建立在你的猜测上,就好像你在我家里找到了一把刀,你就在猜测我那它去杀人一样,你觉得这种方式来判断一个人是否犯罪,究竟科学不科学?”我笑道。

    “慢慢的审你,我想总会明白科学不科学的。而且陈水一,我也对你够有耐心了,本来我打算把你那个助手魏城也抓来好好审问一下,不过综合判断我估计应该和他没有关系才放手的。所以不要说我手段恶劣,我只想敲开你一个人的嘴,你用风水术藏你的犯罪手段,确实是非常的高明,但是再高明,你也别想瞒过我沈鹏!”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你还是那个为了破案不择手段的沈鹏。”我冷笑道。

    这时候,赵志刚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志刚接通电话之后,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那个女孩死了,流血过多。”赵志刚简单扼要的说道。

    “又是一个……”

    “沈鹏警长,我跟踪的时候要是……”边上的孙萌一听就急了起来。

    “那个女孩自己也有取死之道,不是你的错,你让我们抓住了真凶,这才是大事。”沈鹏说道。

    一听这话我看着孙萌:“你跟着我?”

    “我……你一出门我就跟在你背后了,然后给沈警官打的电话……”孙萌低着头说道。

    “孙萌,你这几天都和我在一起,你对我是什么看法?”我看着孙萌问道。

    “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陈先生,我没看到你杀人,但是你每次找到那些画的方式和情况都好奇怪,我确实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那些理论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还一起和我看到了那个双生闇灵和那辆雷克萨斯,你觉得那是什么东西?”我苦笑道。

    “我实在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对不起……”孙萌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好了陈水一,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把一切都说清楚,我现在有的是时间来和你好好了解。”沈鹏笑了笑:“陈水一,你也是个男人,在犯罪现场被抓住了,还要抵赖算什么英雄?都到这地步了,痛快点吐出来不比什么都好?”

    “沈鹏警长,你的做法我做个比喻:完全就像是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微积分方程背后直接写出答案,然后再叫我来添加过程,请问您自己能把这个算式给做出来吗?”

    “我做不出来是因为我还不知道你在里面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并且你的那一套风水学的东西我也完全不懂所以我才做不出出这个算式。陈水一,别耍无赖了!爽快一点说了吧!”沈鹏的脸色开始发沉,狠狠的敲了一下桌子。”

    “警长……我认为这事情不对!”

    一边一直沉默的赵志刚突然说道。

    “赵志刚你想说什么?”沈鹏猛的一下子转过身去瞪着赵志刚怒喝道。

    “警长,我认为陈水一不是凶手:这件事……”

    “赵志刚你个混蛋!”沈鹏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边上的墙上:“你这小子是不是不想当警察了?当心我撤了你!”

    “警长!我不认为陈水一是凶手!”赵志刚一下子也硬气的了起来:“警长!我和陈水一解决过不少案件,陈水一不是那种会害人的人,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但是我不认为他是能做这种事情……”

    “啪!”

    沈鹏狠狠的一个巴掌抽在了赵志刚的脸上!

    赵志刚没躲没闪,直接受了这一巴掌。

    “赵志刚你算什么警察?人证物证俱在前提下,你居然还凭借以往的交情袒护凶手!你不配做一个警察!”

    “警长!无论你怎么说,我还是这句话:我相信陈水一不是凶手!如果他要犯案,绝不仅仅是这个样子!陈水一还没那么蠢!警长……”

    “赵志刚!你别当刑警了!明天你就给我去户籍科报道!以后给我当户籍警去!”

    赵志刚看着沈鹏,两个拳头捏的死死的,那双牛眼好像瞪出来了似的。

    边上的孙萌给吓的想拉又不敢拉,法医危丽一直在边上,这时候想出面也不敢动:一个男人在这时候是肯定不能去触碰的。

    看着赵志刚的样子,我摇头说了一句:“赵志刚,冷静一点!”

