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六十四章、激活感官
    “你这个人真是的,简单的很么。”危丽突然站起来,直接坐在了我身边的桌子上。

    她的一双大长腿摆在我胸前,一只手按着我的肩膀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笑道。

    “很简单,这女孩已经被药物调教成了这个样子了,你要让她开口说话就必须用调教她的办法。满足她最基本的生理需要:用最大力度、最高速度和最长的时间和她滚床单,让她在床上攀上巅峰,她的神经系统就能被激活。我觉得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如果你觉得你自己一个人不好搞定的话我可以加入和你们一起玩,我很了解怎么让男人满意,也了解怎么让女人满意。到时候我吃点残羹剩饭也就好了,为了工作么……呵呵……”

    危丽一边说这话一边用一根指头在我的胸口上滚动,故意低着头好让我透过她的领口往里看……

    女法医真吓人!

    “好了危丽,这女孩都这样子了你觉得我有胃口么?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我苦笑道。

    “你不喜欢玩这样的玩具娃娃,那好啊,只有另外一个办法了。”危丽有些失望似的懒洋洋的笑道:“除了这个,还有另外的一种刺激方式:虐打!”

    “用鞭子狠狠的抽?还是用针扎?最好是电击痉挛,就是用电棒来电的效果会更好!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放心把,她在事后就记不得了我也不会给人说的,一定很刺激哦!”

    “危丽……”

    “叫我小丽!”

    “好吧小丽,你从来都那么不靠谱么?”我无语道。

    “我很靠谱好吧?我说的都是解决办法,这女孩确实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除了身体需要的最原始欲望,几乎没有别的任何办法了。”危丽一本正经的说道。

    最原始的欲望?

    “你说这女孩需要用最原始的欲望来刺激才能恢复神智是吧?”我突然想了起来问道。

    “嗯,怎么了?你打算用那个?我个人推荐还是滚床……”

    “好了危丽,今天晚上你把她带我到我家来好吗?我请你和她吃饭。”我笑道。

    “什么情况?你打算吃完饭再玩?”危丽睁大眼一副期待的表情。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没你想的那么龌蹉好吧?”我笑道。

    从危丽哪里走出来,大致想了一下,我打算先回家。

    走到了门口,我看到已经来了一大群工人在挖池塘了。

    徐承明在边上指挥,不少的警察也在看热闹,背后有个人悄悄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孙萌。

    “对不起陈先生都还没来得及给你说抱歉……昨天晚上沈鹏居然这样做事……”孙萌小心翼翼的说道。

    “没什么,不过现在沈鹏到底如何了?”我好奇的说道。

    “已经被强令休息了。危丽法医说他有妄想症还有强迫症。因为长期的压力蓄积的问题……不过……其实我想给你说的是……”

    “我知道你给沈鹏当卧底一直埋伏在我身边,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不用为此介怀。”我笑了笑说道:“今天晚上我要做饭邀请危丽法医和游紫萱。你也一起来吧。”

    “好啊!”孙萌高兴的立刻跳了起来,然后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孙萌,我们也算是认识了一段时间了,你有你的身不由己我很理解,你就不用多想什么了,现在我脑子有点乱……你晚上及时赴约就好了。”

    孙萌点了点头,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女生似的红着脸走了。

    看着孙萌进了警局,我转过头去想要离开的时候,一下子却发现我差点没撞到一个人脸上。

    赵志刚还带着那个搞笑的网兜一样的东西。看着我的眼神还是犹如一头发情的公牛……不对!是愤怒的公牛!

    “赵志刚你要干什么?”我向后退了两步有些心虚的问道。

    “陈水一……你没事吧?”

    这家伙的声音总是那么冷冰冰的。

    “我没事,你没事吧?昨天沈鹏……”

    “我没事,昨天晚上……算了,没什么,你走吧。”赵志刚上上下下的看了看我,直接抬腿绕过我向着警察局门口走去。

    看着这家伙的背影。我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人。

    这次他算是欠了我一次人情,以后也不知道用什么来还了。

    回到了家,我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静静的翻阅着爷爷给我留下的一些东西。

    爷爷生前是著名的风水相师,但是最开始并不是这样:在和爷爷一起长大的过程中,我也听说过爷爷曾经有过一些不堪回首的历史:沈鹏说过爷爷曾经X少女。骗取钱财还有喝酒打架什么的事情我也曾经听说过,但是我也没有向爷爷问过这些事情。

    不过,其实我并不怀疑。

    要问我对爷爷的映像。我自己也很复杂。

    我爷爷陈天杰捡到我的时候就已经50多岁了,从我记事开始就有很多人来找他看相,但偶尔也会有一些人找他讨债,有时候是赌债,有时候是别的一些什么债务纠纷,当时我认为爷爷总是对的,小小年纪就帮着爷爷和另外一些人吵架,结果有一个人直接把我给他倒的茶泼在了我脸色,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爷爷就是个老骗子!再养出你这个小骗子!”

    当时我就上去和人打了一架。结果因为那时候人太小,被打倒在地。

    后来我也问过爷爷,到底有没有这些事情。爷爷总是沉默不说话,但是到了后面那些上门的人说的越来越有鼻子有眼的时候,爷爷也不予反驳。我才开始渐渐明白。

    也许这些事情是真的……

    爷爷生前对我很好,但是不准我学风水,我曾经偷偷的看过爷爷看的一些书。被爷爷发现之后狠狠揍了我一顿,然后对我说:“这些书都是祸害,你不应该去看!”

    但是就是这样,爷爷在寿终正寝的时候,还是把这些书全部留给我了,我才开始看起来。

    这些书上的文字有些我完全看不懂。但还有一些却能似懂非懂,联系上下文意思之后就能猜出来,随着看的越多我能猜出来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而现在看着这些东西,我却产生了一丝怀疑。

    那个徐承明曾经说过:“你爷爷其实也一直在用很谨慎的态度和我们合作,他的风水术确实厉害,而你也想起了很多关于风水术的东西对吧?”

    为什么他说是我‘想起来’的呢?

    昨天晚上的一切我能记起来,雨彤到底和我有什么样的关系。

    一切都很模糊,都让人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

    看着爷爷的书,折腾了接近两个小时。看看时间,估计危丽也快带着游紫萱来了。

    游紫萱现在的情况,我决定还是按照对付冷彤的方式来激活她的感官。

    食物、水和空气才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需要,比别的一切都重要,我相信我一定能直接唤醒她的感官。

    而晚上做什么就很重要了。

    思考了一阵之后,我开始在办公室里忙活了起来。

    下午6点左右,危丽、孙萌带着游紫萱来到了我家。

    游紫萱已经换上了另外的衣服,并且似乎整个人都清醒了一些。不再看起来傻里傻气的了,但是依然是低着头不说话,活像个木偶,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到底都在什么地方,都在做些什么?

    进了厨房之后,闻着厨房里的味道,孙萌仔仔细细的闻了一下脱口而出:“糖醋排骨!”

    “吃货就是吃货,请进来吧。”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