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六十五章、终于开口
    孙萌直接跑到了灶台上来看情况,危丽却皱着眉头说道:“陈水一我不是给你说过我不想吃肉菜么?你请我吃饭就吃这个?”

    “有你吃的,放心吧。”我呵呵笑道。

    过不了多久,阿城和于姐也来了,整个办公室叽叽喳喳的炒成了一团。

    一边做饭,我一边留意着游紫萱的反应。

    她被拉来之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好像一尊木偶,但是我能观察到她并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对于几个人聊天的时候有人说话声音变高她就会有一些轻微的抬头、扭动身体之类的反应,并不是一直都没有动作的。

    她现在应该是更加的清醒了,只是对外界的反应能力还是很弱而已。

    我做了四个菜直接端到了饭桌上:四个很简单的菜:糖醋里脊、炒青菜、红烧肉、素菜汤。

    考量一个厨师水平的,并不是让这个厨师去烧什么大菜,而是让他烧最多见的。最平常的菜肴,只有这些最平常的东西,才是最考验一个厨师水平的。

    把菜端上去之后,危丽和孙萌拉着游紫萱走上了餐桌,于娟在聊天中也大概知道了是什么情况,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游紫萱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游紫萱有些木然的在两个人的拉扯下走上了餐桌。

    闻着一桌子菜发出的香气的时候,我们几乎能看的出来:她的脊背突然挺直了,整个人向前略微倾斜了一点点,鼻子上有了一些粗重的吸气声。

    食物是一个人最原始的欲望之一,对一个人能起到不可估量的激励作用和维持作用:据说在潜艇上服役的官兵非常的危险和辛苦:每次出海都要留下遗书,一旦钻进海底很可能就是整整一个月不在上浮,人在潜艇幽闭的环境下容易引发各种各样的问题,更会造成士气的跌落,而在这种情况下维持士气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一定要保持最充足,最好的食物供应。

    游紫萱估计和冷彤一样,很久都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当食物的诱人香气冲击起了她的鼻腔的时候,她也一样和别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就算是神经变得越来越迟钝,这种最原始的欲望神经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然后,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游紫萱的脸。

    游紫萱从最开始神色就一直木然,好像一个玩偶又好像一尊雕塑一般,香气扑鼻之后,那张脸好像坚冰开始慢慢的融化一般,越来越鲜活:眼睛越睁越大。嘴也开始渐渐的颤抖,呼吸开始加重,那张脸的脸色都开始渐渐的红润了起来。

    终于。我们听到了游紫萱的喉咙发出一声响声:那是吞了一大口口水的声音。

    边上的危丽直接递了一双筷子给游紫萱。

    “想吃就好好吃吧,今天是特地给你烧的呢!”

    游紫萱捏住了筷子,然后点了点头:她的眼睛已经红了。

    大家纷纷开吃。

    因为来的人很多,其中还有孙萌这种食量和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大胃王,所以我每一道菜都是双份,数量很足,大家也不怕几下被抢光了,吃的非常嗨。

    吃饭这种事情,最好就是很多人都在一起吃。人越多吃起来就越香,一大桌子人围着吃饭的感觉是无以伦比的,看着四周的美女没在美食的诱惑之下纷纷原形毕露,我有一种好笑的感觉。

    孙萌还是最能吃的吃货,整个饭桌上她恨不得两只手拿着两双筷子一起夹菜,于姐作为大姐开始还保持着一些矜持。但是发现孙萌吃菜的速度至少比自己快三倍之后,于姐感觉吃大亏了,也开始不顾形象的到处乱抓。

    法医危丽一开始只是吃素菜。但是看着几个吃货不断的向着肉菜进攻,她也受不了了:吃了一块糖醋里脊之后,她立刻把自己不吃荤菜这件事忘到了爪哇国去。一双筷子犹如手术刀一般的精准,向着最肥的红烧肉下手。

    而游紫萱呢,最开始还吃的比较慢。后来开始越来越开:那些食物就好像药剂一样游紫萱越来越清醒,眼神都开始变得锐利的,速度也犹如踩着油门冲刺的汽车一般越来越快,到了最后,那速度已经快和孙萌差不多了。

    看看情况差不多我抓住了游紫萱继续吃东西的手。

    “你应该是很久没有吃过那么荤腥油腻的东西了:这样吃下去对你的肠胃和整个人都不好:先喝点橙汁,我带你出去散散步好吗?”

    游紫萱看了看我,点了点头。

    “你们继续吃。”

    大家点了点头,孙萌塞满了一嘴的吃的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我对着口型对她说道:“有些话我想单独和她说说。你可以跟过来。”

    孙萌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又一头扎进了饭桌里。虽然她什么话也没说,但是那感觉就像是给我说:“现在任何事情都不准打搅本小姐吃饭!”

    我拉着游紫萱的手,走出了家门。

    上次我悄悄跟着冷彤。结果折腾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这次我在身上带了不少东西以备不时之需,然后拉起游紫萱沿着街向前走去。

    现在是晚上。但是因为是夏天所以天还没完全黑,带着游紫萱走了两个路口了,游紫萱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跟在我身边走着。

    “这段时间过的不太好吧?”我带着游紫萱走到了一个公园附近,这里附近有个学校,一队大概是刚刚下了晚自习的高中学生蹦蹦跳跳的从我们的身边走过。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游紫萱总算是开口了。

    “那么我来问。你来说是或者不是就好了,可以么?”我笑道。

    游紫萱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我拉着她进了公园,找了一个公园的长椅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游紫萱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游紫萱点了点头:“知道:陈水一,也叫陈真,风水先生,另外我还知道:你是魔,不是人。”

    “明白了。能给我说说你的经历么?到底是谁给你吃的药?谁让你拍摄那段视频的?”我点头问道。

    “吴全真。”游紫萱立刻回答道。

    “谢谢你的饭,你的问题肯定很多,但是我其实不是危丽法医说的那样神经系统麻痹了,我只是有时候有些恍惚罢了,我先回答你几个问题好了。”游紫萱坐在长椅上,想了想说道。

    “首先,那种药物是吴全真给我的,那种白色的树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吴全真也没有说过来历,上面结出来的果实可以吃吃了之后会给人任何药物都代替不了的那种感觉,吴全真最喜欢吃了这种东西和我做。”

    “那种药听说是用血液浇灌的?”我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但是用量很少:大概每个星期100毫升就可以了,每个星期结果一次,每次大概十几颗的样子。现在我不知道在哪里去了。”

    “这段时间你到底在什么地方?”我继续问道。

    “在天中水阁的三楼一个房间里,你明白了么?”游紫萱看着我问道。

    “……苏雨彤到底是什么?”我缓缓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和你一样:是魔。”苏雨彤缓缓的说道。

    “你们到底是一些什么我不清楚,但是苏雨彤也没有明确的告诉过我,但是……我恨她!”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难道是因为金大宝?”

    “金大宝?他就是个垃圾,而且还是个恶心的垃圾,我和他的关系你很清楚,我只不过是……”

    “只不过是肉体和金钱的关系对吧?”我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