    赵志刚里也不理我,但是明显他的拳头松开了。

    “沈鹏警长,既然你认定我是凶手,那么请问你认为我到底是卖药的?还是杀人的?”我看着沈鹏问道。

    “杀人是肯定了,卖药我现在还要确定一下。”沈鹏撇撇嘴说道。

    “这女孩在我和孙萌面前告诉过我们她身患绝症时日无多,所以在她走的时候我跟了上去,这一点孙萌可以作证。”我看着孙萌说道。

    孙萌还是不好意思看我,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然后我就一直跟在她身后,你可以找到所有道路监控证明这一点,是她带我来到案发现场的、孙萌一直跟着我,这一点孙萌也可以证明!”

    “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任何预谋作案,并且到了那个杀人地点之后,我和她有一番对话,我不知道孙萌你听见没有?”我看着孙萌问道。

    “看到你……进了工地,我就赶紧打电话了,里面太黑我没敢进来……所以什么也没听见……”孙萌小声说道。

    “好吧,那么我可以证明我没有引导或者胁迫那女孩去那个工地吧?”

    “陈水一,我之所以怀疑你,就是因为你有些事情是我完全不了解的,但是我认为你有一种奇特的本领,那就是能控制一个人做出你所需要的行为:比如让汪晓寒跳楼什么的,所以就算是这个女孩和你有一段距离,我也一样认为应该是你在暗中做了什么布置,让这些受害者统统的按照你的意志做事:类似的案件我也不是没有破获过:用药物控制被害者,让被害者做出自己想做的事情:复杂的事情做不到,简单的事情还是没有问题的。”

    听的我都想发笑了。

    我干脆转过去看着危丽说道:“危丽,你绝不觉得这事情挺像是电影啊?”

    危丽自然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而她对于沈鹏也没有任何惧怕感,并且对于沈鹏居然抽赵志刚的耳光她也不爽,立刻说了出来。

    “日本经典电影《追捕》的情节么:用什么AX药剂来控制杜秋和横六敬二,然后让横六敬二诬告杜秋,虽然不太一样,不过给人感觉大致差不多……”

    沈鹏脸色非常难看的看着危丽:“危丽法医,不需要你待在这里了,你还是先离开吧。”

    危丽对着沈鹏冷笑的一下:“沈鹏警长,对你的做法我表示鄙视,利用孙萌这个天真小姑娘当眼线和当着所有人的面去抽一个男人的脸都是大忌你知道么?”

    “我们现在在办案!”沈鹏对着危丽怒吼道:“你这是什么话?”

    “怎么,你也想把我调去当户籍?我可不怕你尽管调好了!本小姐要是走了法医处的天要塌一半!我也早就不想干这个见鬼的法医了!沈鹏警长,要不你做做好事也把我调去户籍吧?我正好和志刚一起。”

    沈鹏阴着脸不说话,他也很明白危丽的话:老法医自焚之后,法医处还真是危丽在撑起半边天,要是把危丽也拉去当户籍,估计局长要找他拼命!

    “志刚,别生气,要是想不通就打我电话,我会照顾你的。至于你陈先生,分析案情不是我的专长,听了半天,本来我觉得你就是凶手,不过现在我支持你了,加油哦,把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给搞定,我还等着你找我约会呢!”

    “是非不分!”沈鹏瞪着危丽说道。

    “呵呵……沈警长,你这种粗线条的男人,本来我还在考虑换个口味试试,现在看来实在是没啥可平常的,你最适合找块铁来撞,看看自己和对方谁比较硬!”

    危丽一边取笑着一边出去了,顺便把孙萌和赵志刚也拉了出去。

    现场只剩下我和沈鹏两个人了。

    “好了沈鹏,你到底想要怎样?”我看着沈鹏说道。

    “大大方方的承认的自己干的事情就行了,别的我什么也不想听!”沈鹏看着我说道。

    “我也很想帮你理清脉络,但是现在我还缺乏一些很关键的东西:首先我和孙萌追击的那辆雷克萨斯是谁在驾驶?游紫萱现在还没出现那么她是被人拘禁了还是死了?同时以前汪晓寒曾经给我一些说是游紫萱的首饰,我用一种你不明白的方式进行了测定:首饰的主人已经死了,现在我还不知道到底是谁……”

    “我们另外一路人已经去了你家里,也取得了这些首饰,你的助手阿城也告诉过我们那些东西吴全真曾经买过,但是你还不知道吧?这些首饰的所有人其实是……苏雨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