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六十章、惊魂一夜(下)
    那个帖子用了5-6个人的见鬼经历,从侧面描述了那个夜晚警局遇到的事情,然后最后总结道: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在警察局发现闹鬼,正义所在的地方居然会被邪魔入侵,可见这个地方已经失去了公平正义(以下省略1000字)。

    这个帖子在网络是引起了极大的反向,说什么的都有,政府还专门进行过辟谣,到了最后也和别的此类事件一样:不了了之。

    但是在这个帖子最初出现的时候,却有人注意到,一个注册名称叫做‘风水异人’的网友做了以下回答。

    ‘XX警局为剑型,警局外有一个小山峰叫做分水峰乃是剑的枢机,警察局一下子涌入如此之多的邪魔外道,肯定是有人动摇了风水枢机所导致,建议警局立刻在分水峰上种上一颗桉树,安定住枢机,并且在山峰的西北处挖一下,肯定埋有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处理掉之后,警局就不会再被邪魔外道入侵。’

    这个回帖当时有人看到,后来有人实地去那个分水峰看过:确实有一颗新种的桉树,但是有没有那具尸体就没人知道了。

    当时我待在那间房间里,我能感觉到枢机出现问题,将这里变成了邪魔外道入侵的地方。

    警察局这个地方平时是至阳,但是一旦阳气不足,就会迅速转变为至阴:因为你这里除了有很多正义的警察,也会来很多阴气十足的坏蛋。

    例如那个沈鹏。

    这一切让我非常的惊异。

    风水三境界:观风水、改风水、舆风水,现在这种情况必然是有人对枢机动了手脚,能动枢机手脚的人,已经到了最高境界:舆风水!

    到底是谁?谁能这么做?

    那个雾鬼灵已经化为了烟尘,四周开始升起了薄薄的雾气,渐渐发冷。

    本来沈鹏打的主意是让我在蚊子的叮咬下向他屈服,估计这也是他惯用的手段,但是眼前这种情况,任何生灵都已经不敢再接近这里的,现在我反而感觉越来越冷。

    外面那三个白痴还在看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雾气中,有人在向着他们接近。

    “你们三个怎么样了?”

    三个人有些愕然的回过头去,看到外面走廊的尽头,在雾气中有人向着他们问道。

    那声音听起来是沈鹏。

    但是那个身影站的很远,并且因为雾气太大,影影倬倬的,只能影影约约的看清楚沈鹏的体型,别的都看不见

    “老大?我们还看着呢,你怎么来了?这小子没啥异动……”其中一个说道。

    知道现在他们似乎还没发现这个季节和时间出现雾气有多么的奇怪。

    “好了,今天晚上他不会说什么的,你们先去休息吧。”雾气中的沈鹏说了这句话之后,又消失在雾气中了。

    “老大叫我们撤?不是叫我们好好的看着这小子吗?”

    “可是刚才老大确实叫我们撤来着?”

    三个人有些惊疑不定正在小声声量的时候,一下子四周一黑:停电了!

    “警察局也会停电么?开什么玩笑?”

    “你们最好别出去也别离开这里。”我在里面听到了他们三个说话,直接开口说道。

    “臭小子你还不肯说?别让我们几个费力还要帮你守夜了好不好啊?”听到我说话,他们立刻回答道。

    “你们几个现在还不明白么?感觉一下四周的温度是不是越来越低了?要是你们还想要命最好是待在原地不要有任何动作,否则……”

    “臭小子现在你还想威胁人?看样子你还不够爽是不是?”

    其中一个掏出钥匙想要开门进来揍我,但是黑暗中找不到门锁眼在什么地方,他一边在门上摸索一边叫另外一个人用打火机给自己照明。

    点燃了打火机之后,他总算是找到了门锁拧动了钥匙,但是就在拧动门锁的打开门的一瞬间,一只惨白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挂住了钥匙。

    三个人顺着手看去:一个祭祀用的纸人站在他们的身边,用一张画出来的笑容注视着他们……

    三个人愣了三秒钟,然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

    “有鬼!”

