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五十八章、上当
    “苏雨彤?不可能!”我摇头说道。

    当时我的占卜是那些首饰的主人已经死了,苏雨彤明明活着,不过占卜这个理由是没办法告诉沈鹏的。

    “是么?调查吴全真的时候,我们找到了这样一截资料,是在4年前,一个珠宝店内,一个好事的顾客拍摄的,但是拍摄以后传到网上并没有流传开来,但是现在却被我们找了出来。”沈鹏一边说一边操纵电脑播放了一段视频,然后把屏幕对准我。

    “那个顾客把这段视频传上网络的时候,取的名字是‘穿越的道士’。”

    屏幕上看起来应该是卡地亚的专卖店,一个穿着道士服装的人,拉着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孩在挑选首饰。

    那个穿着道士服装的人正是吴全真,这家伙一副讨好似的模样拉着古装女孩挑选戒指和项链,那个古装女孩微笑着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两个人的身高差相当明显:古装女孩的身高居然比吴全真还高!

    古装女孩无疑就是苏雨彤!

    那身高,面庞,细瘦的身材和手臂,那个时候她还不如现在艳压群芳,还显得有些青涩,但是那种倾国倾城的丽色是根本无法掩饰的。

    看着吴全真一脸亲热的拉着雨彤买首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拉着雨彤的手让我突然怒火中烧。

    “好了!别给我看了!拿开!”我扭过了头去。

    “呵呵,看样子和我想的差不多啊:苏雨彤其实是你的女人对不对?看到自己的女人以前和另外一个男人……”

    “沈鹏!我和苏雨彤没有任何关系!你只不过想要把我和苏雨彤扯到一起罢了!”我愤怒的瞪着沈鹏问道。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会是那么一个反应?不用否认,你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我一切了:苏雨彤和你的关系很密切:否则你为什么深夜去找她?为什么她愿意躺在你怀里睡觉?为什么你看到别的男人牵着她你会是这样的反应?”

    “沈鹏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心里认定一个人是罪犯就要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把他弄成罪犯?”

    “不是千方百计的把你弄成罪犯,而是用各种方式来证明你就是罪犯而已,现在已经很明显了不是么?”沈鹏笑了起来。

    “你和苏雨彤很早就认识了,甚至于你们之间还有不错的感情,不过苏雨彤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小小年纪就知道去和有钱人混:比如那个画家。至于你这个家伙则是一头色狼,同时还是个卖药的,你把药卖给一些年轻女孩博取色相,而你的那个二爷,也就是老法医陈成也是你的同伙:因为可能暴露所以自杀了……”

    “是我叫你们去调查老法医的!你是傻逼么?”我大声骂道。

    “这才是你的高明之处:舍车保帅!你的二爷爷肯定非常的爱你,所以才会不惜牺牲自己来保护你,而你算计到了这一切,最后把你二爷爷逼上了绝路……”

    听到我,我感觉沈鹏已经完全疯了。

    “你的意思是我爷爷,还有二爷爷陈成,还有雨彤其实都是一路人,为的就是组团让你沈鹏抓对不对?”我笑道。

    “你们团体内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具体细节到底是什么?好了陈水一!我看你这家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审问了半天见我也没就范,沈鹏全身的肌肉都抖动了起来。

    我倒是不怕他用什么别的手段:我也不是什么菜鸟或者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的人,冷笑的一下问道:“怎么,沈鹏警长你是打算玩点什么手段?”

    “放心,我不是那种卑鄙的警察,也不会用那些手段来逼供什么的,我只会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来迫使你开口。所以,你给我听好:为了让你服气,我特地去找了你爷爷的资料,等我念完了之后,我想你就愿意开口说明一切了!”

    “你去找我爷爷的资料?”我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详细资料!”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杰,不要我怀疑我这个人为了破案,可以做出一些什么来,就算是再困难,为了严惩犯罪分子,我也绝对会去做的!”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沈鹏狞笑着看着我问道:“要不要我好好读读你爷爷的一切?”

    “你会死的。”我瞪着沈鹏,冷笑着。

    猛的一下,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向着沈鹏抓去。

    要打开手铐并不复杂,只需要一张一块钱纸币就可以了,如果没有纸币的话,用一些细长坚硬的物体也没问题,比如我袖口上藏着的一根曲别针,虽然平时我只是用它来挽袖子的。

    在我扑向沈鹏的时候,看着沈鹏的眼神,我立刻发现自己的确搞错的一件事。

    他的眼睛居然是红色的!

