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六十九章、怪客来访
    想了好大半天,游紫萱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很熟悉,但是我却想不起来这是谁了,对不起,因为吃药我脑子一直就不太好使……”

    “好吧知道了,你就先不要想了。回去休息一下,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告诉我。”

    让阿城和危丽送游紫萱回去,于姐大概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之后不再打搅我也离开了,我大致的把现在知道的情况理顺了一下之后,我能感觉到:也许这个案子快要结束了,但是我的问题才刚刚开始。

    这个奇怪的物理老师到底会是个什么人。也许找到他了之后,才能给我一切终极的答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叫做凌婧的小萝莉并不是那么简单。

    晚上,孙萌给我带回了消息:那个叫做袁舜的人当年被学校除名了之后,就没有再做什么正式工作,这几年也没有什么记录,只是从他买火车票的记录来看,他去了不少地方,这些年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现在也没有他的住址一类的信息。

    看样子要找他,只能找那个叫做凌婧的女孩了。

    游紫萱被送回了学校,但是现在她估计在学校也不可能再待下去了,她的选择大概是休学一年,然后再想别的办法,这里的一切就当成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就好。

    同时,另外一个家伙来到了我这里。

    那个警方的代表人:徐承明。

    “你这个地方不错么。”

    徐承明现在看起来比早上的时候开朗多了,脸上还荡漾着微笑。

    “你们的水池子挖好了?”我看着他的脸色问道。

    “差不多啦,警察局内部总算也没那么阴暗了,还是你这样的人比较靠得住,呵呵……”

    “好了徐承明先生,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以前我爷爷和你们那个什么古代异常事件调查局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们之间又进行过什么样的合作?”我好奇的问道。

    “你爷爷和我们的合作不是很多。事情大概也就是像今天这样的看风水,定风水一类的事情,不过你爷爷曾经告诉过我一些很有意思的事。但是我想了想,还是不要一次性告诉你的好。”

    我一听就站了起来:“我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

    “我也讨厌听话听一半的人!”徐承明见我动怒也不为所动:“听我把话说完!”

    “你爷爷给我们说的事情,实际上我们也一直处在不清不楚的状态,但是你爷爷有句话我必须先告诉你:这件事大概发生在10年前,也就是你爷爷快死的时候,他曾经告诉过我们:你应该会继承他的风水术成为我们的新助手,等你的风水术完全打大成之后,可以向你转述一番话,但是在你还没有大成之前。不能全部告诉你,所以,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爷爷的意思知道了么?

    “借口一大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呸了一下说道。

    “可以不信我,但是不能不信你爷爷啊……哦,另外告诉你。沈鹏已经被送去治疗了,这家伙的强迫症越来越厉害,谁都治不了了……”

    “别什么强迫症了!哄谁呢!”我不由得骂道:“徐先生。你不好好说话我们就很难交涉!”

    徐承明笑了笑:“果然和你那个爷爷一样是个不好说话的,你们这些学风水的怎么都是这么个德行?”

    “废话!”看着徐承明我半点不想对他客气:“风水这东西有智商准入的,脑子不够用的就不用多想了!”

    “呵呵。这个倒是实话。”徐承明笑道:“听说你这家伙除了风水之外还很会做饭?这么晚了,给我做碗面吃吧。”

    说完了,还敲着二郎腿一副大爷的模样坐在那里。

    还不等我说话。徐承明看着我笑道:“别生气,听完我的下一句话,你会赶着给我做面去!”

    “你倒是说说。”我站起来瞪着他问道。

    “你想不想知道那天牵着冷彤的手的鬼,到底是什么?”徐承明看着我笑道。

    那天我跟着冷彤一直走到了建筑工地上,一路上我确实看到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抓着冷彤的手在走,当时我判断是一个看不见的鬼灵在牵引着她走。

    但是后来我想起来又觉得不对:鬼灵是有形无质的东西,在黑暗中牵着一个人走是可以,但是鬼灵属于等级比较高的鬼魂了,要驱除都不容易。谁有这个本事控制一个鬼灵?那可是比以前遇到的双生闇灵强大的多的东西!

    “你当时在附近?”我好奇的问道。

    “不在,不过我读了孙萌的报告之后发现了这个细节,这个鬼我们已经见过很多次了。现在你想要知道细节而话……呵呵你懂的!”

    现在我才发现这家伙根本不是当初那种唯唯诺诺的样子。而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你……”

    “年轻人,放尊重一点!我当年可是很尊重你爷爷的你知道么?”徐承明笑道。

    “……好吧!你想吃什么?”我狠狠的锤了锤桌子骂道。

    “我听你爷爷说,你最擅长的一种面是……阳春面?对吧?我就想吃这个!”

    一听着我差点没把我气死!

    “现在是半夜!我到什么地方给你找阳春面去!”

    “呵呵。不会吧?所谓的阳春面就是青葱汤面而已,所用到的材料不过就是小葱和面,难道你给我说你没有?”徐承明摇头不解的问道。

    “你觉得我做的阳春面是街边上三块钱一碗的货色么?”我摇头说道。

    “我的阳春面是用鸡汤来吊汤!并且最好是农村吃虫子长大的土鸡!在锅里炖六个小时以上!把鸡的鲜味完全炖出来之后。备用。”

    “接着是葱:必须使用最好的小香葱切成葱花,用于去掉鸡肉里面的腥味,并且把鸡肉的香味完全提取出来,而且在使用时要把鸡油完全去除,最好的效果就是造成面汤香而不腻,鸡汤味道浓郁。同时还要用细筛子完全筛漏出鸡汤内部的杂质,让鸡汤完全的纯净清透。”

    “然后就是面,我的面都必须自己做,阳春面的面条要求最细,虽然还不至于到了‘龙须面’的那种效果,但是每一根的直径也不能超过半毫米,这样才能完全的裹足鸡汤的香气和小葱的清香,这样的面才能叫做我陈水一的阳春面!你要想吃这个,我至少要准备2个星期!”

    听到我说完。徐承明目瞪口呆的看和我,总算是把二郎腿给放了下来了。

    “早知道你讲究,现在我才知道你居然那么讲究,算了算了,等你这碗面吃我看是等不起,你就给我烧点什么别的东西好了,我今天一天没吃饭,真是饿了!”

    看他那个样子,我也知道他没骗我,毕竟是爷爷的故人也是个老年人,我点了点头。

    看了看厨房里的东西:上次的鳝鱼还有不少,此外就没啥别的了。

    再做个鳝鱼面不是我的习惯:我从来不连续做同一件东西。

    看了看冰箱里还有一些茄子和面粉,我想了想,开始做起了另外一样东西。

    鳝鱼茄饼。

    茄饼这东西很多地方都有:大概是把茄子两面炸透在中间塞肉馅,而我这次做的,是鳝鱼肉馅的茄饼。

    “有主意了是不是?好好的做哦,我这个人口味可是非常的挑的!”徐承明看这我的样子,用一副老牌食客的口气说道。

    “你就放心吧,我在厨房里专治各种天下不服!”我一边切茄子一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