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七十六章、登记表
    野兽这东西,体型越大就越丑:笔者有个朋友是读生物学的,曾经在动物园里实习打扫虎笼,带着口罩进去都坚持不了三分钟:老虎的粪便实在是太臭了!和他一起进去的还有两个女生,三分钟之内居然被直接熏晕了过去。

    而有了这一个月和老虎粪便‘亲密接触’的经历之后,他回老家发现:任何的狗一见到他就立刻惨叫着跑的远远的:因为那些狗闻到了老虎的味道。根本不敢近身。

    这东西里面到底养过一些什么呢?

    “看样子没啥东西好找了,看看有没有剩下什么线索吧。”我无奈的说道:“这笼子没运走估计也是因为太打眼,并且太重没办法运。”

    孙萌点点头:“我去厕所厨房那边看看。”

    我答应了之后,走向了卧室。

    卧室比里面的客厅要大了不少,看起来一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这间房间有个窗户透向外面所以显得宽敞明亮了许多。这里只有一张床,还有大立柜和一个梳妆台。

    这个梳妆台看起来并不是那种女孩专用的梳妆台,而是面前有一面大镜子,但是高度却和写字台差不多的那种家具,这种家具现在很少见了,只在一些比较老式的家具里面才有。

    在这个梳妆台兼写字台的地方上看了看,我立刻在写字台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叠纸。

    这是一叠白纸,上面没有任何的文字,但是在最上面的白纸上我找到了一些淡淡的笔迹。

    那是写字的时候有些用力,笔尖压下来在下面的纸上形成的压痕,我掏出一个放大镜仔细的辨认了起来。

    这时候是,孙萌那边已经检查完了,走进来看到我在看东西,也走过来看了起来。

    上面的字迹已经非常的淡了,我让孙萌用电筒给我照亮,我自己用放大镜一点一点的看了半天,发现这东西像是一个登记表一样的东西。

    小丹、20岁、161公分、51公斤……

    这是一些基本的情况资料,看起来有点像是找工作时候填写的登记表似的,不过我没有原来的那张表,只能猜测大概填写的东西都是什么。

    上面的这些都能猜出是一些什么来,而下面的一些填写的东西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跪姿、无齿感、丰富、6人、特殊造型、接受度高、露脸加价1000元、聊天任意话题、全套皆可……

    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专有名词看的我发愣,而孙萌更是半个字都看不懂:“水一,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无齿感?接受度高?露脸加价1000元?

    看着孙萌那张纯真的脸,我还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告诉她这到底是些啥……

    看着我憋着脸不说话。孙萌更加不解了:“到底怎么回事?”

    “孙萌,你是个刑警,但是说实在的你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你确定你想弄明白东西到底是什么吗?”

    孙萌大点其头,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说道:“是不是都是很恶心的东西?你别怕,我知道我迟早要面对这些东西的,我有准备,你告诉我这是一些什么东西就好了!我能接受,不用担心!”

    “好吧。”我苦笑着点点头。

    “你想想吴全真那个家伙曾经干的事情:把一些女孩给睡了之后,精心设计一些桥段再把这些女孩介绍给一些有钱人作为发泄工具,能干这些事情的人,你可想而知会在女孩子方面下多少工夫。”

    “这些东西。应该是他们登记的一些女孩的登记表:小丹这个名字肯定就是个化名,没有人会留下真名字的,然后下面就是这个女孩的具体情况,至于你看不懂的那些部分……”

    “这些是什么?”孙萌立刻问道,然后看着我的表情,她大概也明白了:“都是些很恶心的东西对不对?”

    “是很恶心。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了解的好。”我苦笑道。

    “……不用那么看不起我吧?我是刑警本来就要直面犯罪,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其实也算不上犯罪,只是男女之间的事情……”

    “水一你不要那么扭扭捏捏的好不好?告诉我是些什么?”孙萌有些生气的说道。

    大概是首先觉得我看不起她。同时,这些新鲜东西也引起了这丫头强烈的好奇心。

    和一个对男人一点概念都没有,可以说是纯的好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说这些。到底算xing骚扰么?

    孙萌虽然这方面毫无经验且纯的像白纸,但是可不能说她毫无兴趣:其实她的好奇心比任何的女孩都旺盛。

    “好吧,这个跪姿。就是下跪的姿势:这个很好理解,就是说这个女孩可以给你下跪,很多有钱人喜欢这个调调,美女跪着给自己服务;这个无齿感……不太好理解,就是女孩在和男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是用嘴的,然后男人在这个过程中不喜欢自己的那东西在女孩嘴里会感受到牙齿的感觉,这说明这女孩做这种事的经验很丰富;6人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以前和女孩有过关系的男人有6个;特殊造型到底是什么这个就不清楚了;接受度高估计是这个女孩能接受不少调教;露脸加价1000元估计是这个女孩接受拍照一类的。如果要把脸拍进去要加价1000元;聊天话题任意……”

    “是可以和这个女孩任意聊任何话题?”孙萌脱口而出。

    这个过程中我倒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我给孙萌介绍这些东西的时候,她似乎并不是很陌生,只是没听说过这些说法。

    介绍到后面。她似乎已经完全能了解这些东西了,这点倒是让我惊讶不已。

    “我明白了,原来这个是一个女孩的登记表。表示这个女孩能接受一些什么,然后去寻找喜欢玩这些的有钱人,等于说这家伙和吴全真干的是一回事:拉皮条的。对吧?”

    “孙萌,你似乎不是很陌生啊?”我好奇的问道。

    孙萌这时候似乎才突然反应了过来,一张脸红的好像猴子屁股似的,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没有没有……不是我……那个我……我只是一下子就……就明白了……我也是女孩子这些事情也不是很难理解呵呵……水一你知道我不是很难理解这些事情对吧呵呵……”

    看着孙萌语无伦次的遮掩,我觉得有些好笑。

    看样子这丫头也不是我想的那么纯的像白纸,她肯定还有一些我完全不知道的‘小秘密’。

    不过谁没有一些这样的小秘密的。都很正常,可以理解。

    “没事,只要你能理解就好了,这东西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我笑道。

    孙萌发现我没有进一步的追问什么,这才似乎放下心来。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这个叫小丹的女孩到底是谁我们一点也不知道。

    “小丹当然是个化名,但是下面有一个号码,我看了一下只有9位数,应该不是电话号码而是QQ号、微信号一类的东西,只要有这个线索。我们就能找到那个叫做小丹的女孩,现在我们看看着附近到底还有什么值得我们看的线索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都是面对着梳妆台上的一面镜子的,我正在给孙萌说这些话的时候,孙萌却没看我,而是瞪着化妆台的镜子。

    “孙萌?”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孙萌。

    孙萌瞪着镜子,脸色发白,眼珠好不容易才转了过来对着我。

    我看着镜子里面。

    在镜子里,我们的背后,我看到一个白衣女人,似乎是悬空的漂浮在床的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