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六十七章、驱除心魔
    游紫萱的情况就是典型的心魔,不过心魔还分为别的很多种形态:例如笃信买彩票能赚钱,赌博能赚钱,搞传销能赚钱等等,也可以算是一种心魔。

    这种心魔要驱除,并不是要开坛做法驱鬼念咒什么的。而是要用心理方式来进行驱除。

    其过程,其实更像是心理医生做的事情。

    带着游紫萱回到了家里,几个人总算是知道吃完了要洗碗了,我在办公室里找到了一些我需要的东西,然后让危丽和孙萌帮助我一下。

    在我的办公室边上,是一间专门的供奉房间:供奉着我爷爷的灵位和风水先生们的鼻祖:樗里子和黄石老人。也是我放和风水有关的东西的地方。

    樗里子和黄石老人很少有人会去祭拜,或者是这两位在民间根本就没有封神过,所以也没有人制作他们的雕像,也没有画像流传,所以只能支一个灵位在供桌上。

    四周都是我画的降魔符等等东西,并且在顶上吊着一口小钟,在四周拉着一些红色的绸缎。

    游紫萱进入了这地方,看着这地方的布置就有些惊慌.危丽和孙萌却看着很新鲜,不过也不敢多问。

    一直以来,风水先生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群怪力乱神的草包或者是一群看起来神神叨叨的神棍,赵志刚一直就是那么看我的。

    但是其实,好的风水先生肯定也是一个优秀的心理导师和一个心理战高手,我们并不是用什么怪力乱神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是有时候却必须通过一些非常玄的方式来纠正一个人。

    这间房间在我以前也多次使用过,这间房间除了是我用来给爷爷烧香的地方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一间专门的心理治疗室。

    这间房间的一切都是我细心布置的,要的就是一个字:玄!

    我要的效果是谁进入了这间房间,心理就会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塑造着一种紧张的氛围,这是驱除‘心魔’的第一步。

    很多寺庙都会有这样的布置:高大的佛像,焚香的烟火缭绕,低声的吟诵经文,大殿内部一定要装饰的非常暗淡,顶上吊着很多乱七八糟让人看不清楚意义的华盖等等。总之就是用各种方式给你一种心理暗示:这个地方不是随便的地方。

    很多人喜欢去寺庙小住,觉得可以求得心灵的宁静什么的,其实只是有意的接受到了一种寺庙中故意营造的心理暗示而已。

    进来之后。不但游紫萱非常紧张,连训练有素的女法医危丽和从来都口无遮拦的女刑警孙萌都闭住了嘴。

    “祖师爷在上,请祖师爷帮助!”

    我跪在案头前面的蒲团上,给祖师爷烧了三炷香之后,站起来身来看着游紫萱说道。

    “心魔在你内心之中,活人是无法驱除的,现在我只能请祖师爷帮助,但是在这之前我要问你:你是不是还是希望25岁就结束你的生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用再去请求祖师爷做什么了。”

    游紫萱看着四周。已经开始冒汗了。

    “我……我……我其实不想……好吧,我不想25岁就死掉,我不是……”

    “好了,那就行了。”我点点头:“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可能,在脑子里想着自己最快活的事情。但是必须要是好事,坐在那里就行了。”

    我指了指蒲团说道。

    游紫萱点点头,坐在了蒲团上。

    “危丽、孙萌。你们都是警察,人间正气的化身,并且都是女孩。至阴之体,我需要你们帮助我驱除游紫萱身上的心魔,你们愿意吗?”

    “没问题。”两个人也被我拿着庄严肃穆的口气给震慑住了。连一直嬉皮笑脸的危丽也正经了起来。

    “你们坐在游紫萱的背后。”我点头说道。

    三个女孩呈‘品’字形坐好了之后,我打开了一盒粉末,用水调和了之后在地上在三个女孩身子周围画了一个圈,然后用线香点了一下。

    那个圈立刻开始燃烧了起来。

    在游紫萱的面前,我放了一张看起来很普通的白纸,游紫萱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继续看我表演

    燃烧的火光呈现很诡异的绿色。

    “祖师爷驱邪心魔!走!”

    我拿出一把铁尺,在游紫萱的身子周围,好像在不断的拍击什么东西一样。

    其实驱邪这事情,我们和道士干的事情差不多:每一个好道士基本就是一个好演员。我们这些玩风水的其实也一样。

    开始三个人非常不解的看着我做动作,孙萌甚至差点笑出来,但是在几分钟后。他们就发现围在她们身边的火焰开始变成了红色,然后又变成了蓝色。

    这种火焰的变化自然是一种化学反应带来的后果,但是在不明就里的人眼里。那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

    在她身边拍了一会儿苍蝇之后,火焰变成了蓝色然后渐渐的熄灭。

    “把手放在纸上。”我看着游紫萱说道。

    游紫萱依言莫名其妙的把手放在纸上之后,她突然哎呀一下子又放开了。

    我毫不犹豫的按住她的手把她手死死按在那张纸上。

    游紫萱的手和纸之间发出了一阵烧灼一般的烟雾。还有一种好像烤糊一般的味道,游紫萱犹如触电一般站起来想要挣脱。

    “你们两个按住她!”我对危丽和孙萌吼道。

    两个女孩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上来死死按住了游紫萱。

    游紫萱的手好像被按在一块烧红的铁板上煎牛排似的,不断的惨叫,背后的危丽和孙萌脸都吓白了,但是我依然不管不顾。

    用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我放开了手,游紫萱抓着自己的手掌惨叫,而在那张白纸上,留下了一个焦黑的手掌印。

    “你这混蛋你要干什么!你想杀了我吗!你这个混蛋混蛋!”游紫萱抱着自己的手掌哭喊着。

    我很漠然的看着她,然后笑道:“你看看你的手,到底有没有受伤?”

    游紫萱瞪着眼睛,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白白净净的,根本一丝烧灼的痕迹都没有!

    “刚才你真的感觉到了什么痛苦么?”我冷笑道。

    游紫萱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着那张白纸发愣。

    “刚才你应该是不会感受到任何痛苦的,你大叫什么?杀死的是你的心魔罢了,这种害怕的感觉如何?想想那些被你折磨死的宠物,你有没有什么感触?”

    游紫萱整个人有些瘫软,原地坐了下来。

    “游紫萱,心魔已经除掉了,你该醒过来了,想想这几年的经历和你遇到过的所有事情,谁是谁非。你现在明白了吗?”

    游紫萱有些木然,然后突然肩膀耸动了起来,抱着脸开始小声的哭泣。

    孙萌看着那张纸有些不解,危丽则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游紫萱开始是小声的哭泣,而后开始大声的哭泣,最后简直是狂哭,看着孙萌都想一起掉眼泪了。

    “你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那种化学物质弄出来的火焰和黑手印?”一边的危丽却窜到了我身边,用极低的声音在我耳边问道。

    “危丽法医,女人太聪明了是嫁不出去的。”我小声说道。

    “玩心理暗示是不是你们这些风水先生的惯用伎俩?真有意思啊,不过其实我有个师兄去了心理科,他用的办法也和你差不多。”

    “好啦,我知道你聪明好不好?”我笑道:“只要这种办法有用不就好了?”

    大概半个小时后,游紫萱停止了哭泣,危丽和孙萌把她扶了出来,带到了外面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