    三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钥匙挂在纸人的手上。

    纸人缓缓的转了一个圈子,走到了我面前。

    其实它不是在走,而是在半空中飘动,那张惨白的脸在黑暗中非常的显眼,

    纸人把要是递到了我面前,就不动了。

    “你到底是谁?”我看着纸人问道。

    纸人不会说话,但是上面有五个字。

    “来枢机见我。”

    拿起钥匙,我打开了手铐和牢门,看了看纸人,穿好自己的衣服,举起打火机把纸人给烧掉了之后,从边上的窗户翻出了警察局。

    因为没电所有的监控全部失灵了,我悄无声息的离开警察局,向着枢机:也就是分水峰走去。

    移动枢机,改天换地,扭转乾坤,倒置阴阳!

    舆风水的至高境界,虽然只是小规模的使用,但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只能是大师级别的高手!

    现在是凌晨三点,天还很黑,远远的看着分水岭上似乎没什么东西。

    但是走进了看,我才发现小小的分水岭上,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孤孤单单的背对着我站立着。

    看着那个背影,我还是有些吃惊:虽然我已经猜到是谁了。

    一直走过去,一直到了她背后。

    一身月白色的素服,背对我站着,那高挑消瘦的身材在这种地方出现给人一种形单影只的感觉。

    “是你。”我轻轻的说道。

    女孩默默的转过了身来。

    绝色容颜配合着一身古装白衣,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

    而在她身边,站着另外一个女孩,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谁。

    游紫萱。

    “陈水一,你还认识我吗?”

    说话的不是苏雨彤,而是游紫萱。

    游紫萱身材和苏雨彤差不了多少,容貌也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是比起苏雨彤的不沾风尘,游紫萱看起来风尘了太多太多。

    “借用游紫萱的身体说话?苏雨彤,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惊呆了。

    “你果然,认不得我了。”游紫萱继续说道。

    然后,她直接递给我了三幅画。

    第一幅画:一个白衣女孩站在一块红色的石头上,画面边缘的一圈都是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女孩站在最中间,在画面的极远处,有一扇白色的大门,一个看起来有些佝偻的身影抱着一个孩子走向了大门里面。

    第二幅画:一大片白色的树下,一个白衣女孩在白色的树下哭泣,背景全是红色:红色的泥土,红色岩石,犹如火星一般。

    第三幅画:白衣女孩凌空而起,周身散发出一种火焰一般的光芒,让周围的妖魔鬼怪不敢接近,她身上的白衣到处都是红色斑块,似乎是血迹。

    看着这三幅画:前两幅我在无意识的时候似乎见过这个场景,只是在最后一幅我似乎从来也没有见过。

    “陈水一,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游紫萱的话里似乎有无尽的失望。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记得了,我在我爷爷的书里看到过……”

    “陈天杰根本不是你爷爷,而是你的奴仆!”游紫萱接着说道。

    “不准你那么说我爷爷!”我怒道。

    “这是事实!你已经忘了你是谁,也忘了我是谁,更加忘了你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陈天杰只希望你能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只让你学习风水术,却没有告诉你你是谁,没有告诉你曾经发生过何事,也没有告诉你,我……”

    “你到底在说什么?雨彤你到底是谁?”我更加惊异了。

    “陈水一,我用舆风水逆天而行,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你记得我也好,记不得我也好,这件事对你都没有任何影响:游紫萱也在这里,这段时间其实她就在天中水阁的楼上罢了,你可以脱罪了,而我……将要……”

    和我说话的时候,苏雨彤一种没有转过身来,我走上去,距离她还有三步的时候,她背对着我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其实不该来的,我太傻了……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苏雨彤你到底在说什么?”

    “为了和你见一面,我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你画的那些画……”我猛的睁大了眼睛:“摄魂图?”

    “如果你真的想找我的话,去找第一张画里的那个女孩……”

    这时候,天空开始下雨,一道闪电劈到了山顶山!

    “来了!带着游紫萱赶快走!快啊!”

    这个时候没得犹豫,我抱起游紫萱就向着山下冲去。

    背后不断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冲下山,我脚下一滑,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摔的七荤八素中,我恍惚的看到了一个场景。

    白衣女孩浑身浴血,飘散在空中力挡无数的妖魔鬼怪,看着背后一个老人抱着一个孩子走入一扇大门。

    “陈水一,你要记住:有个女孩为了你,独挡整个魔界!为了你,不惜一切代价!你,不能忘了她!”

    “可是假如你真的忘了,那么……就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