    “陈水一,你终于忍耐不住了!”

    在半空中,他摸出背后的一根电棍,狠狠的对着我肩膀然后按下了开关。

    2万福特的电流通过身体是什么感觉?

    就那么形容吧:好像一个力大无穷的拳手集中全身的力量对着你的肩膀的一个硬币大小的地方来了那么粉碎性的一拳。

    这一拳不会打伤你的肌肉和筋脉,却能让你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至今从肩膀那里冲击你的内脏,然后再冲击你的每一寸肌肤的每一段神经末梢,让你感觉五脏俱焚的同时除了让你皮肤被烤焦了一点之外,并没有别的损失。

    被点击的感觉不但痛苦,还带着一种让你失去全身力气的抽搐和痉挛,让你完全无法再做任何动作。

    我一下子被沈鹏电倒在了桌子上,门外立刻冲过来了三个人。

    “犯人居然还能袭击!给我击倒!”沈鹏喝道。

    虽然被电的全身痛麻,但是看了一眼发现这几个家伙根本不是什么警察,而是三个穿着便服的人?

    这是什么情况?零时工?

    三个人直接把我从桌子上拽了下来,直接丢掉地上拳打脚踢。

    三个人下手非常重:向着我的脊柱、大腿等等地方不断的踢踹,力量极大,其中一个一脚踢在我胃上让我一下次蜷缩着身子。

    这帮人不但下手狠,下手的部位和力度都十分的讲究,仔细感觉一下我还发现几个人都穿着厚厚的胶鞋:这样的打法在身上不会留下明显的痕迹。

    不过几乎只用了几秒钟,对方就收手了。

    这种打法才是真正的高手:只需要几秒钟就能让你痛入骨髓。

    “好了,陈水一,被戳到痛处了你小子就这个样子?给我把他压好,你给我好好读读!”沈鹏冷笑道。

    一个刚才打我的人接过了资料,高声朗读了起来。

    “陈天杰,生于19XX年,49年前的经历不详,49年后从一个沿街卖货的小货郎起家,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成了个风水相师,最开始看风水不准经常被人打,有一次被打折了一条腿,从70年代之后才开始渐渐的成名,找他看相的人多了起来,最后成了远近闻名的风水宗师。”

    “但是他的黑记录很多:三次因为驱邪强奸少女和少妇,四次骗取钱财被人举报,还曾经因为喝醉酒打架被打击教育处理过多次,其中他强奸的一名少女在被强奸之后跳楼身亡,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才脱罪……”

    “你给我住口!我爷爷不是那种人!”我抬起头狠狠的瞪着他说道。

    “不管你爷爷是那种人,这些东西都是白纸黑字写在上面的,你抵赖不了!”沈鹏狞笑道:“陈水一,看看你这个爷爷的记录,可以想的出来你大概是接受的一些什么教育长大:虽然你这家伙还有个大学本科文凭,并且还是名牌大学,但是我看你内心的龌蹉程度只能给你的母校蒙羞!”

    “沈鹏,我不想和你说什么了!”

    “还不承认?陈水一,你是不是真的想试试我的手段?现在我们都文明办案了,但是对你这种人,我也可以钻空子让你明白滋味不是好受的!”

    我懒得理他。

    “好吧陈水一,是你逼我的,我现在就看看你到底有多硬,是不是和你那个爷爷一样!”

    “你不配提到我爷爷,沈鹏我告诉你,到现在你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我犯罪!”

    “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有。”

    沈鹏挥挥手,几个人把我抓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被单独带到了一间小房间里。

    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在局子里这样折腾人的。

    我被手铐靠在一个暖气片栅格上,现在是夏天自然用不着这东西,但是在窗户外面是一个敞开了一块盖板的化粪池,无数的苍蝇蚊子在哪里飞舞。

    他们直接脱掉了我的身上衣,然后狞笑着走了。

    “你们不是警察。”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说道。

    “你以为你在什么地方?沈鹏先生叫我们好好的招待你,今天晚上你就可以试试被蚊子咬上一晚上是什么感觉了,你这家伙够壮,应该顶得住吧?想要结束很简单:痛快的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就好了。”

    我看着他们笑了笑:“今天晚上会很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