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风水宗师 > 第七十七章、奉圣夫人
    吊死鬼么?

    有东西出现了,但是我并不害怕:其实我就担心找不到这些东西呢。

    “不要害怕,记得我给你说过的吗?你害怕她就会让你更加的害怕,如果你不害怕身上的阳气会更足,有我在呢。”我一边捏着孙萌的手,一边透过镜子观察着。

    孙萌脸色惨白。拼命的想要和我挨着,刚才手还是暖的这会儿居然变冷了,看着我似乎是想要说话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憋着个脸,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我。

    我捏着孙萌的手一边安抚她的情绪叫她别害怕,一边透过镜子观察背后那个家伙。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大概腹部和以下的情况:她穿着一身应该是连衣裙一类的东西。白色,双脚没有鞋也没有袜子,悬空的在床上漂浮着,一动不动,但是裙子的裙摆能看的到一点点的风动,说明她是真实存在的,有实体的鬼魂。

    这就比没实体的对付起来要困难多了。

    有实体,起码就已经进入了中级的行列。

    她突然在我们背后出现,说明她对我身上放着的一些东西赶到害怕,不敢直接诶上来。

    虽然画符确实是忽悠,但是捉鬼的东西里,不忽悠的东西还有很多。

    例如我现在身上带着的一件东西。

    什么样的东西能让鬼害怕?

    其实很多东西反者想,就能豁然通解,这一招也可以叫做‘换位思考’。

    你是人,你怕鬼,那么你会害怕的东西除了鬼之外还有些什么?

    尸体、棺材、停尸房、残肢、白色的手和脚诸如此类。

    而鬼魂会怕什么呢?

    阳气十足的人、人多的地方、医院产房、巨大的声音等等等等。

    阴阳是相对的,一件事物或者是一个人都不可能绝对无敌的,总会有一些东西是你害怕的。

    而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孤魂还害怕的一些东西可能不为人知。

    例如透光石,也就是雨花石。

    看了看背后那个家伙一直没有移动,我也不着急,孙萌安静下来之后,我试着在梳妆台面前站起来,想看到她的脸。

    缓缓的站起来之后。我已经能看到胸部以上的,但是还是看不到对方的脸。

    吊死鬼的脸因为死后扭曲,非常可怕。不过这种鬼也是靠吓人来害人的,我想了想,还是转过去直接面对的好。

    “孙萌你把眼睛闭住,我让你睁开就睁开。”

    孙萌点点头,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捏着边上的椅子腿,她捂住胸口的位置,应该就是我塞给她的那张壮胆符所在的位置吧。

    我从容的转过了身去。

    吊死鬼属于厉鬼,攻击力非常强大的鬼魂,看到她的脸我也有些眩晕。

    她的脸因为上吊已经完全变形:和电视里那些上吊的人完全不一样:很多上吊的人因为姿势或者是体重的问题。往往整个脸都完全变形,有的下颚骨和面颊都被拉的完全变形根本不像是人(要形容的话,大概可以形容为国字脸给压成了锥子脸)

    脸上的五官由于痛苦都已经完全的扭曲变形,特别是那双眼睛:已经是完全的黑色。

    不过看到她是黑色的眼睛我还松了口气:吊死鬼黑色的眼睛不算特别厉害,最恐怖的吊死鬼是穿着红色衣服,并且双眼充盈血丝呈全红色。那样才是最可怕的吊死鬼。

    见我转过来了,对我的恐吓丝毫也没有起作用,吊死鬼缓缓的举起两之手。向我杀了过来。

    拔出身上带的心血剑,向着对方的手指切了过去。

    这下子这个吊死鬼总算发现我不是好惹的货色了。

    发现我的剑之后她立刻缩回了手,然后落到了床上。双手如刀向我插了过去。

    “你敢乱来就先想好!这里有一扇窗户,只要打开虽然没有太阳,但是外面阳气十足。你的能力最多只剩下三成!不好好的去转世投胎在这里当厉鬼,你是不是准备永远都被困在这里?”我捏着窗帘,厉声喝道。

    “立刻给我住手,否则这里就是你最后的归宿地!”

    我举着一个透明的雨花石说道。

    看到和听到了我的威胁,那个鬼魂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呆呆的看着我。

    “不是也知道害怕么?还要乱来?”我继续威胁道。

    吊死鬼很无奈死的,看了看我,但是还是犹犹豫豫的冲了过来。

    既然是这样,我也没办法了。

    说时迟那时快。拔出心血剑向着对方挥砍了过去,既然吊死鬼不肯放手,我也只能先给她一点苦头吃吃再说了!

    不再留手。我在空中刷刷刷的连续三剑向着对方挥砍,第一和第二都没有砍中,但是第三剑是一剑自上而下的竖劈。刚刚劈到了对的一根手指上。

    心血剑发出一阵颤抖,表面好像给泼了硫酸似的发出‘呲拉!’一声,砍中的地方开始冒烟。而吊死鬼则更惨:张着一张血盆大口,退后了好几步。

    鬼魂是没有声音的。

    “我知道你听得懂我的话是有意识的鬼,既然我能砍杀你,我就完全杀死你,而且你自己也看到了:我根本不害怕你,还要继续乱来是你自己吃亏!”

    吊死鬼总算是有些犹豫了。

    “你知道一些什么?只要能告诉我实话。我可以超度你!否则你再当上一千年的吊死鬼还有什么意思?”

    这家伙这下子总算是有些安静下来了。

    只要你懂得鬼魂,那么他们其实就是一些有自己欲望和自己打算的生物,和小猫小狗没有半点区别,只要能够投其所好,自然可以让他们罢手或者是劝服。

    就在这个时候,孙萌开口了。

    “水一,到底怎么样了?你能不能抓住我的手?我有点害怕!”孙萌用一种颤抖的声音问道。

    “好了没事了,这个鬼已经被我搞定了,你睁开眼睛就是了。”我笑道。

    “我……她还在么?我害怕。”孙萌闭着眼拼命的摇头。

    我走上去。握住了孙萌的手笑道:“叫你睁眼你就睁眼好了,真的没事了。”

    孙萌捏着我的手,一下子找到了我的方位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不……你快点消灭它!”

    “也许她知道什么东西,我想先问问,你不想睁眼也没关系,一会儿就好了。”我苦笑着看着使劲往我怀里钻的孙萌,继续看着吊死鬼。

    这时候吊死鬼已经完全明白不可能战胜我了,安静了下来并且落到了地上,不过她的脚没有接触地面。

    吊死之人死的时候不立于天不踩于地,这样死亡会造成一种‘天地无依’的格局:天与地都不收他,成为孤魂野鬼的几率远远超出别的死亡方式。

    “好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原来住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知道你无法和我说话,你用这个好了。”

    说罢,我掏出一些丹汞,用一张白纸稍微折叠了一下,形成一个小小的纸碗。

    丹汞就是红色的水银,这种东西因为太重不可能多带,但是水银这东西在很多地方都很有用处,例如在这里就可以和灵魂沟通。

    看到丹汞之后,吊死鬼明白了,伸出一只手指放进了丹汞里面蘸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来,在半空中缓缓的舞动了起来。

    ‘我是他派来守在这里的鬼。’

    “你说的那个他是谁?”我问道。

    对方只写了两个字:主人。

    成为鬼魂之后,对人类世界的认知会开始变得比较奇怪,她已经不认得人类还应该有名字了。

    “你的主人是谁?”我继续问道。

    “奉圣夫人。”